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 但丁:神曲·天堂篇



第二十八首

一个光点和九个火圈
贝阿特丽切的解释
天使的等级


一个光点和九个火圈


在引导我的心灵领略
天国之乐的那位,揭示真理,
谴责凡人凄楚堪怜的现时生活之后,
犹如一个人看到镜子里有双支烛台的火焰,
这火焰闪烁发光在他的后面,
而这又是在他看到它或想到它之前,
他于是转过身去,想看一看那镜子是否向他说出真相,
他看到镜子果然与真相恰好相符,
正像歌曲符合它的乐谱;
我的记忆也正是这样记起:
我曾定睛观看那双秀目,
而爱曾把它们变成绳索,把我捉住。
这时,我转过身去,
我的双眼被那重天体显露的景象所刺激,
每逢把它的旋转观察仔细,
我就看到有一点在如此强烈地光芒四射,
它在把视线烧灼,
这就使双眼不得不为强光所迫而闭合;
从这里看,任何一颗显得最小的星,
若与它一起安放,都会显得像是月亮,
犹如星与星并列天上。
或许,那光晕也似乎是如此邻近地把光束缠紧,
而当带来光晕的水气是更加浓密时,
那光束便把那光晕染得五彩缤纷,
有一个火圈在这光点周围也是同样远近,
那火圈旋转得如此迅速,
竟胜过那飞速绕世界而转的运动。
这个火圈被另一个火圈团团围绕,
那第二个又被第三个围绕,接着第三个被第四个围绕,
第四个被第五个围绕,接着第五个被第六个围绕。
在上方,第七个又接踵而来,
它延展得竟然如此宽阔,
即使尤诺的使者用全身把它包拢,也会嫌得狭窄。
第八个和第九个也是这般;
每个都运转得更慢,
速度是随距离“一”更远的数字而递减;
火光最亮的是那个:
它与那纯净的星火有不远的距离,
我想,这是因为从星火那里得到更多的真理。



贝阿特丽切的解释


我的贵妇见我心神不安,满腹疑团,
便说道:“天与整个自然
都依赖那一点。
你注意观看离它最近的那一圈;
它的运动之所以如此之快,
就是因为有推动它的火一般的爱”。
我于是对她说:“倘若世界是依照
我从这些光轮中所看到的秩序来安排,
对我提出这样的解释就会令我感到心畅意快;
但是,在感觉世界中,可以看到一些旋转天体,
它们愈是远离中心,
便愈是具有神性。
因此,我的欲望若能从这座令人惊叹
的天使圣殿中得到满足,
而它又只以爱与光作为界限,
那便应当令我进一步听到
抄件与原件何以不是一致行动,
因为靠我自己来对此冥思苦想,却是徒劳无功”。
“倘若你的手指不足以解开这个绳扣,
却也不必大惊小怪,
这绳扣系得如此之紧,也不曾有人尝试把它解开!”
我的贵妇就是这样言讲;她随即又说:
“你要把我将向你说的仔细听取,倘若你想让自己感到满意;
你该围绕我说的话,细心揣摩,发挥智力;
这些有形的光圈或大或小,
都取决于渗透在它们的各个部分
的德能是多是少。
更大的善必会带来更带的福;
更大的福则包含在更大的形体里,
只要这形体的各个部分都完美划一。
因此,把另一片宇宙全部带动起来
与自身一起运转
的那个,便相当于那最爱最知的光圈。
因此,倘若你把你的估量
放在各实质的德能而非外形之上,
而这些实质在你眼中又显示为圆圈的火光,
你就会看到令人惊奇的后果:
每重天体的大小快慢,
都与它的智慧相符合”。
犹如大气的半球层
始终是明亮晴朗,碧空万里,
因为这时有北风从风势最柔的一面吹起,
这就洗净和荡涤原先布满的乌烟瘴气,
天空也因此露出笑意,
从它的四面八方显示美丽;
我此刻也正是这样,既然我的贵妇
用她的明晰回答给我以赐赏,
真理为我所见,犹如天上一颗星光。


天使的等级


在她的话语说完之后,
那些光圈则在迸射火星,
烧沸的热铁火星四射也不会有两种情形。
每个火星都在把它的熊熊烈焰追踪;
火星是那么众多,
以致它们的数字比双倍棋盘格翻成千倍还要多。
我听到一班一班地在歌唱“和散那”,此唱彼和,
朝着那静止不动的光点,它现在、将来也永远
让这些班队保持在它们各自所在的地点。
那位看出我心中充满疑云,
便说:“那有两圈向你显示的是
撒拉弗和叽噜叭。
他们如此迅速地追随他们的纽带,
因为他们在尽可能地与那光点相像;
而他们的瞻仰能力最高,他们也便最能做到相像。
围绕这两圈运转的那些其他的爱,
名叫体现神的容貌的德乐尼,
因此他们结束了三级一组的头一批。
你该知道,所有这三级享有的欢乐程度,
与他们各自对真理的觐见深度恰成正比,
而任何心智都在这真理中得到平息。
由此可以看出:享有天福
是以觐见的行为作基础,
而不是基于爱的行为,爱的行为是随后而来,处于第二位;
觐见的程度在功德,
而功德又是天恩与善良愿望之产物,
正是这样一步推进一步。
另一批三级一组在这永恒的春天里
如此抽枝发芽,莘莘向荣,
以致黑夜的白羊星座也无法使它凋零,
它们把‘和散那’唱个不停,
带着三种优美旋律,
这些旋律响在它们各自所属的欢乐的三层。
在这个等级中,有其他那些神灵:
先是德权天使,后是德能天使;
德威天使则是在第三层。
随后,在欢乐的随后前两级中,
旋转的是统权天使和天使长;
最后一级则全部是天使,他们都在喜庆欢畅。
这几级都在朝上凝神瞻望,
朝下则施加影响,
他们都被牵向上帝,同时又牵动下方。
杜内修曾满怀渴望,
对这些级别沉思默想,
他把他们一一命名,加以区分,如我所见的一样。
但是后来,格雷高里奥却与他产生歧见;
这就使他刚刚来到这重天,睁开双眼,
就立即把自己嘲笑一番。
倘若一个凡人在尘世展示了如此神秘的真理,
我不希望你会感到惊异;
因为正是曾在天上目睹这番景象的那位向他揭示了这个真理奥秘,
外加许多其他有关部门这些旋转光圈的真理。”
黄文捷 译 花城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