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 但丁:神曲·天堂篇



第七首

但丁的疑问
化为肉身和基督受难
结论


但丁的疑问


“和散那,众军的神圣上帝,
你以为那灿烂的光芒高高普照着
这些天界的幸福之火!”
我觉得,那个灵魂就是这样讴歌,
以便随着他的歌声旋转舞蹈,
有两束光辉在他身上相映聚合:
这个灵魂和其他灵魂各自翩翩起舞,
几乎像是点点火星跳跃飞速,
他们越跳越远,顿时在我的眼前形迹全无。
我满腹疑问,我在内心里说道,“跟她说罢,跟她说罢!”:
我所说的“跟她说”是指说给我的那位贵妇人听,
她能用她那甘甜的水滴,把我的干渴消除干净;
但是,那种崇高的心情把我完全主宰,
单只闻听“贝”和“丽切”,
这心情就使我像一个困睡的人那样,把头低垂下来。
贝阿特丽切不忍心见我处于这种状态,
她向我满面堆笑,焕发出夺目的光彩,
这笑容甚至会使受烈火煎熬的人也感到幸福飞来,
她开始说道:“根据我那不会有错的看法,
令你产生疑惑的问题是:
正义的报复何以又受到正义的惩罚;
但是,我将会很快就澄清你的心灵;
你要好好地倾听:因为我的话语
会以伟大的真理向你相赠。


化为肉身和基督受难


由于不愿承受于他有利的
那种遏制他的意志力的阻力,
那不是由妊娠而生的人,在伤害自身的同时,也伤害他的所有后裔;
因此,体虚力弱的人类才在多少世纪里,
堕入严重错误的深渊,
直到上帝之子情心乐意降落人间,
在那里,他只不过依靠他那永恒的爱所起的作用,
便把自然之性与他自身融为一体,
而这自然之性又曾从它的造物主身边远远离去。
这种与它的造物相融
的自然之性,本是完好和纯真,
与它被创造时相同;
但是,出于它本身之过,
它被驱逐出天庭,
因为它离开真理之路,离开它的生命。
因此,倘若把十字架带来的刑罚
与所采纳的自然之性相衡量,
从未有过任何刑罚,能处理得如此公平得当;
同样,任何刑罚也不曾有过如此不公平,
倘若观看一下那受刑的人,
而又是在此人身上,结合了这自然之性。
因此,从同一个行动中,产生了不同的事情:
同一个死亡使上帝和犹太人都感到欢欣;
因为这死亡,大地震动,苍天开恩。
今后,你不该再感到难以弄懂,
若有人说,正义的报复
后来竟遭到公正的法庭严惩。
但是,我看出,思虑重重
结成一团,把你的头脑束紧,
热切期望把这症结释清。
你说道:‘我对我所听到的解释是一清二楚;
但是,我依然感到晦暗不明:
上帝何以只想用这种方式来拯救我们’。
这种旨意,兄弟,在众人眼里,
都是莫测高深,
因为他们的才智都并非在爱的火焰中长成。
然而,既然世人十分注意这个迹象,
却对此了解得微乎其微,
我将说明,这种方式何以更加适当。
神的善心把嫉妒之情从自身中剔除干净,
它在自身中燃烧着烈火,光芒四射,
把永恒的美丽到处传播。
从神的善心中不凭中介而产生的一切,
是那样无穷无尽,
因为当它盖上印章时,它的痕迹也不会移动。
从神的善心中不凭中介而降落的一切,
是那样彻底自由,
因为它们不受那些新的东西的能力左右。
这一切愈是与神的善心相符,因而也就愈是令它欢畅;
因为普照万物的神圣火光,
对愈是与它相像的东西,便照得愈是明亮。
享有这一切馈赠的是属人的造物,
倘若其中一项馈赠短缺,
就必然要降低它的高贵之处。
只有罪孽才是那剥夺它的自由的东西,
使它与至善产生差异;
因此,它得到至善的光照才又少又稀;
它永不能恢复它那尊严状态,
除非填补那罪过造成的空虚,
用正确的痛心思过来对抗那罪恶的欢愉。
你们的自然之性完全是在它的种子中犯下罪衍,
这使它丧失了这些尊贵特点,
正如使它远离那天堂乐园;
倘若你好好观察仔细,
通过任何道路也无法复原过去,
除非要经过这些途径之一:
要么是单凭上帝宽宏大量,
饶恕罪过,要么是世人依靠自身,
来把他的胆大妄为加以纠正。
现在,你该注目观看
那永恒告诫的万丈深渊,
你该尽力密切注意我的言谈。
世人能力有限,永不能纠正自身,
因为他不能随后谦恭卑顺,
屈身俯就,服从指令,
正如他原先企图傲然挺立,抗命不遵;
这也便是世人何以丧失可能,
依靠自身来纠正罪行的原因。
因此,必须由上帝来通过他的路径,
使世人恢复他完满的生命,
我说的是使用其中一条,或是两条都一并使用。
但是,一个行动愈是显现
它据以产生的那心灵的善,
它就愈是使从事它的那个人感到喜欢,
因此,为世界打上印记的神的善心,
就高兴通过它的所有路径,
重新向上扶植你们。
在最后的黑夜与最初的白昼之间,
过去不曾有、或者将来也不会有如此崇高或是如此壮丽的行动,
不论是对一条路径而言,还是对另一条路径而言,情况都是这般:
因为上帝大发慈悲,自我牺牲,
使世人能有足够的力量拯救自身,
而不是单靠上帝自身来饶恕罪行;
所有其他方式都嫌效力微弱,
无法使正义得到满足,
倘若上帝之子不谦卑到化为肉身的程度。


结论


现在,为了充分满足你的渴望,
我还要回到某个问题上,向你宣讲,
以求令你把那个问题看得与我一样。
你说道:‘我看到水,我看到火,
我看到空气和土地以及所有这些东西的混合,
都会腐朽败坏,而且持续时间不多;
这些东西也都是造物,
倘若所说的全是真理,
那么,它们就本该安然无恙,不致腐败消弥’。
兄弟,天使和你如今所在的净土,
都可以说是完完全全的造物,
正如他们本就是这样的面目;
但是,你所列举的那些元素,
以及由它们混合而成的那些东西,
则是由被造的能力形成的物体。
它们所具有的物质来自创造;
形成物体的那种能力也来自创造,
这能力遍布在这群星的天体,而这些天体又环绕它们转来转去。
神圣光辉的射线和转动,
从那潜力的复合物中,
摄取每个禽兽和种种植物的灵魂;
但是,至善却是不经中介灌输你们的生命,
它使这生命对它产生如此热恋之情,
以致这生命随后对它也便总是渴求不停。
你也可以由此进一步推论
你们的复活,倘若你重新
考虑一下,人的肉体当初是如何形成,
那时,两位最早的亲属曾使自己成形”。
黄文捷 译 花城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