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 但丁:神曲·炼狱篇



第二十八首

伊甸园的森林
玛泰尔达
伊甸园的风和水
伊甸园与黄金时代


伊甸园的森林


我切望从那浓密而翠绿的神林
的深处和四周探寻,
那神林使新的一天的光辉在眼前显得柔和明净,
我已不再等待,立即离开山边,
缓缓地走出田园,
足踏到处散发芳香的地面。
那温柔的气流本身一成不变,
阵阵扑上我的额前,
并不比和风更重地吹拂人面;
因此,微微颤动的叶丛,
柔顺地向一方斜倾,
正是在这一方,那神圣的山岭投出它最早的阴影;
但是,这些叶丛也并不脱离
它们那挺立的姿态过甚,
以致鸟儿们仍可在枝头纵情地施展它们的一切的技能;
它们满心欢悦地在树叶丛中,
婉转歌唱,迎接最早的时辰,
树叶则沙沙作响,伴随着它们的音韵,
这正像基亚西海滩上的那带松林,
每逢埃奥洛放出东南风,
树枝与树枝就相互聚拢,合奏起一片乐声。


玛泰尔达


这时,缓慢的步伐已把我带到
那十分茂密的古老莽林之中,
这令我无法看出我从何处入境;
此刻有一条小溪截断去路,使我无法再往前行,
溪水翻着细微的浪波,
把长在溪岸上的青草向左弯折。
尘世间的所有更加清澈的流水,
似乎总会带有一些杂物,
而与它相比,它却是把任何东西都不掩盖住,
尽管它的色泽既暗又深,
在常年不败的树荫之下潺潺流动,
这树荫永不会让日月之光在那里射进。
我停下脚步,用目扫过
小河的彼岸,为的是观看
那万紫千红、鲜花盛开的枝蔓;
正是在那里,一位贵妇形只影单,
出现在我的眼前,
她的突然出现,仿佛是什么东西
令人感到惊异,不再去想其他问题;
她在款步行来,一边歌唱,一边挑选鲜花,
这些鲜花把她所走的道路装点得美妙如画。
“喂,美丽的夫人,
你用爱的光芒烘暖你的全身,
倘若我该相信往往能证明心镜的面容”
我对她说道“但愿你能乐意
向这条河流行进,
使我能听清你的歌声。
你令我想起普罗塞皮娜曾在赦免地方,曾有怎样的情景,
当时,她的母亲丢失了她,
她也丢失了春”。
她在旋转着身体,如同一个跳舞的女人,
既把脚跟紧贴地面,又把双足并拢,
迈着小小的碎步,飘然前行,
她在朱红色和黄色的鲜花之上,
朝我转过身来,那神情
无异于少女低垂纯真的眼睛;
她使我的请求得到满足,
把身子移动得如此之近,
办案甜美的歌声连同歌词含义全部都送入我的耳中。
她刚刚来到一个地方:
那里的青草被美丽河流的波浪浸润,
她就惠顾我,抬起她的眼睛;
我不相信,在维纳斯的睫毛之下,
会闪烁出这样晶莹的光亮,
这时,维纳斯正被她的儿子完全违反他的惯例,用利箭刺伤。
她在彼岸玉立亭亭,满面笑容,
用她的双手把五彩缤纷的鲜花拨弄,
这些鲜花都是在这高贵的土地上无籽而生。
那河水使我们相隔有三步远近;
但是,埃列斯蓬托海峡——塞尔瑟曾从那里经过,
那里也还能制止人类的一切狂傲行径——
曾遭受莱安德罗的怨恨,那怨恨却不如我的怨恨深,
前者是因为塞斯托与阿比多之间波涛汹涌,
我则因为这时小溪不曾开通。
她开言道:“你们是新来乍到,
也许是因为我竟然在这精英的地方欢笑
——这地方被选来为人类做巢,
你们才感到惊奇,从而产生某些疑团;
但是,‘你使我心中快乐’的那首诗篇
令人心明眼亮,也能把你们心灵中的疑云驱散。
你走在前面,并曾向我提出请求,
你索性说出你是否还想听到其他解释;
因为我此来就是要随时回答你的任何问题,直到你感到足够为止”


伊甸园的风和水


我说道:“这流水和森林的响声
把我内心中的新的信念战胜,
因为我曾相信我听到的事情,它恰好违反这里的情景”。
她于是说道:“我将说明令你惊异的事情
如何根据它特有的原因而发生,
我也将把蒙蔽你的那片云雾澄清。
至高无上的善只欢喜它自身,
它造出那个善良而又能行善的人,
这个地方正是为他提供永久安宁的保证。
由于他的过失,他曾在此只停留不久;
由于他的过失,他曾把诚实的欢笑与舒畅的游戏
变为哀泣与辛劳。
流水和大地散发的气体
给自身下面的地带造成混乱,
这气体又尽其所能追随热气而向上翻腾,
为了使这混乱不致给那个人带来任何麻烦,
这座山岭才高高矗立,指向苍天,
从那紧锁的进山之处就摆脱这种混乱。
如今,因为空气是全部在自身的运动轨道中,
随着最高一重天不住旋转,
只要它那旋转的圆圈不致在某个角落被打断;
在这完全融入纯净空气之中的高山上,
这旋转的运动遇到顶撞,
于是便使那森林因茂密而发出声响;
那被撞击的森林威力无比,
它把自身的繁衍力注入空气,
而空气又在旋转中把这些力量遍洒各地;
于是,另一方土地,就根据自身的质量和天气,
使不同的树木从不同的繁衍力中,
得到孕育和产生。
听罢这番言语之后,人世间若有一些林木
未播明显的种籽而在地上植根而生,
那似乎也就不算是什么奇闻。
你该知道,你所在的这片神圣田园,
遍布各种各样的种籽,
她本身还有人世间采摘不到的果实。
你所见的这天溪流并非出自什么水泉,
从被冷气化为雨水的蒸气中汲取营养,
如同世间的江河那样,由此获得和丧失流量;
它却是从牢固而可靠的泉水中涌出,
这泉水正是出自上帝的意愿,
它获取的水愈多,也便把愈多的水流向两边。
这一边,泉水向下流泻,
有剥夺他人对罪孽的记忆的能力;
那一边,它又能恢复他人对所做的每一件善事的记忆。
这边是勒特河;因此,另一边,
那一条河名叫欧诺埃河,而它不会有灵验,
倘若事先不把这边和那边的水都品尝一遍:
这条河的滋味也胜过其他所有河水。


伊甸园的黄金时代


尽管你的渴求可以得到很大满足,
即使我无须向你做更多的透露,
我仍将情愿向你进一步做出结论;
我也不认为,我的解释会对你不算弥足珍贵,
及时超出了我对你所做的许诺范围。
那些在古代吟咏黄金时代
及其幸福状况的诗人,
也许曾梦想这个地方就在帕纳索斯山上。
这里,人类之根是天真无邪;
这里,一切果实应有尽有,春天永存,
这里的水也是人人称道的美酒香醇”。
这时,我把全身转向我的两位诗人,
我见他们面带微笑,
倾听了最后一番谈论;
随后,我又掉转面孔,朝向那美丽的贵妇人。
黄文捷 译 花城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