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 但丁:神曲·天堂篇



第三十二首

享天福者在天国玫瑰中的秩序安排
天真无邪儿童的命运
天使与圣者对圣母的歌颂
最大的圣者



享天福者在天国玫瑰中的秩序安排


那位静修默想者满怀热情,把他喜爱的对象瞻望,
他自动地承担起导师的任务,
开始把如下神圣的语言说出:
“在玛利亚脚下的那个如此美丽的妇女,
就是曾刺伤和撕裂创口的那一位,
正是玛利亚把那伤口弥合和治理。
在那第三排座位的序列当中,
坐着拉结,她与贝阿特丽切一起,
正如你所见,坐在此女的下边。
撒拉、利百加、犹滴和那一位:
她曾是那位歌者的曾祖母,
那歌者曾痛恨自己的过错,说道:‘求你怜悯我’,
你可以这样一级一级地向下望去,
正如我依照那玫瑰的一朵朵花瓣,
由上而下叫出各个名字。
从第七级向下算起,直到最后一级,
相继都是希伯莱贵妇,
她们把花朵的所有发髻分隔两部;
因为根据信仰是如何把目光投在基督身上,
这些贵妇就构成一道隔墙,
那些神圣的阶梯便由此分列两旁。
这一边,花朵盛开,
所有花瓣全部齐放,
席坐的那些,都曾是对未来的基督满怀信仰;
另一边,那一级级半圆形
参杂着一些空档,
坐在那里的都是曾把面庞朝向已来的基督瞻望。
正如在这里,那位天国贵妇的光荣座位
与在这座位之下的其他座位,
形成一条分界线,
同样在对面,则有那伟大约翰的座位,
他作为始终的圣者,曾遭受荒野之苦与殉道之惨,
后来又在地狱受苦两年;
在他下边,座位也同样分有界线,
方济、本笃和奥古斯丁,
以及其他,也环坐在这一圈到那一圈,直到这里的下面。
现在,你该注意一下那崇高的神意安排;
因为信仰的这一方面和另一方面
都将同等动充满这座花园。
你该知道,从下面一层算起
——这一层把两条分界线从中间分切两半,
席坐在那里的绝非出于各自功绩,
而是依靠他人功绩,并且还有某些条件:
因为所有这些都是被解脱的精灵,
他们的被解脱是早在他们能做出真正选择之前。
倘若你能把他们仔细观察,注意聆听,
你就能从他们那天真的面孔乃至那稚嫩的声音中,
把这一点发觉得透彻分明。



天真无邪儿童的命运


如今,你满腹疑问,而尽管疑问丛生,你却默不作声;
但是,我将眼把难解的纽带解开,
这纽带在把你那细微的思维束紧。
在这王国的广大范围之内,
点滴的偶然因素也不可能有立足之地,
正如没有干渴或饥渴或悲戚;
因为你所见的任何事物,
都是由永恒的法律所规定,
正如指环与手指恰好相应。
因此,这一个仓促来到真正生活之中的群体,
在这里,相互之间的地位有高有低,
这并非毫无道理。
正是因为有了这位国王,
这个王国才享有这么多的爱,这么多的欢畅,
任何意志都不敢有更多的欲望,
也正是这位国王在创造所有这些心灵的愉快形象之际,
赐予他们不同程度的恩泽,听凭自己的欢喜;
在这里,只消有结果便足矣。
这一点你们从《圣经》中可以得到说明,也可以看得很清,
其中谈到那一对孪生兄弟,
他们在母腹中就愤怒相争。
因此,把最崇高的光辉
必须依照头发的颜色,
使他们匹配得当地戴上这种花冠似的恩泽。
正因如此,并非根据他们在行为上的功绩,
他们被安置在不同的等级,
他们的地位不同,只在于那原生目光是否锐利。
在最近两个世纪,
为了得救,除去天真无邪之外,
只须具备父母的信仰便足矣。
既然前两个阶段已成过去,
就须在男孩那清白的羽翼上,
实行割礼,以求获取能力。
但是,在神恩的时期来临之后,
若不经基督的完善洗礼,
这样的天真无邪也要被打入地狱。


天使与圣者对圣母的歌颂


你现在该把那张脸庞瞻望,
它与基督最为相像,
因为单只她那光明就能令你把基督瞻仰”。
我看到有那么多的欢乐落在她的脸上,
而这欢乐正是那些神圣的心灵携带在身旁,
他们被创造出来,就是要沿着那高空飞翔,
在这之前,我所见到的一切,
都不曾令我如此叹为观止,
也不曾显示有什么容貌竟与上帝如此相似;
那曾最先飞落到那里的爱,
歌唱着“恭喜你,玛利亚,蒙上帝恩宠”,
正在她的面前,把他的翅膀张开。
那幸福的天廷从四面八方,
应和那神圣的歌唱,
这就使每张脸上都焕发出更加明郎的容光。
“哦,神圣的父亲啊,你为我竟甘愿降临这下面,
离开那根据永恒的安排
你所席坐的甜蜜所在,
那位如此欢快地观望我们天后
的双眼的天使,究竟是谁?
他是如此充满爱意,竟显得炽烈如火。”
这样,我又求教于这位的言训:
他曾从玛利亚那里获得姿色,
犹如晨星从旭日那里借得光明。
他于是对我说道:“每位天使和每个魂灵
所能具备的自信和欢欣,全都集于他一身;
我们也希望他确是这般情形,
因为他正是那一位:
当上帝之子想眼把我们的分量负载于一身时,
那位曾来到下界,向玛利亚献上棕树枝。



最大的圣者


但是,你现在来用目光,跟随我将要说出的话语规定,
你可以注意观察这个最最公正和悲天悯人的帝国中
的一个个伟大名人。
那两位高坐其上,最为幸福,
因为他们距离奥古斯塔最近,
几乎是这朵玫瑰的两条根:
在左面靠近她的那位是众人之父,
正因为他胆大包天,贪尝禁果,
人类才尝尽那么多的苦涩;
在右面,你可以看到圣教会的那位年迈之父,
基督曾把这朵艳丽鲜花
的两把钥匙交付给他。
那一位在死前鞥目睹那美丽的新娘
所经历的所有苦难时期,
而那新娘又是以长矛与钉子赢得来的,
他就坐在前一位的身旁,而在另一位的身旁,
则端坐着那位导师,正是在他的领导下,
那些忘恩负义、反复无常、存心对抗的人,曾以吗哪为粮。
在彼得的对面,你可以看到席坐着安娜,
她是那么满意地把她的女儿凝望,
竟致目不转睛,一心把和散那歌唱;
在那最大的族长对面,坐着露齐亚,
她曾在你低垂眼帘、身陷危难之际,
催动你的贵妇前来救急。
但是,因为令你昏沉入睡的时间正在疾驰,
我们将在这里画个句号,正如一个好裁缝,
要依照他所拥有的布料来剪裁衣裙;
我们将把双眼转向那首要之爱,
这就使你在朝他观望的同时,
要以竭尽其能,透过他的强光,深入探视。
但是,为了使你不致扇动你的翅膀,向后倒退,
而你却以为是在向前迈进,
也许在祈祷上天降恩时,理应
向能助你一臂之力的那位祈求降恩;
你该满怀热情,把我紧跟,
让你的心灵不要与我的话语离分”。
于是,他便开始把这神圣的祷告念诵:
黄文捷 译 花城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