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 但丁:神曲·天堂篇



第十一首

尘世事物的虚妄与天国的荣光
但丁的疑问
对圣方济的颂扬
多明我会的堕落


尘世事物的虚妄与天国的荣光


哦,芸芸众生的毫无意义的操劳,
那些让拍动翅膀、向下飞去的论调,
是多么站不住脚!
有的追求法学,有的追求警句格言,
有的把祭司的职位紧追慢赶,
有的靠武力或诡辩独揽大权,
有的偷盗行窃,有的把公私事兼营,
有的耽于肉欲之乐,疲惫不堪,
有的则无所事事,游手好闲,
而这时,我则不为所有这些琐事所缠,
受到如此荣光的欢迎,
与贝阿特丽切一道,登上青天。


但丁的疑问


既然每个精灵已回到原来所呆的圆圈位置,
他们就静止下来,
正像蜡烛插上烛台。
我听到方才与我讲话的那束光芒里面,
有声音开始微笑发言,
而那光芒也变得更加明亮耀眼:
“正如我从他的光辉中得到光亮,
在我观看那永恒光明的同时,
我也便得知你何以产生这些思想。
你对我前面所说的话有怀疑,
而且你也希望我用如此明确而详尽的语言来讲叙,
是你听起来感到平易,
我曾说‘本可使自身变得肥胖’,
还曾说‘不会生出第二个人’;
在这方面,必须很好地分清辨明。


对圣方济的颂扬


上天用他那主张统治凡尘,
一切造物的目光
在透析这主张之前就被战胜;
他为了让那一位的新娘
走向她所欢喜的对象
——而那一位曾大声呼喊,以神圣的鲜血与她结成鸾凰,
让她更加坚信,也更加信任那位新郎,
曾位她派来两位亲王,
他们从这边和那边为她导向。
一位完全像撒拉弗那样热情似火;
另一位则像叽噜呗那样灿烂辉煌,
用智慧之光把世间照亮。
我将要说的是其中的一位,
因为只须以敬重的口吻谈到两位中的一位,而不问你选择的是谁,
这是因为他们的工作都共有一个目的要奋起直追;
在图比诺与那条河水之间
——那河水从幸福的乌巴尔多所选中的山丘流泻,
一道肥沃的山坡从高山上向下倾斜,
从那里,贝鲁加的太阳门一带得知冷暖;
从背后,诺切拉与瓜尔多一起,
又因被压上沉重的羁轭而哭声不断。
就在这山坡打断它那陡峭坡度的地方,
一轮红日诞生在人世上,
正如从恒河有时升起太阳。
因此,有人要谈起这个地方,
就不要说阿谢西,因为这样说意义不大,
而应当说东方,倘若想要出言恰当。
距他升起的时间尚不很远,
他就开始令大地
感受到他那伟大德性的一些慰籍;
因为他十分年轻时就为了这样一个女人,
曾与父亲进行战斗,
无人会向这女人,正如向死神一样,敞开欢迎之门;
在他那神职的法庭面前,
当着父亲的面,他便与她喜结良缘;
后来,他更加热爱她,一天胜似一天。
这女人在失掉第一个丈夫以后,
一直被冷落,被忽视,无人过问达一千余年之久,
直到此人前来追求;
既不值得向人叙说:那个曾令全世界都闻风丧胆的人,
发现她与阿米克拉特一道,
听到他的声音却依然从容镇定;
呀不值得显示自己是如此坚定和刚毅:
在玛利亚留在下面的地方,
她竟伴随基督,在十字架上痛哭流涕。
但是,为了让我不致过于暧昧不明讲下去,
你如今可以从我的详细言谈中,
把这对恋人理解为方济和贫穷。
他们的和睦融洽和他们的快乐神情,
爱恋、惊喜和温柔的目光,
都成为神圣思想的起因;
这就使嗯那令人起敬的贝尔纳多
首先赤了双足,在那如此平和的苦修生活后面奔驰追赶,
尽管他奔驰不停,却仍觉得动作迟缓。
哦,无人理睬的财富啊!哦,硕果累累的财产!
埃吉迪奥在脱掉鞋子,西尔维斯也在脱掉鞋子,
他们紧跟在那位丈夫后面,因为那位妻子是那样令人喜欢。
这样,那位父亲和那位一家之主
便携带他的女人和全家动身前往,
他的全家已把那谦卑的僵绳系在腰上。
作为彼特罗·贝纳尔多内的儿子,
又如此衣衫褴褛,令人惊奇,
这都不能令他心情懊丧,把他的睫毛压低;
相反,他却堂堂正正地向伊诺钦丘
陈述他那严峻的心意,
并且从对方那里,得到批准他的教派的最初印玺。
后来,追随此人的穷苦人与日俱增,
他那令人赞叹的生活将会
在赞美上天的光荣中得到更好的歌颂;
永恒之灵曾通过奥诺里欧,
为这位大牧师的神圣心愿,
加上第二顶王冠。
随后,怀着对殉道的饥渴,
在那傲慢的苏丹面前,
他把基督和追随基督的其他人大力宣传;
因为发现这些人过分幼稚,不肯皈依,
也为了不致枉费心机,
他便返回把意大利草场的果实摘取;
在泰伯河与阿尔诺河之间的陡峭山岩中,
他从基督那里得到最后一记印信,
他的肢体把这印信又带了两春。
曾选中他、使他得到那么多善待的那位,
这时乐于把他提升到天上,给予奖赏,
而他也因为自命渺小,当之无愧,
于是,他便把他珍爱的女人
托付给他的兄弟们,正像托付给名正言顺的继承人,
嘱咐他们要对她热爱至诚;
那杰出的灵魂宁愿从她的小腹部动身,
返回他的天庭,
他不愿用其他棺材来装殓他的肉身。


多明我会的堕落


你现在可以想一想那位是怎样的人:
他曾作为匹配得当的同事,
把彼得的舟船保持在大海汪洋中破浪直航;
这便是我们的开山始祖;
因此,你可以看出,在他的掌舵下紧随他的不论是谁,
都能装载什么上好的货物。
但是,他的羊群却变得贪吃新的草料,
这就使他们只能分头溃散,
跑到四面八方的野地荒原。
他的山羊愈是跑得五零七散,
跑得愈是离他遥远,
它们就愈是奶水空空地返回羊圈。
然而,也有一些山羊害怕受到伤害,‘
紧紧靠住牧羊人;但是,它们为数如此寥寥,
只须很少的布料就可供应所有连衣风帽。
如今,倘若我的话语并不晦涩难懂,
倘若你曾仔细倾听,
倘若你能把我所说的一切唤回脑中,
那么,你的愿望就会得到部分满足,
因为你将看到那树木之所以烂成碎片的缘故,
你还将看到那纠正错误的插话
如何把‘若不是贪恋虚荣,本可使自身变得十分肥胖’一句来论述”。
黄文捷 译 花城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