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 但丁:神曲·炼狱篇



第二十七首

贞洁天使
火墙
但丁的第三梦
登上伊甸园


贞洁天使


凌晨的阳光闪烁在那个地方:
那个地方的创造者曾在那里把鲜血流淌
与此同时,埃布罗河却落到高高在上的天秤星座下方,
恒河的波浪被第九时烧成通红一片,
太阳就在这个位置;因此,白昼已逝,
正在此时,和颜悦色的上帝使者则在我们面前出现。
他站在火焰燃烧不到的山边,
唱道:“心灵纯洁的人有福了!”
他的声音比我们活人的声音要响亮得多。
“圣洁的灵魂们,倘若事先不让烈火咬上一口,
你们就不能向前行进:进入火中去吧,
你们对烈火另一边的歌声不会充耳不闻”
后来,在我们走近他的身边时,他又对我们这样说;
因此,我一闻此言,就吓成
如同埋在墓穴里的尸体一样的人。


火墙


我把身子向前伸探,胸脯则放到交叉的双手之上,
我凝视着烈火,产生触目惊心的想象:
仿佛已经看到焚烧人体的惨状。
两位好心的护送者向我转过身来;
维吉尔对我说道:“我亲爱的儿子,
这里可能有痛苦的折磨,但不会烧死。
你该记得,你该记得!既然我曾
在格吕翁的身上安全地引导过你,
如今在更邻近上帝的地方,我又会如何处理?
你该确信,即使你在这片火焰当中,
呆上一千年整,
它也不会让你脱落头发一根。
倘若你或许以为,我在把你欺骗,
那么,你就向它走去,你可以为你自己作个试验,
用你的双手抓住你的衣角放进火焰。
现在,你该撇开、撇开你的一切恐惧,
转身来到这里,来吧:放心进去!”
而我却纹丝不动,违抗良心的叮咛。
他见我依然纹丝不动,执意不肯,
便显得有些困惑,说道:“现在,你瞧,儿子:
在贝阿特丽切与你之间,只有这一墙之隔”。
正如濒临死亡的皮拉莫斯在同到希斯贝丝的名字时,
张开睫毛,把她注视,
这时,桑树也变成了朱红色;
我的执拗也同样立即软化下来,
因为我听到那一直活跃在我心中的名字,
我转身朝向那睿智的导师。
于是,他摇了摇头,说道:“怎么!
我们难道愿意呆在这里吗?”;说罢,他微露笑颜,
就像一个人用苹果征服了孩童所做的一般。
接着,他在我之前,走入烈火,
同时请斯塔提乌斯最后进来,
而斯塔提乌斯原先在漫长的一路之上,曾把我们二人分开。
我刚刚进入火中,
就想投入滚烫的玻璃溶液里去求得清凉,
那里的烈火竟是如此灼热,无法计量。
我那慈祥的父亲为鼓励我,
一边走动,一边把贝阿特丽切说个不停,
他说道:“我觉得,我仿佛已看到她的眼睛”。
有一个声音在另一边歌唱着,
它在引导我们;我们之注意这声音,
竟然走出了烈火,来到向上攀登之境。
“来吧,我父所赐福的人啊”,
这声音来自那边的一片光芒之中,
那光芒是如此耀眼,它压倒了我,使我无法观看。
那歌声又唱起:“太阳落去,夜晚来临:
你们切莫留停,而是要把脚步加快,
趁西边尚未黑下来”。


但丁的第三梦


从岩石上凿出的路径笔直向上,
通向在我身前夺去阳光的一方,
而这时,太阳已低落到地平线上。
我们才试探着走上几级台阶,
就发觉太阳已躺卧在我和我的两位智者的后面,
因为身影已悄然不见。
在整个辽阔无垠的地平线
成为浑然一体之前,
夜也尚未把它的黑暗四下洒遍,
我们各自都把一级台阶当做床铺;
因为山岭的自然法则
把我们继续登山的能力和乐趣剥夺。
犹如一群驯服的山羊在反嚼食物,
而它们在饱餐之前,
却曾在山巅狂奔乱窜,
它们如今则在浓荫下默不作声,而烈日正燃烧在当空,
它们被牧羊人看守着,
那牧羊人正倚在牧杖之上,且让它们歇息安宁;
也像离家在外的放牧者,
夜间静静地露宿在他的羊群旁边,
严加看管,不让野兽把羊群驱散;
当时,我们三个也正是这般模样,
他们像牧羊人,我像山羊,
这边和那边都有高耸的石壁遮挡。
在那里,只能显露外面的苍天一线;
但是,即使在这一线之外,我也看到繁星点点,
它们显得比平常更大、更灿烂。
我就是这样沉思默想,这样把星空观望,
这时,我昏沉入梦乡;而这睡梦往往
在事实发生之前,就知道新的事物即将出现。
我想,就在西特丽亚从东方
最先照耀山岭的那个时刻,
她似乎一直被爱情之火所烧灼,
我仿佛在梦中看见一位贵妇在一片平川上走着,
她既年轻又美丽,采摘着鲜花朵朵;
她一边唱歌,一边在说:
“不论是谁,若想问我的名字,
都该知道:我就是利亚,我要把我美丽的双手向周围移转,
我要为自己扎成一个花环。
为了揽镜自照,令我自己欢喜,我才在这里修饰装扮;
但是,我的妹妹拉结,却总是寸步不离她的那幅明镜,
整日价坐在一边。
她只想观赏她那双美丽的眼睛,
正如我只想用双手把自己打扮一番;
我满足于动,她满足于看”。


登上伊甸园


这时,破晓前的光辉反照,
给游子带来更大的喜欢,
因为这光辉照得愈高,归途中的游子就愈觉离家不远,
这便使黑暗四下逃散,
我的睡梦也随之逃散;于是我站起身来,
看到两位伟大的老师早已站立一边。
“凡人千方百计地从如此众多的枝蔓中
寻找的那个甜美的果实,
今天将会使你的渴望得到休止”。
维吉尔向我说出这些庄严的话语;
从来没有什么礼品
能像这些话语那样令人感到欢喜。
我是如此加倍地渴望登上顶峰,
以致后来我每迈出一步都觉得
像是长出翅膀,在轻松飞腾。
等到我们的双脚把整个阶梯跑完,
我们来到最高一级台阶上面,
维吉尔用他的双手盯住我观看,
说道:“儿子,你已见识到暂时的和永恒的两种烈火;
你如今来到这样一个地方:
在这里,我依靠我自身的力量,已不能进一步辨别方向。
我曾用才智和技巧把你领到此处;
现在,你可以把你的喜好当作向导:
你已走出了陡峭的通途,也走出了狭窄的山路。
你可以看到太阳正照在你的前额;
你可以看到绿草、鲜花和灌木丛丛,
这些都是这里的土地自产自生。
你尽可席地而坐,也可步入花草丛中,
直到那双欢乐的秀目来临,
这双秀目曾含泪让我前来助你脱身。
不必再期待我说什么话,也不必再期待我做什么手势:
你现在有了自由、正直和健全的意志,
若不按照它的指示去做,就会犯错:
因为,我为你把王冠和皇冕戴在你的头上,让你自作主张”。
黄文捷 译 花城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