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 但丁:神曲·炼狱篇



第二十五首

但丁的疑问
斯塔提乌斯的训教
缥缈的躯体
贪色者环


但丁的疑问


时间已晚,上山不能拖延;
因为太阳已经把子午圈
留在金牛座,而黑夜则把它留在天蝎星座:
因此,就像一个人,倘有急需在催促,
不是停下脚步,
而是继续赶路;
我们也正是如此,进入那狭小的路径,
一个跟着一个,把阶梯攀登,
因为阶梯太窄,不容登山者二人并行。
犹如一只小鹳张开翅膀,
想振翼飞翔,却又没有胆量
舍弃旧巢,于是把翅膀垂放;
我此刻也是这样,既点燃提问的愿望,
又把这愿望熄灭,最后采取一种行动:
这行动与一个人欲言又止的动作恰好相仿。
我那温和的父亲尽管步行匆匆,
却不曾忽略,而是说道:“你索性
把说话的弓箭射出,既然你已经使弓身与箭头接触”。
于是,我放下心来,把口张开,
开始说道:“他们怎能消瘦,
而体内又感觉不到饮食的需求?”
他说道:“倘若你记得梅利阿格
如何像一根木柴缓缓烧掉那样那自己消耗殆尽,
你就不会觉得这个问题是如此艰深;
倘若你想到你们的一举一动
如何在镜子里又你们的形象做出同样的举动,
这看来深奥的问题也会使你觉得浅显易懂。
但是,这里有斯塔提乌斯;我召唤他,请他
现在来医治你的创痛”。



斯塔提乌斯的训教


斯塔提乌斯答道:“倘若在有你在场的地方,
由我来向他解释那永恒的景象,
那就请原谅我:我无法拒绝你的谦让”。
他随即开始讲道:“倘若你的心灵,
孩子,能注意和接受我的话语,
这些话语就会说明你所提出的他们何以如此的问题。
那完美的血液不曾
被干渴的血管所吸收,
依然像是从一餐中撤下的饭食原封不动,
这血液从心脏中汲取成形的能力,
组成人类的全部肢体,
正如那流经血管的血液使自身与那些肢体融为一体。
再经提炼,这血液向下流入一个地方:
那地方与其讲出,则最好不讲;
然后从那里滴泻到天然小盆中他人的血液之上。
在那里,两种血液交融在一处,
一种处于被动,另一种处于主动,
因为后一种是从完美之地挤压而出;
它在接触到另一类血液之后,便开始活动,
先是把二者凝固在一起,后则是把生命力
注入用它本身的材料使之凝为固体的那个东西。
那主动的能力化为灵魂,
这灵魂与一棵植物的灵魂恰好相同,
二者也有很大的差异之点:前者犹在中途,后者则已达岸边。
这灵魂随即活动频繁,
以致已能运动和有所感,犹如海绵;
由此又开始把它所产生的种种器官机能加以发展。
亲爱的孩子,来自生殖者的心脏的那股能力
时而延伸,时而扩展,
在那自然精心制造所有肢体之地。
但是,你现在还看不出如何从动物变为能说话的东西:
这一点正是如此艰深,
它曾使比你聪明的智者也误入迷津,
这使他根据他的理论,
把可能的智力与灵魂分散,
因为他看不出智力采用什么器官。
你且把胸脯敞开,迎接前来的真理,
你该知道,一旦大脑在胚胎中形成,
达到完美无缺的境地,
那原动力便会转向它,
对自然的如此神妙的技巧感到欢喜,
并注入充满能力的新生气,
这就使它那从中发现的那个主动因素
汇入自身的实体,形成单一的灵魂,
既有生命又有感觉,还能自我反省。
为了使你不致对上述话语感到惊奇,
你不妨考虑一下太阳的热量,
它一旦触及从葡萄中流淌的汁液,便使之变成玉露琼浆



缥缈的躯体


当拉凯西斯无纱无纺时,
灵魂则脱离了肉体,而在潜在能力上,
它仍把人类的机能和神赐的技能带在身上:
其他潜在能力一概变得无息无声;
记忆、智慧和意志则仍在活动,
甚至比以前还要灵敏。
它不会擅自停滞不动,
却是神气地落到两道河岸中的一道:
在那里,它事先就了解到它所定的途径。
一旦来到那里,它的四周都是宇宙空间,
那成形的能力就要四下辐射,
在方式和程度上都与活着的肢体一般:
正如空气浸透水分,
那别处射来的光线反映在自身,
从而变得七彩缤纷;
这里周围的空气也是这般光景,
它渗入一种形体,
那形体正是依然存在的灵魂用成形的能力打印在空气当中;
它那新成的形体也类似一道火焰,
紧随烈火四处蔓延,
那形体也便紧随精灵移转。
既然灵魂随即有了它的外型,
这外型便被称为鬼魂;
因此,灵魂也便把各种感官、直到视觉一一组成。
因此,我们能说话,因此,我们能欢笑;
因此,我们也能流泪和叹息,
这些景象你在山上都已听到见到。
随着种种欲念和其他各类情感侵扰我们,
这鬼魂都能体现在自身,
这也便是你感到惊奇的原因”。


贪色者环


这时,我们已来到苦刑折磨的最后一层,
我们向右转去,
我们注意到另一种令人关切的情景。
这里,陡壁悬崖火焰狂喷,
而这层框架向上吹起阵风,
这就把火焰吹回,使它远离这一层。
因此,我们不得不从毫无遮拦的一边,
一个跟着一个迈步向前;
在那边,我害怕烈火烧身,在这边,我则害怕坠入山涧。
我的导师向我说道:“在这个地方,
要牢牢管住眼睛,
因为稍有疏忽,就会迈错脚步”。
这时我听到在那熊熊烈火当中,
响起一片歌声:“至高无上的仁慈的主”,
这使我切望转过身去,其程度不下于注意步行;
我看到幽灵们在烈焰中边走边唱;
因此,我又要观看他们,又要留神我的脚步,
这就把我的视线时而放在这边,时而又放在那面。
在把那首颂歌唱完之后,
他们高声喊道:“我还不认识那男人”,
随即又把那首颂歌唱起,声音低沉。
唱毕之后,他们又喊道:“狄安娜把自己固守在丛林之中,
而把爱丽斯从林中驱逐,
因为她中了维纳斯的毒”。
接着,他们重又唱起歌来;
接着,他们喊出那些曾是忠贞不二的丈夫和女人,
正如德行与婚姻要求他们恪守的规定。
我想,这种做法足以使他们
度过烈火烧灼他们的全部时间:
必须用这样的治疗和这样的食膳,
使创伤最终得以愈合告痊。
黄文捷 译 花城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