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 但丁:神曲·地狱篇



第七首

普鲁托
贪财者与挥霍者
幸运女神
斯提克斯沼泽:易怒者


普鲁托


“帕佩 撒旦,帕佩 撒旦 阿莱佩!”
普鲁托用他那嘶哑刺耳的声音开言道;
那位高贵的哲人——他无事不晓——
为了给我壮胆,说道:
“但愿你的恐惧不要把你压倒;
不论他威力多大,也无法阻挡我们下到这断岩残崖”。
接着,他转身面向那怒气冲冲的嘴脸,
说道:“住口,你这该死的恶狼;
把你的怒火咽进你的胸膛。
来到这地狱深层不是没有原因:
是上天愿意这样决定,
因为米迦勒要惩办这嚣张的叛逆罪行”。
正如那鼓胀的船帆被风卷起,
随桅杆断裂而倒落下去,
这残暴的猛兽也正是这样扑倒在地。


贪财者与挥霍者


我们就这样下到第四个坑谷,
沿着那地狱的陡坡往下行进,
这里包拢了整个宇宙的恶行。
唉!上帝的正义啊!我看到
他聚拢的新的折磨和苦刑有多少?
为何我们的罪过竟使我们受到如此煎熬?
正如卡里迪旋涡区的浪潮
与另一股浪潮相遇,撞击在一起,
这里的人也不得不像这两股浪潮一样,绕着圆圈,撞来撞去。
我看见这里的人数比别的地方更多,
他们从一个方向和另一个方向大声吆喝,
用前胸的力量滚动着重物。
他们相互碰撞在一处,
就在那里,每个人又掉过头去,往回走,一面呼叫:
“你为何抱着不放?”“你为何任意乱抛?”
他们就是这样,绕着那幽暗的第四圈,
从这一边转到那一边,
再次相互叫骂着无穷尽的秽语脏言;
然后,他们又各自转回去,绕个半圈,
决斗在相反的地点。
我见此光景,几乎感到于心不忍,
我说:“我的老师,现在请指教我:
这些人是何许人,我们左边的这些削发者
是否都是神职人员”。
他对我说:“所有这些鬼魂
生前都是缺乏头脑的人,
他们不懂得适度地花销钱财。
每逢他们来到第四环的两个相撞地点,
他们那狗吠似的叫骂声就足以把问题说明,
因为在那里他们相互责骂的正是相反的罪行。
这些鬼魂没有头发遮盖头顶,
他们都是神职人员,有教皇和枢机主教,
他们爱财如命达到无以复加之境”。
我于是说:“老师,在这些人当中,
我想必能认出几个人,
他们曾犯下贪财挥霍的罪行”。
他回答我:“你的想法是枉费心机:
他们生前不分善恶,这曾使他们沾满罪恶泥污,
现在也使他们面目全非,令人辨认不出。
他们永远要来到这两个相遇点碰撞,
他们从坟墓中冒出:这边的人是紧握拳头,
那边的人则是毛发皆光。
挥霍无度和一毛不拔使他们不能荣升天堂,
他们总是要相互较量,
我不想用什么美好的言辞老描述他们如何对抗。
现在,孩子,你可以看出钱财对人们的短暂愚弄,
因为钱财是掌握在幸运女神手中,
而人们为获得钱财仍在疲于奔命;
这是因为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
月天之下的所有黄金
都会使这些疲惫的魂灵无一能得到安宁。


幸运女神


“老师”,我对他说,“现在,请再告诉我:
你向我提到的那位幸运女神,
她究竟是什么神,何以会把天下的钱财都抓在手中?”
他回答我:“啊!愚蠢的生灵们,
你们受到多大的无知的伤损!
我现在希望像喂孩子吃食那样,让你记住我的说明。
智慧超越一切者创造了天体多重
并指派了天使操纵各重天体的运行,
使每个部分都能各自发光,
并把光芒分配均匀,普照四方:
同样,他也命令一位总管天神
掌管世间的荣华富贵,
要她及时把这富贵虚荣
从这个人转到那个人,从一个血统转到另一个血统,
而人类的智慧却无力与之抗争;
因此,一国人民耀武扬威,另一国人民则没落衰颓,
一切都要听从她的判断,
而她则像隐伏草中的蛇,人所不能见。
你们的智慧无法与她抗衡:
她安排一切,判决一切,各行其事,
正如其他天神也各尽其职。
她转移世间荣华富贵的工作永无休止;
而遵照上帝意旨的必要性也令她从速而行;
因此,世人的处境也便经常变化不定。
正是她遭到一些人的百般咒骂,
而这些人本该极口赞扬她,
他们把她错怪,使她留下骂名;
但是,她却自得其乐,对此充耳不闻:
她与其他最早的创造物一起,
愉快地转动自己的轮盘,幸福地自享乐趣。
现在,让我们下到更加悲惨的地方;
我动身时正在升起的众星辰,此刻都已在下降,
我们逗留的时间不可过长。


斯提克斯沼泽:易怒者


我们穿过第四圈,到达彼岸,
靠近一条沸腾、倾泻的水泉,
顺沿着被这泉水冲成的沟壑。
这水与其说是黝黑,莫如说是浑浊;
而我们,在这灰黑色的水浪伴随下,
沿着一条陡峭的道路进入下层断崖。
这条惨淡的水道流入一个沼泽地,
它的名字叫斯提克斯,
那黑水往下流淌,流到昏暗而险峻的断崖脚下。
我这时注目观定,
看到浸泡在泥沼中满身泥污的人,
他们都赤身露体,满脸怒容。
他们不仅用手相打,
而且还用头相撞,用脚相踢,用胸相碰。
他们用牙齿把彼此的肉一块块咬下,咬得遍体伤痕。
善良的老师说道:“孩子,现在你可以看到
那些被怒火战胜的人的魂灵;
我还想让你确信:
在这水下还有一些哀叹之人,
他们使这水面咕噜咕噜地冒着气泡,
正如你的眼睛不论转到何处,都会告诉你这般情景。
他们没入这泥泞当中,
言道:‘我们在那阳光普照的温和空气里,
曾是那么抑郁寡欢,因为我们把郁怒的烟雾带到里面:
现在,我们就该在这黑水污泥当中自艾自怨’。
他们的喉咙里咕哝着这赞歌似的怨言。
因为他们无法把话讲清说全”。
我们就这样沿着这污泥浊水绕行,
在那干燥的堤岸和泥塘之间走了一段路程,
眼睛则一直盯视着那些身陷污泥的人:
我们终于来到一座塔楼的墙根。
黄文捷 译 花城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