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 但丁:神曲·天堂篇



第九首

查理·马尔泰洛的预言
库妮扎·达·罗马诺
库妮扎的预言
马赛的佛尔凯托
喇合
对贪婪僧侣的谴责


查理·马尔泰洛的预言


美丽的克莱门扎啊,你的查理
在澄清我的疑问之后,又向我讲叙
他的后裔必将遭受的骗局;
但是,他却说:“你要缄默,且让岁月流过”;
这样,我如今也只能提及
继你们的损失之后将会激起的顺乎天理的哭泣。
这时,那神光包拢的生命已经转向太阳,
那太阳在把它充分照亮,
正如那至善足以满足万物的愿望。
唉,受骗的灵魂和罪孽的造物啊,
你们竟然使心灵背离这样的至善,
竟然抬起你们的双鬓,仰望那过眼云烟!



库妮扎·达·罗马诺


瞧,那些光芒中又有一个向我走来,
从那明亮的光辉外射中,
显示出它有意令我感到欢快。
原来一直凝视着我的贝阿特丽切的双睛
像方才一样使我确信:
她对我的渴望表示亲切的赞成。
我说道,“喂,幸福的精灵,
请快些让我如愿以偿,并向我表明:
我可以从你那里得到所考虑的那个问题的反映!”
于是,我还不曾相识的那个光芒,
从它方才歌唱的亮光深处,立即对我言讲,
就像一个人乐意好施一样:
在那腐败的意大利国土的那带地方
——它位于里阿托岛
马布伦塔和皮亚瓦两河的泉源之间,
矗立着一座小山,这山并不高耸挺拔,
从那里曾有一束熊熊火炬冲下,
对这带地方大肆掠抢烧杀。
从一个根子上生下我和它:我名叫库妮扎,
我在这里发光闪烁,
是因为这颗星辰曾战胜我;
但是,我原谅造成我的命运的起因,
正是它使我享有天福,而且这也并不令我苦痛,
对你们这些凡夫俗子来说,这也许显得令人难懂。


库妮扎的预言


这更靠近我身边的明亮
而又珍贵的我们天国的宝石之光,
曾把卓著的声名留在世上;
在这声名消逝之前,这第一百个年头还要把五倍增添:
你可以看一看,是否应当成为出类拔萃之人,
使前世能让后世留传。
如今住在以塔利亚门托河和阿迪切河为界之地的人群
并不考虑这一点,
他们也不为受到打击而后悔万分;
但是,由于这些人抗拒履行职责,
这样的事将会为期不远:
帕多瓦将把沼泽地中浸润维钦察的河水改变;
而在西莱河与卡尼安河结伴合流的地方,
此人在称王称霸,趾高气扬,
别人则早已为捕捉他而布下罗网。
菲尔特罗将会为它那狠毒的牧者的背信弃义而哭泣,
这种背叛行为将是如此严重,
甚至无人曾因犯有类似罪行而进入地牢之中。
接受那些菲拉拉人的鲜血的木桶
将会过大,那个一两一两地称量鲜血的人
也将会累得腰酸背痛,
这个慷慨大度的僧侣将赠送的正是这样的礼品,
为的是显示他为党派效忠;
而这样的赠品也将会符合这个地方的生活民情。
在上面,是一副副明镜,你们说是德乐尼,
判断善恶的上帝通过那里将光辉普照我们;
这就使这些话语也因而显得真实可信”。



马赛的佛尔凯托


说到这里,她沉默不语;她那表情令我感到,
她是把心思转到其他地方,
因为她又开始婆娑起舞,像方才一样。
另一个快乐光辉,我已注意到它就像一件珍贵之物,
这时则在我眼前闪烁,
犹如一颗纯真的红宝石被太阳照射。
它在天上获得光辉,因为它享有天福,
正如在人间,因幸福而满面笑容;
但是,在尘世,外在形影也会面色阴沉,因为它心情悲痛。
我说道,“幸福的精灵,上帝看到一切,
而你的视线也渗透在他身上,
以致任何欲望都不能在你面前躲藏。
上天总是用那些虔诚的火光
使你的声音变得欢快异常,
而这些火光又把六只翅膀变成僧装,
那么,你为何不用这样的声音满足我的愿望?
倘若我是你,正如我是你一样,
我早就不会等待你提出要求再讲”。
于是,他开始说出话来,
“在那最大的谷地里,环绕陆地
的那片海洋的海水流出,四下冲击,
这谷地在两带对峙的海滩中间,
逆着太阳,向前伸展,
在原先形成地平线的地方,构成子午圈。
我就是这片谷地的海边生人,
就在埃布罗河与马科拉河之间,
后一条河有一段短短的流程,使杰诺维塞与托斯卡诺离分。
布杰阿与我出生的那片土地
几乎处在日落日出同一时辰,
而我的那片土地曾用它那鲜红的热血,把海港烘热染红。
这带居民称我佛尔科,
对他们来说,我的名字是尽人皆知;
这重天有我的痕迹,正如我生前也有它的痕迹;
因为贝洛斯的女儿也并不比我更加热情似火,
——她曾给希凯斯和克罗塞斯塞来辱没,
我那似火的热情一直燃烧到适于我的发色的时刻;
罗多佩山的女人也不如我,
她曾因德莫封特斯而灰心丧气,
阿尔西德也不如我,尽管他把伊奥莱紧锁在心里。
我们并不因此而在这里后悔不已,而是满面笑意,
我们并不后悔所犯罪孽,因为它不再返回我们的记忆,
而是欢庆所得的德能,因为它把一切都安排和准备就绪。
在这里,我们可以观看那技艺在如此卓有成效地把万物装点,
还可以看清那善,
正是根据它,上面的世界才使下面的世界运转。


喇合


但是,为了充分满足
你在这重天产生的所有愿望,
我还应当继续往下讲。
你想知道在这光芒当中的究竟是谁:
这光芒就在我这身旁,如此闪烁明亮,
犹如阳光射进清水中央。
现在,你该知道,喇合就在那里面,恬静安详,
她已会合到我们这一层次,
她所打上的印迹最为辉煌。
她在基督的胜利解救其他灵魂之前,
就被接纳到这重天,
正是在这重天,你们人世投下的阴影形成它的尖端。
把她留在某层天体是恰到好处,
这就证明那伟大的胜利,
而这胜利曾用这个和那个手掌来夺取;
这是因为她曾协助约书亚
在圣地获得首战告捷的光荣,
而教皇对圣地已记不甚清。


对贪婪僧侣的谴责


你的城市是那一个所种的树木:
他起初曾背叛他的造物主,
他的嫉妒心引起多少滚滚泪珠;
正是这个城市制造和散发那该诅咒的花朵,
把绵羊和羊羔引到歧路之上,
因此,才把牧者变为恶狼。
由于这个,福音书和教会大师被束之高阁,
只是热衷把《宗教法规》钻研透彻,
从这些书页的边缘也可看出钻研心热。
教皇和枢机主教所追求的正是这个;
他们的心思不朝拿撒勒特去想,
而加百列曾在那里张开翅膀。
但是,梵帝冈和罗马的其他精选地区,
都曾是追随彼得的
那批士兵的葬身之地,
这些地方很快就会把那通奸行为清除出去”。
黄文捷 译 花城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