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 但丁:神曲·天堂篇



第十四首

精灵们的欢庆
所罗门谈享天福者的光芒
精灵们的又一次欢庆
火星天与十字架


精灵们的欢庆


一个圆罐中的水在流动,
从圆心流到圆周,又以圆周流到圆心,
那涟漪如何波动是依照从外边还是从里边敲打圆罐而定:
我所说的这番情景立即浮现在我的脑海当中,
这恰如那托马索的光荣生命
静默下来,不再出声,
因为他的谈话和贝阿特丽切的谈话
正与水的流动情景相同,
贝阿特丽切在他之后,也想开口言明:
“对此人应当再把另一个真理彻底说清,
尽管他并未用声音向你们说出,
也还不曾想到这件事情。
请告诉他:把你们的实体渲染得绚丽多彩的把光芒
是否会永远与你们同在,
与如今一模一样;
倘若如是,还请你们说明:
既然你们将会重新变得有目可睹,
有怎能做到:这光芒不致伤害你们的眼睛”。
正如那些回旋舞蹈的精灵
不时被愈来愈大的快乐情绪所催促和牵动,
嗓音提高,舞步也变得加倍兴奋,
那神圣的圆圈在听到这迅速而虔诚的祈求时,
也同样从旋转节奏和美妙歌声中,
显示出新的欢欣。
有人为死在人世而活在天堂抱怨连声,
却不曾看见在这里
有永恒的恩泽如雨露滋润。
那永远生存的一、二、三位,
永远作为三、二、一而主宰世界,
他不受任何制约,却又制约一切,
他三次被那些精灵当中
的每一位用如此优美的旋律歌颂,
这也会为他们的每项功德带来恰当的赏赐回应。



所罗门谈享天福者的光芒


我这时听到那较小圆圈的最灿烂的光辉里,
发出一种谦和的声音,
也许那位天使与玛利亚讲话就是用这样的语声;
这声音答道:“天堂的欢庆延长多久,
我们的爱用这样的衣裳在周身发射的光芒
也便会持续多少时候。
它的亮度随热度而来;
热度则又随觐见的深度而来,而觐见有多深厚,
施加在各自功德上的恩泽也便有多深厚。
正如那光荣而神圣的肉体将会重新披上,
我们的身躯也会由于完全恢复原状,
变得更加令人感到欢畅;
因此,至善赐与我们的那恩深义重的光,
也必将增强,正是这光
制约我们对他的觐见瞻望;
于是,这觐见必然得到增强,
也必然增强由觐见点燃起的热忱满脸,
增强来自这满腔热忱的光芒。
但是,正如发射火焰的煤炭,
因为烧到炽烈的白热而盖过火焰,
以致它的外形依然可以保全;
同样,如今把我们围拢的这片灿烂光辉,
也将会以外露上被肉体所超过,
而至今那肉体仍被土地所盖没;
如此强烈的光亮也将不会使我们感到眼花缭乱,
因为躯体的器官将变得强健,
可承受一切能令我们感到欢欣的物件”。



精灵们的又一次欢庆


这时,我觉得一组和另一组精灵
似乎都突然而急速地说了一声“阿门!”,
这就明确地显示出对死去的躯体的憧憬;
也许这并非只是为他们自身,
而且还为妈妈,为父亲,
以及膸他们成为永恒火光之前曾钟爱过的其他人。
瞧,周围又出现一片亮光,
它的亮度均匀,在那已有的亮光之上,
仿佛是在把地平线照亮。
犹如暮色初临,
天空开始显现点点新星,
以致视力所见似真,又不似真;
我觉得似乎开始看见,
那里有新的长存之物,
他们在其他两个圆圈之外,又围成一圈。
哦,名副其实的圣灵光辉闪烁啊!
它来得多么突然,亮得多么耀眼,
我的双目不胜光照,刺痛难熬!
但是,贝阿特丽切此刻在我面前,尽管显得如此美丽,如此笑容可掬,
却令人宁愿把她也留在那些目睹的景象当中,
因为那些景象不肯把记忆跟从。


火星天与十字架


这样一来,我的双眼又恢复了视力,
重又向上望去;我看到我自己
与我的贵妇一起,被运送到更高的幸福一级,
我清楚地发觉,我已升到更高一层,
这是因为那颗星辰的火一般的笑容,
我觉得那笑容似乎比平常更加艳红。
我全心全意地,以众人共有的祷念,
向上帝做出奉献,
正如对待新的恩泽所应采取的态度一般。
我胸中的奉献热火尚未熄灭,
我就看出这献祭
已被笑纳和蒙受欢喜;
因为在我面前,有两道光芒出现,
从中发射的光辉是如此火红,如此灿烂,
这令我不禁说出:“哦,埃利奥斯,这是你把它们如此装扮!”
正如点缀着大大小小星光的银河,
在天界的两极之间放出白光,晶莹闪烁,
这竟使学识渊博的智者也产生疑惑;
同样,那两道汇集繁星点点的光芒,
在火星深处,也划出令人肃然起敬的标记,
四个相连一处的九十度弧把它放在一个圆里。
这时,我的记忆力把才智胜过;
因为在那十字架里,基督如此光芒四射,
竟使我无法找出适当的例子来述说;
但是,凡是背起他的十字架并跟从基督的人
都仍会原谅我略去不谈的那件事情,
因为他看到基督闪烁在那片白色霞光之中。
从这一角到那一角,从顶到下,
都有点点光辉在移动,
每逢相互聚合和彼此超越,都迸射出闪亮的火花:
在尘世,同样也可以看见
那些物体的微粒,有长有短,有的直行,有的转弯,
它们沿着光线浮来动去,有快有慢,还把形体更新不断;
有时,从光线夹缝透过一道阴影,
为了保存它,人们开动脑筋,想尽花招,
让它不受光照,终于把它得到。
也像吉加和竖琴,多弦轻弹,
奏出柔美的丁冬之声,
那乐声是如此动听,竟令人无法把音符辨清,
我眼前出现的那点点光辉也同样如是,
从中传送出一曲优美旋律,沿着十字架飘散,
它令我如醉如痴,也听不出是什么赞美诗。
我清楚地发觉,那是一首崇高的颂歌,
因为送入我耳际的是“你胜利”和“你复活”,
我正像一个人不理解全部歌词,只闻听音乐。
这令我如堕情网,颠倒神魂,
迄今没有任何东西
曾用如此温柔的绳索将我系捆。
也许我的话语显得过于胆大妄为,
因为我把把美丽的双眼带来的喜悦放到次要地位,
而观看那双秀目,我的欲望就可以得到满足;
但是,谁若想到那一切美丽的生动印证
愈向上升也便愈有效应,
尽管我在那里还不曾专向那双眼睛,
谁就可能会原谅我对自己所做的指控
——我指控自己是为了表示歉忱;谁也便可能会看出我说的话是真的;
因为神圣的喜悦在这里并未受到排斥,
这是由于这喜悦愈往上升,就变得愈是纯净。
黄文捷 译 花城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