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神通不能抵消业力





神通不能抵消业力


诗曰:无间剧苦为何因?恶毒欺蒙众善人;
   若向师僧亲作孽,悲哀罪报可怜身。

  从前舍利弗和目犍连两位尊者,为了报答佛恩,时时都到三恶道中去视察,救济善根成熟的罪苦众生。有一天,当二尊者巡视到无间地狱时,看见猛焰大火燃烧著罪苦众生。是时,舍利弗对目犍连说:“具寿!你我合力把这大火熄灭,使此无间有情获得清凉。”

  目犍连即以神通飞上虚空中,在大地狱的上面,降下大雨。舍利弗即入胜解三昧,降注大雨,使无间地狱一时变成清凉地,其中众生均熄灭猛烈众苦,大家都感谢二位尊者。

  有一个名中晡刺拏的外道师,由于他生前造口业,宣传邪都,业报所感,其身甚大,于其舌上有王百铁犁耕垦,血流满身。晡利拏看见二位尊者时说:“仁者,我拜托您!您若回到南赡部洲时,传我的话,对我们徒说,我生前口说邪法,欺诳他们,由此恶业,死后堕在无间地狱中;于我舌上有五百铁犁,耕垦流血,受极苦恼。你等供养我木塔时,我身苦痛,倍更增剧。从此以后,勿为供养。”

  二尊者从地狱出来,回到王舍城。路中遇到一群执杖外道,欲打沙门。这时,舍利弗尊者先行。外道问说:“比丘,正命(外道自称)众中有沙门吗?”舍利弗尊者以神通观知诸外道,心怀恶意,欲打沙门,于是即说颂曰:

  “正命众中无沙门,释迦众内沙门有,若阿罗汉有贪爱,即无凡小愚痴人。”

  诸外道不了解这首颂的意义,即对尊者说:“你赞叹我,好!随意过去。”尊者即便顺路而行。目犍连在后面,因为业障成熟,缓步而来,他告诉诸外道说:“我刚从地狱回来,你师父晡刺拏在无间地狱,他交代我对你们说,由于他在人间时说邪恶法,诳惑众人,死后堕在无间地狱,受广大身,有五百铁犁耕舌,受极惨苦。

  你师父还对我说,‘你赶快通知我的所有徒众,不要造作我的形象礼拜供养,你们每次供养我的塑像时,我身受痛苦,倍更增剧。从今以后,切莫再供养我塔像。’”

  诸外道听了大发脾气说:“你诽谤我大师,岂放你干休!打!”诸外道一下就把尊者的身搥烂。这时舍利弗尊者在半路等他不来,即往控视,看见尊者目犍连身被外道搥碎如烂芦苇。舍利弗即以七条衣里幞其身,抱他回寺。

  这时,阿阇世王以及大臣、人民、诸比丘等,悉皆云集在竹林精舍中。国王手执尊者足,放声大哭,然后哽咽地请问目犍连尊者说:“圣者!您为什么忽然变成这样呢?”

  尊者回禀说:“大王!这是我前身自作的恶业,应受此报。”

  国王发极大嗔怒,对大臣下令说:“卿等即时把此外道抓来,囚禁在空室中,然后用烈火把他们活活烧死。”

  尊者目犍连急忙禀白国王说:“大王!千万不要这么作,我前世作的业,犹如瀑流,注在我身上,不是他人能代受的。”于是国王即告诉使臣说:“如果是这样,上命难违,若捉到外道时,应令他出国境。”

  阿阇世王请问目犍连尊者说:“圣者,大师(佛陀)时常称赞您是声闻称众中神通第一,遇到外道时,您何不以神通飞胜,而遭受如此苦痛呢?”

  尊者回禀说:“大王,因为宿业成熟的关系,我于‘神’字尚不能忆,况发‘通’耶?如来大师不为二语,亲说偈曰:

  ‘假令经百劫,所作业不亡,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

  我今该受此业报,神通何用?知道又有什么话可说?”

  阿阇世王以衣掩泪,命令国医说:“于七日中,不令圣者遍身支节平复如故者,我当夺汝现在封禄。”国王又命令大臣照顾尊者,然后恭敬礼拜尊者,奉辞回宫。

  这时,尊者马胜听见大目犍连身遭苦楚,来到其所,而申慰问。并且告诉目犍连说:“具寿当知:

  非山非海中,无有地方所,亦不在空里,能避于先业。

  如影随人去,无有安住者,善恶业不亡,无上尊所说。”

  这时目犍连和舍利弗,均起来顶礼尊者马胜,然后右绕三匝,禀折尊者说:“阿遮利耶(他是二尊者的阿阇梨——亲教师)。所作我已办,今是最后辞,当入无余依,清凉涅槃界。”

  是时,尊者马胜以偈颂告诉舍利弗说:

  “汝所作事已成办,能随善逝转法轮,今者乐欲入涅槃,世间法将灯明灭。”

  彼诸国医奉令要于七天内医愈尊者,均皆惊愕!于是来到尊者面前,归命顶礼,恳求尊者说:“圣者,大王有教,总令我等医人于七日中,若不使圣者法体痊愈者,即夺我等封禄。然而圣者年尊,加斯苦害,难可平复。唯愿慈悲赐方便力,令我等封禄不至削除。”

  尊者目犍连告诉诸医师说:“你去禀奏国王,我于七天内,入王舍城乞食。”诸医师欢喜踊跃,拜谢尊者之后,即入王宫禀白国王说:“大王,圣者目犍连说他于七日内,将入王舍城次第乞食。”国王听了大喜欢说:“善哉!但愿如此。”满七日时,尊者即以神通力,熄灭自身一切痛苦,入王舍城乞食。到了王宫大门前,守卫人员去禀报国王说:“大王,尊者大目犍连今在门外,欲见大王。”

  国王听了无限欢喜,亲身赶到门外去欢迎。他看见目犍连尊者时,立刻五体投地敬礼尊者,恭请尊者进入宫中就座而坐。国王敬白问讯说:“圣者,尊体起居均得平和否?”尊者回禀说:“大王,请您仔细听我偈曰:

  我今何用脓血身,荷负众苦无休息!今已除尽蚖蛇毒,安稳当趣涅槃城。

  涅槃城中绝绪患,缘生众苦悉皆无;佛及圣众在中居,轮转遇夫不能入。

  大王当知!是我宿业必须受报,身如搥苇无可疗治;假使古大医王来医亦不能痊复。如今所有医师,愿大王悉皆释放。”国王说:“敬你圣者指示,释放全都医人。”

  阿阇世王听闻尊者的法语之后,涕泪交流,起来敬礼尊者。尊者告诉国王说:“大王,人命无常,慎勿放逸……。”尊者目犍连,为国王略说法要之后,即辞别而去!

  这时舍利弗尊者深感奇异!为什么具寿目犍连身遭如此痛苦,而入城乞食?于是即入定观察,得知好友目犍连即将入涅槃。他自思忖:“具寿目犍连若入涅槃,留我住在世上有什么用处?不如我先他圆寂。”舍利弗即去向阿难尊者拜别。然后前往佛陀座前,顶礼禀白世尊说:“佛教我已恃,随力为他说,圣众已供侍,于身无爱心。勉励自事终,已修涅槃行,身语意三业,依正道无差。我于生不爱,于死亦无忧,是故我涅槃,更无过此乐。”

  佛陀问舍利弗说:“你为何要进入涅槃?”舍利弗合掌恭敬,而说偈曰:

  “不忍见佛入涅槃,殊胜目连亦如是,如来法将今事了,故我于先证圆寂。

  今启大圣人中尊,我今欲往本生处,为诸亲族说法要,当舍轮回五蕴身。”

  佛陀连问舍利弗三次——“你欲涅槃?”舍利弗都回禀佛陀说:“世尊,我欲涅槃。”佛陀告诉舍利弗说:“你若欲涅槃者,诸行无常,是生灭法,随你所欲,我更何言?”舍利弗最后礼佛,合掌恭敬,右绕三匝,奉辞而去。

  舍利弗去向目犍连说:“具寿,我有重病。我今欲往那罗陀聚落,为诸亲族说法,当趣涅槃。”目犍连答说:“具寿随意应作。我也要往林围聚落,为诸亲眷说法要后,当入涅槃。”尊者舍利弗济度亲族及诸大众圆满后,即于是日初分,自身上升虚空中,放大光明,现出种种神通变化,身上出大火焰自烧其体,而入无余涅槃界。当尊者圆寂时,大地震动,虚空中天鼓发响。

  是时,大目犍连于早晨,执持衣钵,以神通力支持身体,再入王舍城托钵乞食,然后回到竹林精舍,用过饭之后,就到佛陀座前敬礼世尊,以偈颂敬白世尊说:

  “此身皆是脓血聚,无坚危脆常动摇,

  犹如毒瓶我舍除,唯愿大师哀愍恕。”

  又说:

  “我今无有债,意将为满足,生死海无边,离怖升彼岸。

  我伴舍利子,大智已圆寂,我今随后去,唯愿大雄知!”

  佛陀再三问目犍连:“你欲涅槃?”目犍连均回禀说:“善逝,我欲涅槃。”佛陀告诉他说:“你若欲涅槃者,诸行无常,是生灭法,随你所欲,我更何言?”大目犍连最后礼佛,合掌恭敬,右绕三匝,奉辞而去。尊者即往林围村,为诸亲族说法,皈依爱戒;遂于晡时入槃。

  是时,诸比丘对于大目犍连尊者的遭遇,均深感疑惑。于是禀白佛陀说:“世尊,对者目犍连宿世曾作何业,被诸外道粉碎其身?”

  佛陀告诉诸比丘说:“大目犍连自作恶业,无人能代受。乃往古昔时,有一个婆罗门的太太生一男孩,男孩年纪渐渐长大之后,为他娶妇,儿对太太极生爱念。母亲嗔恨媳妇,儿因此怀忿恨心,于其母处淡敬重。

  有一天,母亲责备儿子说:“你爱妻子,怎么可以违背我?”他的妻子听到这话之后,遂对婆婆生起恶念:这个老母年过容华,于夫婿边未能暂离,而更于我夫主之前强说是非过恶。从此以后,即婆媳不睦,媳妇时常寻求婆婆的过失。后来,发现姑嫜作私稳事,遂以此事告诉其夫,因而便生嗔忿。

  婆罗门子告诉妻子说:‘这愚痴的老耄,至今尚不息心,于我少年强生言责。’遂起恶心,并作谋害语说,我们找几个有勇力的人,将她的身形打碎如搥苇。”

  佛陀又告诉诸比丘说:“你们比丘勿生异念,从前那个婆罗门子,就是现在的大目犍连。由于他对父母发生恶念,作无义语,因此于五百生中,身常被人打碎如搥苇;乃玛今日最后生身,虽于我弟子声闻众中神通第一,尚受斯报。是帮汝等当知:先所作业,必须自受,无人代替。”事具见戒经——《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杂事》卷十八。

  济生和尚诗曰:

  “目连虽是有神通,业报来时也不中;

  打得浑身如苇碎,争能七日莫归空。”

创建时间:2010-11-16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