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 但丁:神曲·天堂篇



第二十四首

圣彼得的回答
但丁的信仰
圣彼得的赞许


圣彼得的回答


“哦,被选上参加幸福的羔羊盛宴的群体,
那羔羊把这样的美食向你们供给,
以致你们总是酒足饭饱,称心如意,
倘若承蒙上帝的恩泽,此人能品尝
从你们饭桌上掉下的那些碎屑残片,
在死神为他规定的期限之前,
那就请你们考虑那浩如烟海的渴望,
赐给他一些玉露琼浆:
你们总是畅饮那泉水,正是从那里涌出他之所想”。
贝阿特丽切这样说道:而这时,那些快乐的魂灵
变成一个个圆圈,在固定的轴心上旋转,
放射着强烈的光焰,犹如彗星一般。
如同钟表装置中的一些齿轮在不住旋转,
在旁观者看来,那第一个像只静止不动,
最后一个则像是在飞速盘旋;
那些光环也正是如此,节奏不同地边舞边转,
他们的舞步有快有慢,
这就使我能衡量出他们有怎样的丰富内涵。
我注意到其中有一个最美丽的光环,
我看见从那个光环里飘出一束如此欢乐的光焰,
它竟不曾把任何更明亮的东西留在里面;
它围绕贝阿特丽切旋转了三遭,
还唱出一首如此神圣的歌曲,
我的想象力竟使我不能把它牢记。
因此,我的秃笔只好跳过,我也只好把它略而不写;
因为我的想象力对于这些微妙细别,
加上我的语言,都显得色彩过于强烈。
“哦,我的神圣姊妹啊,你向我们请求得如此虔诚,
正是鉴于你那炽热的仁爱之情,
我才从那美丽的光环中脱身”。
那幸福的光焰在旋转之后停了下来,
向我那贵妇送出了话音,
它所说的话语正是我前面所讲的内容。
于是,她说:“哦,你这伟大人物的永恒之光啊,
我们的主曾把这极乐世界的钥匙留给你,
而他曾把那钥匙带下凡尘,
请你围绕信仰问题,随意
用或轻或重的问题来对此人进行测验,
你正是因为有信仰,才能步行海面。
他是否有正确的爱,有正确的希望和信仰,
这对你都无法隐藏,因为你的目光是放在这上面:
从中可看到一切事物都被描绘停当;
但是,既然这个王国是根据真正的信仰,
培育公民,最好也让他
来谈一谈信仰,把信仰颂扬”。


但丁的信仰


正如一个青年学子在自行酝酿,一语不发,
直到老师把问题提出,
以便接受这个问题,而不是把问题结束,
我此刻也正是这样自我酝酿,准备一切论据,
而这时,她则正在言讲,
我要准备好应付这位口试者,并把我的论据宣扬。
“说罢,善良的基督教徒,请说明你的思想:
你的信仰是什么?”于是,我抬起前额,
朝向说出此话的那束光芒;
接着,我又转身去看贝阿特丽切,
她立即向我示意,让我尽情
把我内心的泉水向外倾泄。
我开言道:“天恩命我
向这位崇高的使徒之长倾诉衷肠,
让我明确陈述我的思想”。
我又继续说道:“正像你那亲爱的兄弟的真实笔触
向我们写下的内容,父亲,
他曾与你一起,使罗马走上正当途径,
信仰是人所希望的事物的根本,
也是不曾显现的事物的凭证;
我觉得,这似乎就是他的主要内容”。
这时,我听到他说:“你理解得很准确,
倘若你能很好领悟,他何以把信仰
放在诸根本中间,随后又放在诸凭证中间”。
我随即说道:“在这里把它们的鲜明形象
赏赐与我的这些深奥难测的东西,
对尘世的眼睛则是如此隐密,
以致它们只是作为信仰而存在,
崇高的希望也便建筑在这信仰之上;
因此,才以根本来称呼信仰。
从这信仰出发,我们不得不进行推理,
既然我们没有其他的视力,
因此,信仰也便采用凭证的名义”。
这时,我听到对方说道:“倘若这样理解
世上通过学说学会的任何问题,
诡辩之才在尘世就不会有立足之地”。
那炽热的爱就这样发出声音;
随后,他又补充说道:“这枚钱币
的合金和分量业已估计得恰如其分:
但是,请告诉我:你的钱袋里,是否有这枚钱币”。
我于是说道:“是的,有,它是多么铮亮,那么滚圆,
它的铸造没有任何东西令我产生疑团”。
接着,从在这里闪烁发亮的光芒深处,
发出声音:“这颗珍贵的宝石
是一切美德建立其上的基础,
你是从哪里得到它的?”
我于是说道:“圣灵的大量甘霖
普降在旧的和新的羊皮纸上,
这正是一种论据,它如此犀利地
向我最终论证那信仰,
与它相比,我觉得任何论证都似乎迟钝难当”。
我随后又听到:“那旧的和新的命题,
为你做出这样的论证,
你又为何把这论证看成神的言语?”
我于是说道:“向我展示真理的那个证据,
正是随后发生的种种事迹,
而为实现这些事迹,自然永不会把铁烧热,也永不会把铁砧捶击”。
他向我答道:“你说一说,是谁向你确保这些事迹曾经发生?
正是那本身需要论证的,
而不是别的,在向你发誓论证”。
我说,“倘若世人不需有奇迹,
仍然向基督教皈依,
这一个就足以论证,而其他则抵不上它的百分之一;
因为你曾在田地里耕作,一贫如洗,挨饿忍饥,
你播种了良好的植物,
它过去曾是葡萄园,如今则变成为荆棘”。
我刚说完此话,那崇高而神圣的天朝
便依照一个个光环,响起一曲“我们赞美上帝”,
随着那只有天上才能唱出的优美旋律。
按位男爵曾一个枝蔓、一个枝蔓地仔细考查,
这时则已把我拉倒
我们正在走近的最后枝桠,
他又开口说道:“与你的心灵息息相通的天恩,
使你按照应有的启齿做法,
直到现在,启齿讲话,
这使我赞同你口中说出的回答:
但是,现在应当表白一下你所信仰的那个内容,
它又来自何处,得到你的相信”。
我靠言道,“哦,圣父啊,精灵,
你如今看见你生前就曾深信不疑的情景,
这使你在走向坟墓时,把那更年轻的双足战胜,
你要我在此说明
我那直接信仰的形式,
你还询问这个信仰的起因。
我的回答是:我相信只有一个永恒的上帝,
他以爱和欲望推动整个天体,
他自己则一动不动。
我不仅拥有物理学和形而上学的证据,
使我获得这样的信仰,
而且把它给予我的还有从这里降下的真理,
通过摩西,通过先知,通过诗篇,
通过福音书和著书立说的你们,
既然那炽热的圣灵曾使你们成为引渡众生之人。
我相信永恒的三位一体,
也相信这三位一体的基因既是一个,又是三个,
他容许把‘他们是’和‘他是’连用。
我现在所眼的正是把深奥的神的本性,
福音书的理论多次把它
铭刻在我的脑海之中。
这便是本源,这便是星星之火,
它随即扩大蔓延,化为熊熊的烈焰,
正像天上的星辰,把我全身照遍”。



圣彼得的赞许


犹如主人倾听令他欣喜的音讯,
随后便把仆人搂抱怀中,庆贺他说出的新闻,
而这时,仆人不过刚刚默不作声;
那位使徒的光辉正是这样把我绕转三圈,
一边还用歌唱向我祝福,
我这时恰好缄口不言,
而正是在他的命令下,我才说话:我说的话竟令他这样喜欢!
黄文捷 译 花城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