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 但丁:神曲·地狱篇



第三首

地狱之门
无所作为者
阿凯隆特河与卡隆
地震与但丁的昏厥


地狱之门


“通过我,进入痛苦之城,
通过我,进入永世凄苦之深坑,
通过我,进入万劫不复之人群。
正义促动我那崇高的造物主;
神灵的威力、最高的智慧和无上的慈爱,
这三位一体把我塑造出来。
在我之前,创造出的东西没有别的,只有万物不朽之物,
而我也同样是万古不朽,与世长存,
抛弃一切希望吧,你们这些由此进入的人”。
我看到这些文字色彩如此黝暗,
阴森森地写在一扇城门的上边;
我于是说:“老师啊!这些文字的意思令我毛骨悚然。”
他像一个熟谙此情的人对我说:
“来到这里就该丢掉一切疑惧;
在这里必须消除任何怯懦情绪。
我们已来到我曾对你说过的那个地方,
在这里你将看到一些鬼魂在哀恸凄伤,
因为他们已丧失了心智之善”。
他随即用他的手拉起我的手,
和颜悦色,带我去看人世间所见不到的秘密,
我立即感到无限慰籍。


无所作为者


这里到处都是叹息、哭泣和凄厉的叫苦声,
这些声音响彻那无星的夜空,
因此,我乍闻此声,不由得满面泪痕。
不同的语言,可怕的呼嚎,
惨痛的叫喊,愤怒的咆哮,
有的声高,有的声低,还有手掌拍打声与叫声混在一起,
一直回荡在这昼夜不分的昏天黑地,
犹如旋风卷起黄沙,把太阳遮蔽。
我的头脑被惊恐所缠绕,
我不禁开言道:“老师,我听见的是什么呼叫?
这些是什么人的幽魂?他们似乎已被痛苦所压倒!”
老师对我说:“这凄惨的呼声
发自那些悲哀的灵魂,
他们生前不曾受到称赞,也未留下骂名。
混杂在这可鄙的合唱当中,还有一些天使,
他们曾不忠于上帝,但也不反叛上帝,
他们一心考虑的只有自己。
上天把他们驱逐出去,以免失去上天的美丽,
而万丈深渊的地狱也不愿收留他们,
因为那些罪恶的天使会觉得自己比他们还多少有些光荣”。
我说:“他们究竟有多大的痛苦,
以致发出如此强烈的哀号?”
老师答道:“我会十分简略地让你知道。
这些灵魂无望求得彻底的死,
他们的黯淡一生又是那么一文不值,
因而他们才对任何其他鬼魂的命运羡慕不止。
世上对他们的名声不能容忍;
慈悲和正义对他们也不闻不问:
我们不要再讨论他们,你走顾全,看看吧”。
我于是注目观看,我看到有一面旗帜
在飞速地绕着圈子奔驰,
我觉得,它似乎片刻也不能停下;
在那旗帜后面,有一大群人排成长龙,
我简直不敢相信,
死神竟毁掉这么多人的生命。
接着,我从中认出几个幽魂。
我看出、并且也认得那个人的魂灵,
他就是那曾出于怯懦而放弃重要权位的人。
我立即恍然大悟,并且相信:
这是一群胸无大志的懦弱之徒,
他们得不到上帝以及上帝的敌人的欢心。
这些倒霉鬼生前一直庸庸碌碌,
如今则是露体赤身,
在这里被毒蝇和黄蜂狠狠叮螫。
他们一个个血流满面,
而血又和泪掺合在一起,流到脚上,
被那令人厌恶的蛆虫吮吸饱尝。


阿凯隆特河与卡隆


随后我又举目远望,
我看到一些人聚集在一条大河的岸上;
于是我说:“老师,现在请让我知道。
这是些什么人,是什么本能
使他们显得急不可待地渴望渡河,
这是我借着这微弱的光线所看到的”。
他对我说:“当我们停下脚步,
去到那凄惨的阿凯隆特河上时,
你便会了解所有这些事”。
我叫罢当即垂下羞愧的眼帘,
惟恐他会恼怒我的失言,
我只好默默不语,径直来到河边。
这时,一个老人年逾古稀,须发皆白,
驾着一叶扁舟迎面而来,
他叫道:“你们该倒霉了,可恶的灵魂!
你们永远不要希望能见苍天:
我此来便是要把你们渡到河的另一边,
叫你们去受火烧冰冻之苦,永陷黑暗深渊。
嗨,你这个人,是个活的灵魂,
你快离开那些死的灵魂”。
但是,他见我没有离去,
便说:“你该走另一条路,到另一些港口,
运载你的该是一条更轻便的小舟,
那时你将会到达对岸,而不该由此经过”。
我的导师对他说:“卡隆!不要发火:
是那能够做到随心所欲的地方愿意安排此行,
你就不必多问!”
那个在灰黑的泥沼中划船的船夫有一张毛茸茸的脸,
这时他那脸上立即消褪了怒容,
尽管眼圈仍被怒火染得通红。
但是,那些赤条条,神色凄惨的鬼魂
听到这些话语如此凶狠,
立即面色大变,牙齿也不住打战。
他们诅咒上帝,诅咒他们的爹娘,
诅咒人类,诅咒祖先对他们的孕育和生养,
还诅咒孕育和生养他们的时间和地方。
所有这些鬼魂随即聚拢在一起,
在那险恶的河岸上嚎啕大哭,呼天抢地,
而那河岸正等待着每个不怕上帝降罪的人上船。
魔鬼卡隆,双眼红如火炭,
他示意他们一个接一个下岸登船;
只要有人延迟一步,他就用船桨那人打得叫苦连天。
犹如秋天的树叶随风飞扬,
一片接一片,飘然而起,
直到树枝眼见自己的所有衣裳都被吹落在地。
亚当的这些不肖子孙正是这样,
他们一个接一个地纷纷下岸登船,
如同驯鸟应主人召唤而归巢一般。
这样,这些鬼魂就漂浮在黝黑的河浪上面,
而他们尚未抵达对岸,
就又有一批新的亡魂集聚到这边。
“我的孩子”,那位热心的老师说,
“所有那些触怒上帝而死亡的人,
都要从四面八方到这里来集合;
他们都争先恐后地渡河,
因为有神灵的正义在驱赶,
这就使他们从畏惧变成自愿。
这里从来没有善良的灵魂经过;
但是,倘若卡隆对你口出怨言,
你如今就可以明白:他为何对你这样说”。


地震与但丁的昏厥


话刚说完,黑暗的荒郊突然地动山摇,
这把我吓得魂不附体,
至今一想起,我仍然大汗淋漓。
泪水浸透的大地刮起狂风,
血红色的电光闪过夜空,
霎时间,我丧失了一切知觉;
我猝然倒下,犹如一个人昏然入梦。
黄文捷 译 花城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