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回 柏文连西路为官 罗公子北山射虎

   
 

  话说罗爷见一阵怪风,将旗吹折,未免心中不悦,向众人道:“老夫此去,吉少凶多。但大丈夫得死沙场,以马革裹尸还,足矣!只是朝中诸事,老夫放心不下,望诸位好自为之。”众人道:“下官等无不遵命。但愿公爷此去,旗开得胜,马到成功,早早得胜还朝。我等还在此迎接。”
  大家安慰一番,各各回朝覆旨。只有两位公子同秦双、柏文连、李逢春三位公爷不舍,又送了一程。看看夕阳西下,罗爷道:“三位仁兄,请回府罢。”又向公子道:“你二人也回去罢。早晚侍奉母亲,不可在外游荡。”二位公子只得同三位老爷,洒泪牵衣而别。罗爷从此去后,只等到二位公子聚义兴兵,征平鞑靼,才得回朝。此是后话,不表。
  单言二位公子回家,将风折帅旗之事告诉了母亲一遍。太太也是闷闷不乐。过了几日,柏文连也往陕西西安府赴都指挥任去了,罗府内只有秦、李二位老爷常来走走。两位公子,是太太咐无事不许出门,每日只在家中闷坐。
  不觉光阴迅速,秋去冬来,二位公子在家闷了两个多月,好坐得不耐烦。那一日,清晨起来,只见朔风阵阵,瑞雪飘飘。怎见得好雪。有诗为证:
  满地花飞不是春,漫天零落玉精神。
  红楼画栋皆成粉,远水遥岭尽化银。
  话说那雪下了一昼夜,足有三尺多深。须臾天霁,二位公子红炉暖酒,在后园赏雪,只见绿竹垂梢,红梅放蕊。大公子道:“好一派雪景也。”二公子道“我们一个小小的花园,尚且如此可观,我想那长安城外,山水胜景再添上这一派雪景,还不知怎样可爱呢!”
  二人正说得好时,旁边有个安童插嘴道:“小的适在城外北平山梅花岭下经过,真正是雪白梅香,十分可爱。我们长安这些王孙公子,都去游玩,有挑酒肴前去赏雪观梅的,有牵犬架鹰前去兴围打猎的,一路车马纷纷,游人甚众。”
  二位公子被安童这一些话动了心,商议商议,到后堂来禀一声。太太道:“前去游玩何妨?只是不要闯祸,早去早回。”公子见太太许他出去赏雪,心中大喜,忙忙应道:“晓得。”遂令家人备了抬盒,挑了酒肴,换了衣装,牵了马匹,佩了弓箭。辞了太太出了帅府,转弯抹角,不一时出了城门。
  到了北平山下一看,青山绿水如银,远浦遥村似玉。那梅花岭下,原有老梅树,大雪冠盖,正在含香半吐,果然春色可观。当下二位公子,往四下里看看梅花,玩玩雪景。只见香车宝马,游人甚多。公子拣了一株大梅树下,叫家人放下桌盒,摆下酒肴,二人对坐,赏雪饮酒。
  饮了一会,闷酒无趣。他是在家闷久了的,今番要出来玩耍个快乐。当下二公子罗焜放下杯来,叫道:“哥哥,俺想这一场大雪,下得山中那些麋麂鹿兔无处藏身,我们正好前去射猎一回。带些野味回家,也不枉这一番游玩。”大公子听了,喜道:“兄弟言之有理。”遂叫家人:“在这里伺候,我们射猎就来。”家人领命。二位公子一起跳起身来,上马加鞭,往山林之中就跑。
  跑了一会,四下里一望,只见四面都是高山。二位公子勒住了马,道:“好一派雪景。”这荒山上倒有些凶恶,观望良久,猛地一阵怪风,震摇山岳。风过处,山凹之中跳出一只黑虎,舞爪张牙,好生利害。二位公子大喜,大公子遂向飞鱼袋内取弓,走兽壶中拔箭,拽满弓,搭上箭,喝声“着”,飕地一箭,往那黑虎项上飞来。好神箭,正中黑虎顶上,那虎吼了一声,带箭就跑。二公子道:“哪里走。”一齐拍马追来。
  只见那黑虎走如飞风,一齐赶了二里多路,追到山中,忽见一道金光,那虎就不见了。二人大惊,道:“分明看见虎在前面,为何一道金光就不见了,难道是妖怪不成?”二人再四下观看,都是些曲曲弯弯小路,不能骑马。大公子道:“莫管他,下了马,我偏要寻到这虎,除非他飞上天去。”二公子道:“有理。”遂一齐跳下马来,踏雪寻踪,步上山来。
  行到一箭之地,只见枯树中小小的一座古庙。二人近前一看,只见门上有匾,写道“元坛古庙”。二人道:“我们跑了半日寻到这个庙,何不到这庙中歇歇?”遂牵着马,步进庙门。一看,只见两廊破壁,满地灰尘,原来是一座无人的古庙。又无僧道香火,年深日久,十分颓败。后人有诗叹曰:
  古庙空山里,秋风动客哀。
  绝无人迹往,断石横荒苔。
  二人在内玩了一回,步上殿来。只见香烟没有,钟鼓全无,中间供了一尊元坛神像,连袍也没有。二人道:“如此光景,令人可叹。”正在观看之时,猛然当的一声,落下一枝箭来。二人忙忙进前拾起来看时,正是他们方才射虎的那一枝箭。二人大惊,道:“难道这老虎躲在庙里不成?”二人慌忙插起雕翎,在四下看时,原来元坛神圣旁边,泥塑的一只黑虎,正是方才射的那虎,脑前尚有箭射的一块形迹。二人大惊,道:“我们方才射的,是元坛爷的神虎!真正有罪了。”慌忙一起跪下来,祝告道:“方才实是弟子二人之罪!望神圣保佑弟子之父罗增,征讨其鞑靼,早早得胜回朝。那时重修庙宇,再塑金身,前来还愿。”祝告已毕,拜将下去。
  拜犹未了,忽听得咯喳一声响,神柜横头跳出一条大汉,面如锅底,臂阔三停,身长九尺,头戴一顶玄色将巾,灰尘多厚;身穿一件皂罗战袍,少袖无襟。大喝道:“你等是谁?在俺这里胡闹!”二位公子抬头一看,吃了一惊,道:“莫非是元坛显圣么?”那黑汉道:“不是元坛显圣,却是霸王成神。你等在此,打醒了俺的觉头,敢是送路费来与我老爷的么?不要走,吃我一拳!”抡拳就打。罗焜大怒,举手来迎,打在一处。正是:两只猛虎相争,一对蛟龙相斗。只一回,叫做:英雄队里,来了轻生替死的良朋;豪杰丛中,做出搅海翻江的事业。
  不知后事,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