[意] 但丁:神曲·地狱篇



第二首

但丁的困惑与恐惧
维吉尔的慰籍与贝阿特丽切的救援
但丁恢复坦然的心情


但丁的困惑与恐惧


白昼在离去,昏暗的天色
在使大地上一切生物从疲劳中解脱,
只有我独自一人
在努力承受这艰巨的历程
和随之而来的怜悯之情的折磨,
我记忆犹新的脑海将追述事情的经过。
啊!诗神缪斯啊!或者崇高的才华啊!现在请来帮助我;
要么则是我的脑海啊!请写下我目睹的一切,
这样,大家将会看出你的高贵品德。
我开言道:“指引我的诗人啊!
在你让我从事这次艰险的旅行之前,
请看一看我的能力是否足够强大。
你说过,西尔维乌斯的父亲还活着时,
也曾去过那永恒的世界,
尽管他依然带有肉体的感觉。
但如果说万恶之敌
因为想到埃涅阿斯所必然产生的深远影响,
而对他相待以礼,
不论他的后代是谁,又有什么德能,也都似乎不会有
违明智者的心意;
正是在净火天里,
他被选定为圣城罗马和罗马帝国之父:
这帝国和圣城——倘若想说实情——
也都曾被奠定为圣地,
被奠定为大彼得的后继者的府邸。
通过你所吟诵的那次冥界之行,
埃涅阿斯听到了一些事情,
得知他何以会取胜,教皇的法衣又何以会应运而生。
后来,‘神选的器皿’去到那里,
为信仰带来了鼓励,
而信仰正是走上获救之途的凭依。
但是,我为何要到那里去?又是谁容许我这样做?
我不是埃涅阿斯,我也不是保罗;
我自己和旁人都不会相信我有这样的资格。
因此,如果说我听任自己前往,
我却担心此行是否发狂。
你是明智的;你必能更好地理解我说的理由。”
正如一个人放弃了原先的念头,
由于有了新的想法,改变了主意,
把已经开始做的事全部抛弃,
我在昏暗的山地所做的也正是这样,
我原来的行为实在莽撞,
经过再三考虑,我才舍弃了这大胆的设想。


维吉尔的慰籍与贝阿特丽切的救援


“倘若我对你说的话没有听错”,
这个伟大的灵魂回答我,
“伤害你的心灵的是怯懦;
这怯懦曾不止一次起阻碍作用,
它阻挡人们去采取光荣的行动,
正如马匹看到虚假的现象而受惊。
为了消除你心中的惊恐,
我要告诉你我此来的原因,
我还要告诉你我何以从一开始便对你抱有怜惜之情。
我是悬在半空中的幽魂中间的一个,
那位享有天国之福的美丽圣女召唤我,
而我自己也欢迎她对我发号施令。
她那一双明眸闪闪发光,胜过点点繁星;
她开始用柔和而平静的、天使般的声音,
向我倾诉她的心情:
‘啊!曼图亚的温文尔雅的魂灵!
你的声誉至今仍在世上传颂,
并将和世界一样万古长存,
我的朋友——但他并不走运——
正在那荒凉的山地中途受阻,
他受到惊吓,正在转身走回头路;
我担心他已经迷失路途,
我又不能及时赶去救助,
尽管我在天府听到他陷于危难之中。
如今请你立即行动,
用你那华美的言辞和一切必要的手段救他一命,
你能助一臂之力,也便令我感到心松。
我是贝阿特丽切,是我请你去的;
我来自那个地方,我还要回到那里去,
是爱推动我这样说,是爱叫我对你说。
当我回到我的上帝面前时,
我一定要经常向他赞扬你’。
这时,她不再言语,
我随即说道:‘啊!贤德的圣女!
只是依靠你的贤德,人类才能超越
存在于天上最小圆环之下的一切生灵,
你的命令使我感到喜悦欢欣,
即使我立即从命,似乎也嫌太迟;
你不必再多费心思,只须向我吐露你的心事。
不过,请告诉我:你为何不怕
从那辽阔的空间下降到这地球的中心,
而你还要再返回原来的仙境’。
她答道:‘既然你心中是如此渴望知道其中原因,
我就简略地向你说明究竟,
说明我何以不怕到此一行。
人们只须害怕某些事情:
这些事情有能力去伤害别人;
对其他事情就无须顾忌,因为这些事情并不骇人听闻。
感谢上帝使我得以享有天国之福,
你们的不幸不会令我心动,
地狱酷刑的火焰也不会给我造成伤痛。
天上的慈悲女神怜悯此人面临危境,
命我来请你前往救援,使他绝处逢生,
因而她打破了上无所做的严厉决定。
这位女神把露齐亚召到他的面前,
她说:——如今你的忠实信徒需要你,
我也就把他托付给你——
露齐亚对任何残暴行为都深恶痛绝,
她立即起身,前来找我,
我正和古代的拉结一起,结伴同坐,
她说:——贝阿特丽切,上帝真正赞美的女神!
你为何不去搭救你如此心爱的人?
他曾为你脱离了世上的庸俗的人群。
难道你不曾听见他痛苦的哭泣?
难道你不曾看见威胁着他的死神?
那死神就伏在那大海也难以匹敌的波涛汹涌的江河!——
世上没有任何人会像我,
在听罢这番话之后立即迅速动作,
力图寻求安全,逃避灾祸,
我就这样离开我的天国福地,降落到这里,
我相信你的诚恳话语,
这话语使你自己和闻听此言的人都感到光荣无比’。
她向我讲述一番之后,
就转动着她那晶莹的泪眼,
暗示我尽快前来营救。
我如她所愿来到你的身边;
我要救你从这猛兽面前脱险,
这猛兽竟敢阻挡你径直登上那壮丽的高山。
那么,你这是怎么了?为何,为何你又踟躕不前?
为何你心中仍让那怯懦的情绪纠缠?
为何你仍无胆量。仍你坦然?
既然有那三位上天降福的女神,
在天上的法庭保佑你安全脱身,
我自己也对你做了如此诚挚的应允?”


但丁恢复坦然的心情


正如低垂、闭拢的小花,在阳光照耀下,
摆脱了夜间的寒霜,
挺直了茎杆,竟相怒放,
我也就是这样重新振作精神,
鼓起我胸中的坚强勇气,
开始成为一个心胸坦荡的人:
“啊!那位大慈大悲、救我活命的女神!
还有你,如此温文尔雅的灵魂!
对她向你说的那些真情实话,你是那样立即听从!
你的一番叮咛,慰籍了我的心灵,
使我甘心情愿与你同行,
我回心转意,恢复我原来的决定。
现在,走罢!我们二人是同一条心:
你是恩师,你是救主,你是引路人”。
我对他这样说;他随即起步转身,
我于是走上这条坎坷、蛮荒的路径。
黄文捷 译 花城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