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 但丁:神曲·天堂篇



第二十七首

对上帝的歌颂
圣彼得对腐败教皇的谴责
但丁登上原动天
贝阿特丽切的预言


对上帝的歌颂


整个天堂开始唱道:“光荣
归于圣父、圣子和圣灵!”
那甜美的歌声竟令我如痴如醉,颠倒神魂。
我觉得,我所眼见的情景
竟像是宇宙的笑容;
因为我的陶醉是通过听觉和视觉,渗入我的身。
哦,喜悦!哦,难以言表的欢乐!
哦,充满爱与和平的生活!
哦,不生贪求之心的可靠的财富哟!


圣彼得对腐败教皇的谴责


在我的眼前,那四束光焰
在熊熊点燃,而那首先前来的一束
则开始变得更加灿烂,
他那容貌竟变成像木星那样,
倘若木星与火星都是飞鸟,互换羽毛,
木星也就会变为这样的容貌。
在这里分配任务与职责的神意,
从各自方面,令那幸福的群体
停止歌唱,保持沉寂,
这时,我闻听有声音说:“倘若我改变颜色,
你且不必惊奇;因为在我说话的时际,
你将会看到在场的各位都在变颜变色。
在尘世篡夺我的地位、
我的地位、我的地位的那个
——我的地位在上帝之子面前,仍在虚空着,
曾把我的坟墓变为
污血狼籍、恶臭薰天之所,
这就使那从天上跌落的恶棍,在地下悠然自得”。
于是,我就看见整个天空染上那种颜色:
在位于对面的太阳反照下,
那颜色在清晨和傍晚把云霭涂抹。
犹如一个贤德的妇人,尽管充满自信,
却只是闻听别人犯下的过错,
就变得满面羞涩;
贝阿特丽切此刻正是这样改变面色;
我相信,当那最高权力受难时,
苍穹也是这样暗无天日。
接着,他把话语继续说下去;
那声音变得与以前如此大不相同,
以致那面色也并不变得比它更甚:
“基督的新娘是用我的、林的鲜血
以及克列托的鲜血抚养,
她不擅于成为金钱收买的对象;
但是,为了获得这幸福的生活,
西斯托、庇护、卡利斯托和乌尔巴诺,
在流淌许多泪水之后又把鲜血洒泼,
我们的意图并非是:让基督教人民的一部分
坐在我们后继者的右边,
让另一部分坐在左面;
也不是要使赐予我的那两把钥匙
变为教皇旗帜上的标志,
用来与受洗礼者战斗不止;
也不是要使我成为印章上的图像,
盖在批准被出售的虚假特权的谕旨上,
这令我经常感到羞愧难当,怒满胸膛。
在尘世的所有草场上,
都可看见身披牧人外衣的凶残豺狼:
哦,求上帝救护,你为何竟躺倒不顾?
卡奥尔人和瓜斯科人,
在准备把我们的鲜血开怀畅饮:
哦,善始啊,你该落到怎样的恶终!
但是,崇高的神意曾通过西庇阿,
保卫罗马在世界上的荣光,
不久必将前来救助,如我所想。
而你,孩子啊,由于还有凡人的体重,
你还将返回尘土,届时你该张开嘴巴,
不要把我所不遮隐的事情遮隐。”



但丁登上原动天


犹如我们的大气把冷气化为朵朵雪花,向下飘落,
这时,天羊的羯角
则与太阳恰相结合,
我眼见那用胜利的气体装饰一新的太空,
也在把这些曾与我们在此相聚的气体
化为朵朵雪花,向上抛去。
我的视线紧随着他们的外貌容颜,
一直追到中间的一片太空,由于过分辽阔,
使我的视线无法再向前伸展。
那贵妇见我不再向上凝眸观看,
于是便对我说道:“把你的视线朝向下边,
看一看你已旋转多远”。
从我最初向下观看的时间算起,
我发现我已移动我的身躯,
跨过第一气候带从中间到终点的整个弧度距离;
这就使我从加德那边的地点,看到尤利西斯疯狂跨越的海面,
而从这边,则看到靠近那片海滩之处:
在那海滩上,欧罗巴曾使自己变成温柔的负载物。
这片花坛本会向我展露更多的景色;
但是,太阳却在我的脚下继续前进,
移动有一个多星座。
那一直热衷于凝望我的贵妇的爱恋心灵,
此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想
把炽烈的眼睛向他移动:
固然人体的自然或绘画的艺术
曾起过美食的作用,
能吸引双眼,俘获心灵,
但是若把它们全部加在一起,与那照耀我的神的美色相比,
却会显得无足轻重,
而这时,我正转过身去,面对她那笑逐颜开的面容。
那视线恩赐与我的能力
使我摆脱莱达的美丽巢窝,
把我推入旋转极速的天体。
它的各个部分都是光彩夺目,精美绝伦,
彼此又都是如此一致均匀,
这令我说不出,作为落脚地,贝阿特丽切为我选择了哪个部分。
但是,她看出我的渴望,便开始说明,
她是如此欢天喜地,满面笑容,
竟像是上帝在她的脸上显示欢庆:
“世界的本性使中心静止不动,
其他一切则都绕它而行,
这本性正是由此开始,犹如从它的起终点起动;
这重天没有其他归属之处,只有把神的心意作为归属,
也正是在神的心意之中,
燃起令它转动的爱和它所普降的德能,
一个圆圈的光与爱把它包拢;
也只有把那头一道圈缠绕的那位,才能对这头道圈神会心领。
它的运动不是由其他运动来分清;
而是其他各重天由这重天来测定,
正如十要由它的一半和五分之一来测定。
现在,你可以一目了然:
时间如何把它的根子藏在这个花瓶里面,
又如何把它的枝叶露在其他花瓶里边。



贝阿特丽切的预言


哦,贪婪 ,你把世人深深淹没在你的下面,
任何人都没有力量
把眼睛伸出你的浪涛外边!
向善的心愿在人们身上如繁花开放;
但是,连绵的阴雨
却把真正的李子变为劣果酸汁。
诚实与清白只能从孩童身上发现;
随后,早在双颊盖上须毛之前,
这两者便都悄然逃窜。
有的人尚在呀呀学语时,却能守斋禁食,
后来随着舌头变得流畅,
则不问月亮是何形状,都把任何食物大吃大嚼一场;
还有的人在呀呀学语时,热爱和听从自己的母亲,
而后随着语言变得完整,
却渴望看到她殒命葬身。
同样,在带来清晨、留下夜晚的那位
的美丽女儿直射下,
皮肤也由白变黑。
为了使你不必对此感到惊奇,
你该想到,世上没有人在管理,
这便使人类的大家庭把正道脱离。
但是,在一月因为尘世疏忽对百分之一日的计算
而完全走出冬季之前,
这一圈圈高天将会普照人间,
以致人们久已企盼的幸运女神
将会把船尾掉向船头所在的一边,
这就使船队将直航水面;
花开之后必将有真正的果子出现”。
黄文捷 译 花城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