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 但丁:神曲·天堂篇



第三十一首

洁白的玫瑰
但丁的惊愕
圣贝纳尔多
对贝阿特丽切的感谢
圣母的胜利


洁白的玫瑰


因此,那神圣的战士队伍就在我面前,
展示成洁白玫瑰的形状,
而基督曾在他的血泊中娶她为新娘;
但是,另一批战士则在凌空翱翔,
他们观看和歌唱使他们产生爱心的那位的荣光,
他们也观看和歌唱善,正是善使他们如此不同凡响,
他们正像一群蜜蜂,
时而飞入花丛,时而又返回原地:
在那里,它们的辛苦会产生甘 ,
他们落在那巨大的花朵里面:
那花朵装饰着那么多的花瓣,
他们随即又向上飞去,飞到他们的爱永久栖息的空间。
他们的面庞都燃烧着熊熊的火焰,
他们又纯金的翅膀,其余都是洁白一片,
任何雪花都达不到那样的极限。
当他们飞落在花上时,
他们就一级一级地送来平和与热爱,
这平和和热爱正是他们扇动双翼、拍打身侧而得来。
那么众多的飞翔之物
置身于上方与花朵之间,
也并不能把视力和光辉阻挡;
因为神光能穿透宇宙,
依照宇宙承受照射的资格何如,
这便使任何障碍都无法把它拦阻。



但丁的惊愕


这个王国欢乐而安稳,
拥有旧的和新的国民,
视线与爱都朝一个标的对准。
哦,三合一的光啊——它闪烁晶莹,在他们眼中,只是唯一的一颗星,
它使他们感到心满意足,无比欣幸,
请你看一看下面尘世我们所经受的骤雨暴风!
若是说,来自这样一片地区的野蛮人:
这片地区每天都被爱丽丝所笼罩,
她伴随她依依不舍的儿子,旋转不停,
这些野蛮人一见罗马和它那巍峨壮丽的建筑,
立即惊得口呆目瞪,
当时,拉特兰曾超越尘世间一切工程;
我此刻从人间来到仙境,
从时间来到永恒,
从佛罗伦萨来到正义而健全的民众当中,
我又该是怎样大吃一惊!
可以肯定,在这又惊又喜之中,
我宁愿有耳而不听人言,有口而不作声。
几乎像是长途跋涉的朝圣者
休息在他许愿朝拜的圣殿之中,
他四下张望,早已企盼能讲述那圣殿是什么模样,
我这时也是如此,顺着那强烈的光芒,
将目光沿着一级级阶梯向上扫去,
时而向上观,时而向下望,时而又环顾四方。
我看到一张张透露仁爱之心的面庞,
这些面庞闪烁着他人的光辉,浮现着自身的笑意,
我还看到举止庄重得体,无懈可击。



圣贝纳尔多


我的视线已了解
天堂的全部总的情景,
却尚未停留在任何一个局部,细看分明:
我怀着重又燃起的欲望,转过身去,
想要向我的贵妇询问一些事情,
对这些事情,我的心灵充满疑问。
我所想的是这一位,回答我的却是另一人:
我以为看见的是贝阿特丽切,而我所见的却是一位老翁,
他的衣着与那些光荣的精灵相同。
他的双眼和面颊
洋溢着和善的欢畅,仪态慈祥,
正如一位温和的父亲应有的模样。
我立即说道:“她在哪里?”
他于是说:“贝阿特丽切动员我离开我所在的地方,
来最后满足你的欲望;
倘若你朝上观看那从最高一级向下的第三层,
你就会再次看到她坐在那个座位上:
那座位是她的功绩位她安排停当”。
我不曾回答,向上抬起双眼,
我见她为自己绕上一道光环,
从身上反射出永恒的光线。
不论是谁纵身潜入最深的海底,
仰望那雷声轰鸣的最高的天际,
任何凡人的肉眼与那天际的距离,
都不如在那里我的视线与贝阿特丽切的距离那样遥远,
但是,任何东西都不曾把我遮拦,
因为她的形象下降到我的眼前,并无杂物掺入其间。



对贝阿特丽切的感谢


“哦,贵妇人啊,你是我的希望所寄,
你曾为了拯救我,不惜
把你的足迹留在地狱,
我感激你的恩惠与德能,
让我看到所有这些情景,
而这恩惠与德能又都是来自你的威力与善行。
你使我摆脱了奴役,获得了自由,
经过所有那些途径,
把使你能做到这一点的所有方式都全部运用。
请把你对我的宽厚善加保存,
以便让我那被你医治痊愈的灵魂
能在脱离肉体时仍然令你欢欣”。
我就是这样祷告;而那一位,尽管显得如此之远,
却仍嫣然一笑,并看我一眼:
随即又转向那永恒的泉源。


圣母的胜利


那神圣的老翁这时说道,
“为了让你完善地结束你的行程——
而请求和圣洁的爱也正是为此驱使我前来此境,
你且用双眼遍览一下这座花园;
因为观望它将会锻炼你的视线,
使它更能向上望去,把神光觐见。
那位天后点燃我的全部爱心,
她必将把一切恩泽赐予我们,
因为我正是她的忠实信徒贝纳尔多”。
如同一个人也许是来自克罗地亚,
他是前来瞻仰我们的维罗妮卡,
由于饥渴久远,他竟总是不觉饱餐,
他站在那幅图像面前,心中一直说道:
“我主耶稣基督,真正的上帝,
难道你的相貌就是这样的?”
我此刻也正是这样,把那位的强烈仁爱仔细端详,
那位曾在这个世界上,
通过静修默想,把平和的滋味饱尝,
他开始说道,“蒙受恩泽的孩子啊,你若把眼光
只是放在这下面底部,
这快乐的景物就不会向你展露;
你还是该把那一圈梯阶仔细观看,直到那最远的一圈,
这样,你就会看到天后端坐在上面,
这个王国都臣服于她,对她至诚至虔。”
我抬起双睛,正像在清晨,
地平线的东方
压倒日落的那个部分,
我看到那最高一圈有一处,
也同样是光辉灿烂,胜过所有其他地方,
几乎像是用双眼从低谷向高峰观望。
正如在那等待法厄同胡乱驾驭的车辕出现的方位,
光焰烧得最亮,
而这里和那里则变得暗淡少光,
同样,那片平和的金红色光芒,
位于中央,灿烂辉煌,
而四面八方的光焰则一概减弱光亮。
我看见正是在那中央,
有一千多位欢乐喜庆的天使在展翅飞翔,
他们各有各的技艺和亮光。
我看见这里有一个美女,
在对他们的玩耍和歌唱露出笑意,
她正是所有其他圣者的目光中显示的欢喜。
即使我的语言与我的想象一样丰富,
我也不敢贸然一试,
来把她那悦耳的姿色做最低限度的描述。
贝纳尔多看到我在目不转睛、全神贯注地
仰望她那炽热的火光,
也便十分亲切地把他的目光转到她的身上,
这目光使我的双眼变得更加热切地想眼把她观望。
黄文捷 译 花城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