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佛说帝释所问经白话





佛说帝释所问经白话

编撰者:自明居士 [2005/07/11-94/10/24]

  我听闻如以下所说:

  一时佛陀在摩伽陀国王舍城的东庵罗园,在大婆罗门聚落的北方,毗提呬山帝释的岩洞中,与大众等在一起。

  当时帝释天主(即俗称的天公,是欲界忉利天的天主),听闻佛陀在摩伽陀国毗提呬山帝释岩中,即告之五髻的乾闼婆王子说:你知道吗?我听闻佛陀在摩伽陀国毗提呬山帝释岩中,我想要与你一起前往拜访佛陀并亲近供养,此时五髻乾闼婆王子听闻帝释天主所说后:禀告帝释说:此事很好,天主。

  五髻乾闼婆王子说完后,即带着琉璃宝装箜篌,跟着帝释天主,当时一些天众(居于天堂之大众),听闻帝释天主要与五髻乾闼婆王子,发心要前往拜访佛陀亲近供养,也各自发心要跟随前往拜访佛陀亲近供养。

  当时帝释天主与五髻乾闼婆王子以及所属天众,从该天界离开,就好像一个大力士把手臂伸直这么快的时间,就到达摩伽陀国毗提呬山的旁边,此时该山忽然有大光明普遍照耀,其山的四面,所有人民看见该光明后,互相谈论说,此山是什么缘故好像有大火在燃烧,照耀得此山像是一座宝山。

  当时帝释天主告诉五髻乾闼婆王子说:你看见此山有如此的特殊奇妙的颜色吗?此乃因为佛陀世尊安住在其中而且四事清净,又因为此山所有的堂殿都是宝物所成,而这里所居住的人,都是一些远离烦恼都能证得圣果者,乃至于大力诸天也常停止于此,又告诉五髻乾闼婆王子说:所以我们等等难得有此际遇,如先前所说能来此亲近供养,今天正是时候,你五髻乾闼婆王子可以以所拿的乐器弹奏,当作供养。为何如此呢?因为不管是过去与未来,都是非常的难遇此良机。

  当时乾闼婆王子听闻帝释天主所说之后;禀告帝释天主说:的确如此。说完此话之后即心中思考,诸佛如来都具有天耳通,不论远近都能听闻,心中想了此念头后,即弹奏所持的琉璃宝装箜篌,在其声中而演说出偈颂,于偈颂中说所其想说之事。

  此偈颂说:

  如日光贤女,当请求父王,与我为眷属,是知如贤良,我所恋慕汝,譬如热恼者,思念于清凉,如渴人思水,如病者思药,如饥者念食,如大象被钩,而不能前诣,又如阿罗汉,乐求寂灭法,今我所求愿,其义亦复然,贪欲增烦恼,此无有真实,不果所愿求,受种种苦恼,我所作福业,供养阿罗汉,所获得果报,当与汝共之,我求日光女,是意甚坚固,帝释诸天主,当施我所愿。

  当时世尊于帝释岩洞中,以天耳通听闻五髻乾闼婆王子所发出之声,即以神力告诉五髻乾闼婆王子说:善哉善哉,乾闼婆王子,你善于乐演奏此乐器,并发出微妙音如同妙歌声,作此歌声时又好像弦音一般,此是以何因缘的缘故,乃是因为长久以来发音乐于此弦中,故而能从此中而发出偈颂,又能于偈颂中说三种音,所谓的爱乐音、龙音、阿罗汉音。

  当时五髻乾闼婆王子承藉着佛陀的神力,能够听闻佛陀所说,即禀告佛陀说:世尊,我因当时思念有一位乾闼婆王,名字叫做冻母啰,其王有一女名字为日光,我心中非常希望他能成为我的眷属。在当时我虽然用各种方法但仍然不能如愿,于是就在该女前演奏此音乐,而于此乐弦中而生出偈颂(伽陀),于此偈颂中演说三种音声。世尊:我当时演奏此音乐时,该地法会中有诸天众,互相谈论说:此五髻乾闼婆王子不曾听闻也不曾看过,我佛世尊十号具足,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于是我告诉诸天众说:你们等等诸天善于赞叹佛陀之功德,诸天回答说:五髻干婆闼王子,我们等等所有赞佛陀之功德与你共有之。五髻乾闼婆王子,听闻诸天所说忽然有所省悟了觉说:仁者,我今天应当归依佛世尊,所以我以此事的因缘,向佛陀您演奏如此的音乐。

  当时帝释天主心中有一个想法,今天此五髻乾闼婆王子根缘已经成熟,还没到佛陀的跟前,已做了供养。此念头之后,告诉五髻乾闼婆王子说:你带着我的话,前往佛陀的住所,头面礼足,如我告诉你的话:(天主帝释,稽首双足向世尊问安,少病少恼起居轻利气力安不,进止无恼不,我今与彼忉利天众,欲来诣佛亲近供养,当听佛旨。)

  此时五髻乾闼婆王子听闻此语后,禀告帝释说:了解了,天主。说完此话后,立即前往佛陀之住所,头面礼足后站在一旁禀告佛陀说:世尊,帝释天主与忉利天众,派遣我来此礼佛双足,向世尊问安,少病少恼起居轻利气力安否,进止无恼否,我等今天要来此亲近供养佛陀您,所以派遣我来禀告佛陀。佛陀即答说:你可以回去告诉帝释及所有天众,今天正是此时,五髻乾闼婆王子承佛圣旨,回来帝释处传达世尊所说:今天正是时候。

  当时帝释天主及忉利天的众生便前往佛陀所在的住所,到了佛陀的住所后,向佛陀礼敬之后站在一旁,当时帝释天主心中有个念头,此岩洞中,其空间不是很大,而天众这么多如何坐得下呢?佛陀立刻知其心中的想法,立即以神力让岩洞加宽加大,能让各天众各不相碍。而帝释天主及其天众,各个礼佛完毕后而坐定,各天众坐定后,帝释天主合掌禀告世尊说:世尊,我于长夜中欢喜想要见佛想要听闻正法。

  帝释天主禀告世尊说:世尊,当时佛陀您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时进入火界三昧,是时我刚好在毗沙门宫,看见该宫中有一夫人,名字叫妙臂,因看见佛陀您入此火界三昧,所以合掌恭敬专心念佛,我看见世尊您还未出三昧,就告诉妙臂说:等待佛世尊您若出于三昧,请传我的话,我以至诚之心问讯于佛,少病少恼起居轻利气力安否,进止无恼否。随后又再次强调了一遍,若佛陀出定,一定要传达我至诚的问讯,请不要忘记。请问世尊,有此事,对吧!

  佛陀告诉帝释天主,确有此事。而该夫人确实曾经代替您致敬问讯。佛陀又告诉帝释天主:天主,我在三昧中也有听到您所嘱咐,而在其后不久,就从三昧出定。

  当时帝释又禀告世尊说:世尊,我过去曾听闻,有佛如来正等正觉,出现于世间作大利益,以大方便随众生之各类引导其学佛,或隐避人相,或现天子之身。我今天自然知道,佛出世间作大利益,以善巧方便随众生各类引导,或隐藏或显现其身分。

  帝释天主告诉世尊:有声闻,从佛出家来修持梵行,其命终之后生于忉利天中,而该天人所喜欢的有三种事,所谓寿命、色相、及名称。世尊,过去有释女,名字叫密行,从佛出家修持梵行,常讨厌女身所以求男子之相,其命终之后生于忉利天中,成为我子,名字叫做密行,具大威力是一个大丈夫。

  帝释天主又告诉世尊:另外有三位比丘在修声闻的果位,而未能断除贪欲的心,命终之后就转生于天界,成为尾那乾闼婆子,成为一个(承事),必须为该密行天子做一些事情,当时该密行天向尾那乾闼婆子说偈曰:

  我昔为女人,具智名密行,厌女求男相,常供佛法僧,时见汝三子,而修声闻行,今生于下族,为我作承事,汝等今当知,我为汝说实,汝昔为人时,四事咸丰足,不依佛禁戒,今可怀惭耻,了心即正法,唯智者能了,我昔汝同行,近佛闻正法,起信持佛戒,及供养圣众,我因行正行,得为帝释子,具天大威力,自知名密行,止殊胜宫殿,转女成男相,汝乾闼婆子,从佛持梵行,闻佛最上法,却为承事者,我于天界中,未见事今见,修持声闻行,而生于下族,汝乾闼婆子,受我密行化,汝等所受生。非彼诸佛子,乾闼婆子言,天所说诚实,我等因贪欲,堕乾闼婆趣,我今起精进,唯念佛正法,知贪欲生过,断彼贪欲心,贪为烦恼缚,其力胜魔军,弃佛真实法,故不生胜天,帝释与梵王,坐于善法会,观诸天胜行,经游天界者,见我生下族,经游于天界,我由行不正,而不获胜果,尔时密行天,白父帝释言,父王今当知,我佛最上尊,出现于世闻,善降诸魔军,名释迦牟尼,此三乾闼婆,是彼佛之子,忘失于正念,堕乾闼婆趣,而于彼三中,唯一不正知,余二归正道,常向佛菩提,而行于正法,所见诸声闻,无有能及者,彼远离所欲,能断于烦恼,唯念佛世尊,不复生余想,所有未了法,彼二悉正知,当得胜果报,而生于梵天。

  (其大意是说:有三位佛弟子在修行声闻果位,但因为无法断除贪欲,虽然命中之后生于天界,确是地位较低的乾闼婆趣必须服务密行天子,而密行天子因为过去的修行较佳而成为帝释之子,密行天子就说:我没有看过从佛修行声闻乘的人所获得的果报却是如此的低,而该三人听其教化之后,有二人了解了正知见,将来必然生于梵天。)

  帝释天主又告诉世尊:我于当时听闻密行天子说此偈后,我于此事有所不明白,所以来佛陀您这里,想要请问您,愿佛陀您垂愍我,为我开示。

  当时世尊心中便有想法,帝释天主于长夜中无懈、无废、无尘、无垢,如有所问应该是真的不知道,而不是作魔事。假若他有所问我应当为他来开示,有此念头之后即说一偈告诉帝释说:

  帝释您今天应当知道,你心中所想知道的,想要问的,我当为你开示。

  当时帝释天主即说一偈禀告世尊说:今天蒙佛陀您的许可,如我心中所想要问的,我今天应当说出,愿佛陀您为我宣说。

  帝释天主说此偈后禀告佛陀说:世尊,所有的天人、阿修罗、乾闼婆及各种趣道中,是以什么为烦恼?

  佛陀说:是以憎爱为烦恼。

  佛陀告诉帝释天主:所有天人、阿修罗、乾闼婆、乃至其他生类等等,心中都有此想法。常自叹说:我于累世中并无侵害也不怨枉,也不争斗、不诤、无诉、无讼、又不相持,我为何会如此呢?

  佛陀告诉帝释天主:如此之事乃是由憎爱而起的因缘,因为憎爱起所以烦恼于是生出。

  帝释天主禀告世尊说:世尊,如是如是。如佛所说,我今天乃从佛陀这里知道了此涵义,因为憎爱所以成为烦恼,此疑惑终于解开,满心的欢乐。

  当时帝释天主听闻佛陀所说后欢喜相信接受,并禀告佛陀说:世尊,此憎爱烦恼,是什么因缘如何而来,是如何生成,为何会有,为何会无呢?

  佛陀说:天主,此憎爱烦恼,乃是怨亲为因,怨亲而来,从怨亲生成,从怨亲为因缘,因为怨亲的缘故,所以有憎爱烦恼,若没有怨亲的憎爱(爱与恨)就不会有此烦恼。

  帝释天主禀告佛陀说:确是如此,如佛陀所说,我今天从佛陀这里明了知道此涵义,憎爱烦恼乃是以怨亲为因由,假若无怨亲就没有憎爱。

  帝释天主又禀告佛陀说:世尊,那怨亲又因何而有,从何而来,由何而生,是依何因由,何种因缘得有,何种因缘得无?

  佛陀告诉帝释天主:因为有欲望是为因由,因为有欲望所以会来集,因为有欲望所以会产生,因为有欲望所以结为因缘,因为有欲望所以会有怨亲,假若没有欲望则就没有怨亲。

  帝释天主禀告佛陀说:世尊,确是如此,如佛陀所说,这些怨亲乃因为有欲望所以会产生。

  帝释天主又禀告佛陀说:世尊,而这些欲望,又是何种因由而产生,从何而来,从何而生,依附于何种因缘,何种因由得有,何种因由得无?

  佛陀说:帝释天主,所有的欲望乃因疑惑而有,从疑惑而来,由疑惑而产生,依附疑惑的因缘,因疑惑的缘故而有此欲望,假若没有疑惑就没有欲望。

  帝释天主禀告佛陀说:世尊,确是如此,如佛陀所说,欲望乃因疑惑而有。

  帝释天主又禀告佛陀说:世尊,而疑惑又是何因、何集、何生、何缘呢?而此疑惑,又是何因得有,何因得无呢?

  佛陀告诉帝释天主:疑惑来自于虚妄,从虚妄而集结,由虚妄而产生,依附着虚妄为缘,因为有虚妄所以有疑惑,因为疑惑所以导致有欲望,因为有欲望所以有怨亲,因为有怨亲所以有憎爱,因为有憎爱所以乃有刀剑相持、诉讼斗诤,情生谄曲,语不真实,生起如此种种等罪业不善的事情,所以由此得一大苦蕴来集结。

  佛陀告诉帝释天主:假若没有虚妄就没有疑惑,假若没有疑惑就没有欲望,假若没有欲望就不会有怨亲,若没有怨亲则憎爱自然消除,因为没有憎爱,则刀剑相持、诉讼斗诤、谄曲之情、不实之语,如此等种种罪业不善之事情,都将消灭,如此则一大苦蕴消灭。(苦有五蕴,只有五蕴皆空,则得自在,如心经所说)

  帝释天主禀告佛陀说:确是如此,如佛陀所说,因疑惑故则有虚妄。

  帝释天主又禀告佛陀说:世尊,此虚妄的想法要以何种方法来消灭呢?乃至于身为比丘应当如何来奉行呢?

  佛陀告诉帝释天主:想要灭虚妄者,就需要有八正道,八正道者,即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有此八法则虚妄得以消灭,假若诸比丘奉行此方法者,此即名为灭虚妄行。

  帝释天主禀告佛陀说:确是如此,世尊。要灭虚妄者是此八正道。

  帝释天主又禀告佛陀说:世尊,想要灭除虚妄之法,若有比丘修行者,于别种解脱法中还有几种方法可修习。

  佛陀告诉帝释天主:虚妄法者,于别种解脱法中,还有六种法可修习,哪六种呢?所谓眼观色、耳听声、鼻嗅香、舌了味、身觉触、意分别等六种方法。

  佛陀告诉帝释天主:眼观于色有二种涵义,就是看得见的与看不见的,看不见的,就是一切有关境界的而不可观。看得见的,就是一切善法的境界而可以观察。如此眼观色境,乃至于耳、鼻、舌、身、意分别法,也是如此。

  帝释天主禀告佛陀说:世尊,我今天从佛陀您这了知此涵义,所谓不可观者,即所有眼睛境界所看不到的法,若其观察得到者,是即增长不善之法,损减善法。而其可观者,所有眼境一切善法,若其观察得到者,即是增长善法,损减 不善之法,乃至于其他分别法,亦复如是。

  帝释天主禀告佛陀说:世尊,我今从佛听闻此法后,满心欢乐,解我心中之疑惑。

  帝释天主又禀告佛陀说:世尊,假若有比丘想要除灭虚妄者,有几种法可断,有几种法可行。

  佛陀告诉帝释天主:假若有比丘,想要除灭虚妄者,应当断三种法,应当行三种法。一疑惑、二希望、三无义语。此三种法,也有可行,也有不可行。不可行者,就是此三种不善之法,应当断除不去做,假若去做,会增加不善法而损于善法。而可行者,就是此三种不善之法勤劳的加以除断,就能得到不善之法减少,而善法增长。

  帝释天主禀告佛陀说:世尊,如是如是。我今从佛陀您这了知此义,疑惑、希望、无义语等三种之法。假若去做,会减损各种善法,而增长不善。假若比丘于此三法勤劳努力的除断,即可得不善减少,而善法增长。

  帝释天主又禀告佛陀说:世尊,假若有比丘,修行消灭虚妄的方法者,有几种身呢。

  佛陀告诉帝释天主:假若有比丘,修行消灭虚妄的方法者有三种身,此三种身者。有:适悦身(快乐身)、苦恼身、舍身。适悦身者,其中有二种涵义,为可行与不可行。可行者,为各种善法,。不可行者,为各种不善法。苦恼身及舍身也是如此。

  帝释天主禀告佛陀说:世尊,如是如是。我今天从佛陀您这儿知道此涵义,假若该比丘修行消灭虚妄的方法者,于适悦身、苦恼身、舍身当中,于此三身诸善法等等可行,而诸不善之法等皆不可行。

  当时帝释天主又禀告佛陀说:世尊,所有一切众生,喜欢忆念色相的心境都相同吗?

  佛陀告诉帝释天主:否也。一切众生,都不是同一欲、不是同一念、不是同一色相。

  佛陀告诉帝释天主:一切众生虽然各各居住于不同的地方(指六道轮回),但也各各不知道各六道界趣的差别,因为不知道六道界趣的差别,所以就好像行走于黑闇的道路,以自己的痴法意念当成真实,此乃因为诸众生不知道界趣的种种差别,所知道者唯有自己所处的黑闇界,有的虽然知道,而也常执著于黑闇道 中,坚持执意以此痴法以为真实。

  帝释天主禀告佛陀说:世尊,如是如是。如佛所说,我今从佛陀您这了知此义,一切众生非同一欲、非同一念、非一色相,乃因为该众生不知差别,故执著于痴闇而以此为真实。

  当时帝释天主又禀告佛陀说:世尊,所有一切沙门婆罗门等,都能够证得究竟清净的梵行吗?

  佛陀告诉帝释天主:不一定。此中有两种含义,天主啊,假若该沙门婆罗门等等,不能够消除灭断以上所说的憎爱法,则一定不能获得究竟清净的梵行,假若该沙门婆罗门等等,若有能够消除灭断此憎爱法,就能证得无上解脱心真正解脱,是则名为获得究竟清净梵行。

  帝释天主禀告佛陀说:世尊,如是如是。如佛所说,我今从佛陀您这了知此义,假若沙门婆罗门等不能够消除灭断此憎爱法,则一定不能获得究竟清净的梵行,若有能够消除灭断此憎爱法,就能证得无上解脱心真正解脱,是则名为获得究竟清净梵行。

  当时帝释天主又禀告佛陀说:世尊,我今天应当如何能够永远脱离各种知见的毛病使其不再发生,这些知见之病乃从心识而生出,而我此心识又当如何解脱,我虽然询问佛陀您各种方法义理,为何却不能获得成圣的果报,得到像佛如来的应正等觉,也就是成佛。希望世尊您能为我断除疑惑的根本,及各种知见的毛病。

  佛陀告诉帝释天主:你知道吗?于过往时也有沙门婆罗门也向我问过同样的事情。

  这一段的确是一段精彩的对话,帝释天主说:我都巳经知道了一堆道理,而且又是来自于佛陀您的亲口讲述,为什么我还不能成佛呢。各位网友:一位忉利天天堂的天主都有这种问题,何况是我们凡夫众生,怎能奢言己成佛果呢?下一讲很精彩。

  帝释天主禀告佛陀说:世尊,我现今回忆起以前,于某一时间中有大威神力的诸天,群集于忉利天的一个大法会,当时会中有很多天人,不知佛法却想要成佛,以此心中的想法秉告当时说法的世尊,而当时的世尊知道他们愚钝不给与他们授记,当时这些天人,心中不满不能如愿,其心各有差别,就从座中而起离开要回到自己所居的本界,但却发现本界不能出现因而堕落至下界,当时各诸天的天人因为堕落的缘故,即心生大惊恐怖,而心中生起疑惑,想说本界既不能显现则一定是堕落下界了。

  我若能够见沙门婆罗门者,就前往请问,你是如来应供正等正觉吗?当时彼诸天或有看见我唯独经行,来拜访我,而问我说:仁者,你是何人。我当时答说:我是帝释天主。当时该诸天人,因为心中苦恼的缘故。秉告帝释天主说:天主,您难道没看见我等之苦恼吗?因为我向佛陀应当问法而没有问,应当向佛归依而没有归依,以此差别心的缘故返回本界,却发现本界不现知道已经堕落,所以苦恼,希望天主您能救护我门,我从今日发誓愿归依佛为声闻弟子。

  我(帝释天主)于当时即说偈回答该诸天人说:

  汝等起邪念,所言亦不正,求佛心差别,由是长受苦,或见于沙门,及彼婆罗门,经行即请问,汝是正觉不,若是正觉者,我归依供养,我即问于彼,当云何供养,所问不能知,佛如实正道,时彼诸天众,心之所乐欲,心与心所法,疑惑而分别,我知彼心法,如世尊所说,我已当为说,于彼三界中,唯有佛世尊,是世间大师,善降大魔军,能度诸有情,到涅槃彼岸,如来大觉尊,于天上人间,无有能等者,无畏大丈夫,善断贪受病,如来大日尊,汝今稽首礼

  当时帝释天主说此事后。佛陀又告诉帝释天主:你可知到这些过去的事,有所谓分别利及适悦利。

  帝释天主禀告佛陀说:世尊,我今回忆想起,往昔一时天堂与修罗互相斗战,天人得胜而修罗退败。我心中有此想法,所有天人的快乐及修罗的快乐,我今天单独承受而获适悦,因获得如此适悦之利,尽此生中则当有斗诤及刀兵相害,乃是因为他们而获得适悦之利。而分别利者,则尽此一生无斗无诤,乃至刀兵不相持害,则此为分别之利。

  帝释天主又禀告佛陀说:世尊,我今天从佛陀您这儿闻此正法,转而深信此法而发起行愿,愿我寿终之后若生于人间,则生于富贵之族,有巨大的财富谷粮,并有多积珍宝、辇舆、车乘、及好玩的器具,眷属很多且种种具足,不会困乏短少。愿我应当出生于如上所述之处的上上家族智者之处,身上四肢圆满且色相殊胜美妙,吃的是上味,尊贵自在,寿命长远。能够生起正信心而向佛出家,剃除须发,被上法服,而成为比丘,常受持梵行且无所缺犯,能证得须陀洹、斯陀含果,乃至于获得除尽苦边际。世尊,我又听闻有色究竟天,愿我终于人间后能往生该天。

  佛陀告诉帝释天主:善哉善哉,天主,如你所愿,你将以何因何缘有此殊胜所证的果报。

  帝释天主禀告佛陀说:世尊,我没有什么其他因缘,乃是从佛陀您这儿,听闻于正法而发起深信,以愿力的缘故能证得如此的果报。世尊,我今于此会中听闻此正法,以此法力的缘故,增长其智慧又增长其寿命。此时帝释天者发此愿后,远尘离垢得到法眼清净,又有八万天人,也获得此法眼清净。

  当时帝释天主,闻法见法之后而能知了一切,而住法坚固,断各种疑惑,如此证得法眼清净。即从座中而起,偏袒右肩合掌顶礼而向佛秉告说:世尊,我得解脱,我得解脱。从今天开始到寿命结束,都归依于佛法僧,持优婆塞戒。

  当时帝释天主即于佛前,告诉五髻乾闼婆王子说:你今天给我很大的助益及利益很多人,乃由于你前来此地以你的妙乐供养佛陀的原故,所以能令我们等等能听闻正法得此果报,待我回到天宫,能满足你的愿望。

  当时帝释天主又告诉忉利天的天人说:各位仁者,你们应当作梵音,三归于佛。为何如此呢?因为今天佛陀世尊已经得到梵住寂静涅槃。此时天众就跟随帝释天主绕佛三圈,并以头面,礼佛双足,安住于佛前,异口同声,乃作梵音,三归佛曰:

  那谟那莫,萨多萨昧婆哦缚帝,怛他,哦多,野,阿啰诃帝,三藐三菩陀野。

  帝释天主与所属天众,三次归依佛后,就与该五髻乾闼婆王子等等,隐没离开于会中回返天界。

  当时娑婆界主大梵天王,于当日午夜晚上,来拜访佛陀的住所,其身体光明晃耀,照耀帝释岩洞,来到佛前后,礼佛双足,坐在一边,合掌顶礼,说偈曰。

  帝释为多利,向佛问正法,佛以微妙音,为除断疑惑。(其意思为,帝释教主为了明了修行利益之关系,向佛陀询问正法,而佛陀以微妙的真实道理,为帝释教主断除疑惑)

  当时梵王说此偈后,秉告佛陀说:世尊,佛说正法时,帝释天王远尘离垢得到法眼清净,八万天人也得到法眼清净。佛陀说:的确如此。当时娑婆界主大梵天王,听闻佛陀所说后欢喜相信接受,礼佛足后,返回天界。

  当时世尊即于午夜中,前往比丘众的地方大家围绕而坐,告诉诸比丘说:在刚刚夜分中,娑婆界主大梵天王,来拜访我,礼我足后,合掌恭敬说偈曰:

  帝释为多利,向佛问正法,佛以微妙音,为除断疑惑。

  又问我说:帝释天主听闻正法后得到法眼清净,及八万天人也得到法眼清净。我就告诉他:的确如此。当时该梵王听闻我所说后欢喜信受,礼我足后返回天界。

  当时诸比丘众,听闻佛说后,皆大欢喜,礼佛而退。

  佛说帝释所问经结束

创建时间:2010-11-16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