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 但丁:神曲·炼狱篇



第十三首

犯嫉妒罪者
仁慈的范例
犯嫉妒罪者的刑罚
萨皮娅


犯嫉妒罪者


我们来到阶梯的顶端,
在那里,山崖第二次被锯断,
登上此层的人都要涤清罪 :
因此,这一层框架与第一层一样,
也把那山岭环绕,
只不过这一层的弧线收缩得更早。
那里既不见人像,也不见雕刻,
陡壁显得光滑,道路也显得平坦,
岩石是一片青灰色。
诗人讲道,“倘若在此等待询问来人,
我担心我们选择路径
也许会耽搁过分”。
他随即用目盯视太阳;
他把右身当作移动的中心,
把自身的左侧转向右方。
他说,“哦,温和的光芒,
正因为我信赖你才登上这新的征途,
请来指引我们吧,既然在这里需要有人带路。
你温暖世界,你把光芒投射到世界上:
倘若没有其他理由令你行事相反,
你的光线就该永远作为我们的导向”。


仁慈的范例


人世间用千步计算的路程,
我们在那里所走的恰好已有这么远,
而由于心愿急切,只用了很短的时间。
一些精灵的谈话声阵阵传送到我们耳边,
但是,我们对他们却视而不见,
他们在有礼貌地邀请我们参加爱之饮宴。
飞送过来的第一个声音
高声说道:“他们的酒喝光了”,
那声音飞到我们后面,把话说了一遍又一遍。
那声音尚未因去远而令人无法听见,
另一个声音又飘然而过,
喊道:“我是俄雷斯特斯”,这声音也不曾停落。
我说道:“啊!父亲,这究竟是些什么声音?”
正在我提问时,第三个声音又接踵而至,
说道:“爱逼害你们的人”。
慈祥的老师说:“这一环鞭笞的是
嫉妒之罪,因此,鞭上的皮带
都是由爱而来。
马勒则要发出与此相反的声响:
我相信,根据我的猜想,
在抵达赦罪关之前,你就会听到这一点。


犯嫉妒罪者的刑罚


但是,你仔细地把眼睛向空中望去,
你会看到我们前面坐着一些人,
每个人都紧贴石壁坐稳。
于是我比刚才更睁大眼睛,
朝我的前方观望,我看到一些魂灵
身穿的斗篷与岩石的颜色并无不同。
我们向前略走了几步,
我听到有人呼喊:“玛利亚,现在请为我们祷告吧!”
还呼喊:“米迦勒”、“彼得”和“所有圣者”
我不相信,今天在世上会有正如铁石的人,
对我所见的那般情景,
竟然毫无同情之心;
因为待到我来到他们近处,
我把他们的姿态看得一清二楚,
沉痛的泪水不禁从我的眼里流出。
我觉得,他们似是被简陋的粗布所覆盖,
一个用肩支撑着另一个,
而大家又都由石壁支撑起来:
那些一无所有的盲人正是这样,
在赦罪日前来乞讨施舍,
一个把头垂在另一个肩上,
为了很快引起他人的怜悯,
他们不仅用声声求告的言语,
而且还用哀哀乞怜的神情。
正如太阳射不到瞎子的眼睛,
同样,天国之光也不愿自行
向我现在所说的这里的魂灵施恩;
因为有一条铁丝把所有魂灵的眼帘穿透缝紧,
这正与对野鹰所做的相同,
因为它片刻也不肯平静。
我一边行走,一边觉得自己不能以礼相敬,
因为我能看见他们,他们却不能把我看在眼中,
因此,我转身朝向我那明智的顾问。
他对我缄口未说的意思知道得很清;
因此,他不等我发问,
却说,“说罢,你要扼要简明”。
维吉尔走到我身边,走到那框架的外缘,
那里有可能跌落空间,
因为那边沿没有任何遮拦。
我的另一边是那些虔诚的魂灵,
他们在拼命地把眼泪从可怕的缝口挤出来,
这才浸湿了他们的双腮。


萨皮娅


我转身面向他们,开始说道,
“哦,确信能谒见那崇高光辉的人们,
你们一心只想得到那光辉关照,
但愿上天的恩泽能很快
把你们良心上的泡沫冲刷,
使清澈的记忆长河能通过良心一泻而下,
请你们告诉我——这会使我感到亲切和欢喜:
这里,在你们当中,是否有拉丁人的魂灵;
我若晓得他,也许这会对他有益”。
“哦,我的兄弟,每个魂灵
都是一座真正城市的市民;
但是,你莫非要说,有谁在意大利曾是作客异乡的人”。
我听到作出回答的那个人
似乎是在距我所呆的地方稍远之处,
于是,为了让对方听见,我朝那边走了几步。
在那些魂灵中间,我看到有一个
模样像在等待;若有人想说:“你怎么知道?”
那魂灵像瞎子那样把下巴抬高。
我说,“为登天国而俯首听命的幽灵,
倘若你就是那个方才答话的人,
就请告诉我你的家乡或是你的姓名”。
她答道,“我是锡耶纳人,
我与这些人一道在此补救我有罪的一生,
用眼泪祈求那位把他的圣容赐予我们,
我并非明智,尽管别人叫我萨皮娅,
我对他人的灾难比对自己的好运,
感到加倍鼓舞欢欣。
为了让你不致认为我是在骗你,
请听一听我所讲的,看看我是否丧心病狂,
而当时我的年龄曲线已趋下降,
我的同乡们在科莱附近,
与他们的敌人在沙场上鏖战,
我则请求上帝实现他的意愿。
他们在那里溃不成军,
迈着痛苦的步伐,转身逃奔,
我眼见他们遭到追击,却感到无比高兴。
我把高傲的面孔向上抬起,
向上帝喊道:‘现在,我不再惧怕你!’
犹如画眉对待短暂的好天气。
在我生命的最后时辰,
我才愿意与上帝和解;
我身负的责任本还不会因悔罪而得到减轻,
若不是皮埃罗·佩蒂纳佑在他那神圣的祈祷中,
曾一度把我想起,
他正是出于慈悲,才为我感到悲凄。
但你又是谁?你前来询问我们的情况,
而我相信,你的眼睛也不曾被缝上,
你一边呼吸,一边把话讲”。
我说,“我的眼睛在这里也会被剥夺,
但只须用很短的时间,
因为我以嫉妒待人而冒犯上帝的次数并不多。
下面的受苦情景令我的心灵忐忑不宁,
这就大大加强我的恐惧,
因为下一层的重负仍压在我的身躯”。
她于是对我说:“那么,又是谁把你领到上面,
来到我们中间,既然你认为自己可以回到下边?”
我答道:“就是与我在一起的那个人,他不发一言。
我是活人;因此,上天选中的幽灵,
你尽可向我提出要求,倘若你也想让我为你移动
那凡人的脚步,返回红尘”。
她答道,“啊!这番话听起来真是新鲜,
这充分表明上帝爱你;
因此,就请不时用你的祷告为我求得利益。
我现在以你最切盼的永生名义要求你,
一旦你踏上托斯坎纳的土地,
就请向我的亲属恢复我的良好声誉。
你将会在那些虚荣心重的人们当中看到他们,
这些人把希望寄托在塔拉莫内上,
而他们在那里丧失的希望必将大于找到狄安娜江;
但是,损失更大的却将是那些海军大将。
黄文捷 译 花城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