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长篇科幻小说精选集


《超新星纪元》前稿部分·12.1 金色狂草

  “好大的广场啊!比红场可大多了!”伊柳欣惊叹道。此时,攻方联盟的主要首脑和将领都站在天安门广场上,他们是应邀到北京参加又一次首脑会谈的,这次首脑会谈本来还请了中国孩子,准备商量一下怎样最后结束世界游戏,但他们没有来,而是随着华北集群的主力向西边的黄土高原撤退。

  “请你们来可不是为了欣赏广场的!”戴维没好气地说,“你们的军队不是向西追击溃逃的中国孩子,而是纷纷涌入城里寻欢作乐!这太让人失望了。”

  伊柳欣说:“你们的军队进城的比我们更多!战争已打了这么长时间,我们的孩子们都累了,好不容易打下这个东方大都市,进来玩玩儿是应该的。”

  在攻方联盟对北京城区发动最后进攻时,北京已是一座空城。但即使这样,各国军队还是纷纷涌进来,这固然有伊柳欣所说的原因,在经历了战争的恐惧和劳累之后,小士兵们纷纷更求进城休整,小将军们很难让自己的部队继续向西开拔。但更主要的原因是:这座城市还不知最后归谁占领,多进驻一些军队,将来在谈判桌上说话总是气粗一些。到目前为止,攻方联盟已有二分之一的地面部队涌入了京城。

  英国首相格林指着故宫说:“我们到皇宫去看看吧,那里面才叫大呢!”

  沃恩说:“不,先生们,我们还是先到纪念堂去看看。”

  戴维使劲摇头:“我不想去那里,真的不想去......我们还是去皇宫吧!”

  沃恩说:“去那里对我们更有意义。”说着径直向纪念堂方向走去,小首脑和小将军们都跟着他,戴维也只好跟上,他早就发现,各国孩子虽然都对沃恩怀有一种厌恶和恐惧感,但他在他们中的威信却比自己高。

  这群孩子绕过了英雄纪念碑,走过了那两个雕塑群,在走上纪念堂的台阶时,一个小将军低声问旁边的人:“这人是谁?”

  旁边的人回答:“中国的林肯。”“你怎么连他都不知道?” 

  又有一个孩子低声说:“听说这人打仗很历害的!”

  “当然。”

  他们是从纪念堂的出口进入的,在出口大厅中,沃恩指着迎面的一面高大的墙壁说:“各位请看!”

  “这是什么?”孩子们对墙上刻着的东西都很迷惑。

  “我肯定,是一幅抽象画。”法国首相皮埃尔说。

  戴维点点头:“好像是,可画的是什么呢?”

  孩子们纷纷猜测着:“一片燃烧的野火。”“不,是飓风!”“是大河,一条很长很急的大河!”......

  沃恩对大家说:“这是用汉字写的一首诗。”

  孩子们都惊叹道:“诗?汉字?!”“天啊,有这么写字的吗?”“是啊,它们像要飞起来呢!”......

  伊柳欣问沃恩:“您能理解这首诗的意思吗?”

  沃恩看着墙上那金色的狂草说:“我只能理解大概意思,更无法向你们传达诗的神韵,它的大意是这样的:

  “在小小的地球上

  有几只苍蝇碰到了墙壁

  它们可怜地嗡嗡叫着、抽泣着

  蚂蚁以为自己的王国是何等广大

  小虫子要摇动大树,哪有那么容易?

  在长安城秋叶纷纷落下

  如纷纷中箭的骑士

  很多的事情都是来去匆匆

  时光飞逝,世界变得很快

  一万年太长了,我们也应快些

  在所有的大海上云在滚动水翻起巨浪

  在各大洲狂风怒呼电闪雷鸣

  要在地球上扫除一切害人的昆虫

  没有谁能战胜我们!”

  沃恩说完后,孩子们静静地思考了好一会儿,试图理解诗的意境,有人感觉到了一些东西,伊柳欣说:“在这人眼里,世界很小,敌人更小。”

  他们接着向里走,这时,这些孩子们都变得很紧张,每个人都似图让别人在前面走。而且有个很奇怪的现象:越是那些在战争中已身经百战的小将军,恐惧感越深。

  “不要死抓着我,你个白痴!”戴维回头对身后的参联会主席斯科特将军说,虽然现在他的肩上只有五颗星,但孩子们还是把他戏称为七星将军。

  但进去后他们看到,遗体早就在中国孩子撤退前转移,他们面前只是一个放水晶棺的平台。

  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沃恩说:“在中国的南北战争中,他统帅着百万大军,但那支大军的武器却全部是从敌人手中缴获的,而大军的供给线是由一种原始的木制独轮小车维持的,那小车的轮子也是木头的,连轮胎都没有......关于他,还有许多不可思议的事。不过现在,各位显然以为自己是胜利者了。”

  戴维说:“难道不是吗?我们现在站在这里就是证明!”

  七星将军挥挥拳头说:“我们的核武器是不可战胜的!”

  沃恩说:“还有一种武器比核武器更厉害。”

  戴维想了想说:“那只能是......反物质炸弹了,不过那只是科幻小说中的东西。”

  沃恩摇摇头说:“不,这种武器在古代就有了。”

  孩子们都茫然地看着他。

  “国土。”

  伊柳欣连连点头:“很对沃恩先生,很对。我们的人民曾经出色地使用过这种武器!其实我一直有这种感觉:经过血流成河的苦战,终于占领一个大国的首都,但却是一座空城,而这个大国那广阔的国土还在周围不祥地沉默着......这多像拿破仑进攻俄国的情景?”

  “别说的那么不吉利!”皮埃尔阴着脸说。

  “算了,我们还是去皇宫吧。”沃恩一摆手说,呆在这些迟钝的孩子中间对他一直是一种折磨。

  孩子们走出纪念堂,再次穿过广场,走进了紫禁城,走在这宏伟的皇城中,他们心中充满了敬畏。

  戴维走到沃恩身边,低声说:“我听懂了你的话,放心,我绝不会让中国孩子有机会使用他们的国土武器的。”

  沃恩没有正眼看他,只是摇了摇头:“你什么也没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