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回 锦上天二次生端 粉金刚两番救友

   
 

  话说锦上天抱住了祁巧云,望后就走。沈廷芳大喜,忙叫家丁捉了祁子富,一同往后去。不防张二娘大叫道:“不好了,抢了人去了!”胡奎听见,慌忙回头一看,见祁家父女不见了,吃了一惊,忙叫二位公子往里面打来。
  当下胡奎当先,依着旧路,同二位公子大展威风,往内里打将进去,沈府中二三百个打手,哪里挡得住。他三人在里面如生龙活虎的一般,好不利害。
  看官,你道满春园非同小可,有十四五里远近,有七八十处的亭台,他三个人一时哪里晓得路来?沈廷芳抢了祁巧云,或是往后门里去了,或是在暗房里藏了,三人向何处找寻?也是祁巧云福分大,后来有一品夫人之分,应该有救。沈廷芳同锦上天抢了,却放在后楼上,复返出来,要想拿三位英雄出气。
  若论三位英雄,久已该将诸人打散了,却因路径生疏,再者先已打了半日,力气退了些,故两下里只打得个平手。敌不防沈廷芳不识时务,也跳出来吆喝。罗灿便有了主意,想道:“若是顾着打,祁家父女怎得出去?且等俺捉住了浓廷芳,便有下落了。”走到沈廷芳的身边,进一步,大喝一声,一把抓住了,沈廷芳回头一望,被他一提,望外就走。众打手见公子被人捉去,一齐来救时,左有罗焜,右有胡奎,两条棍如泰山一般挡住了众人,不得前进。这罗灿夹了沈廷芳,走到门外,一脚踢倒在地。可怜沈廷芳如何受得起,只是口中大叫道:“快来救命!”正是:
  魂飞海角三千里,魄绕巫山十二峰。
  当下罗灿捉住了沈廷芳,向内叫道:“不要打了,只问他要人便了。”胡奎、罗焜听得此言,来到门边,阻住了左右的去路,众打手拥来救时,被罗灿大喝一声,腰间拔出一口宝剑,指着众人说道:“你们若是撒野,俺这里一剑把你的主人驴头杀了,然后再杀你们的脑袋。”说罢,将一把宝剑向着沈廷芳脸上试了几下。沈廷芳在地下大叫道:“罗兄饶命!”家丁哪里还敢动手。
  罗灿喝道:“俺且不杀你,你只好好说出祁家父女藏在何处,快快送他出来。”沈廷芳道:“他二人不知躲在哪里去了。罗兄,你放我起来,等我进去找他们出来还你便了。”罗灿大喝道:“你此话哄谁?”劈头就是一剑。沈廷芳吓得面如土色,大叫道:“饶命,待我说就是了。”罗灿道:“快说出来!”沈廷芳无奈,道:“他们在后楼上。”罗灿道:“快送他出来。”
  沈廷芳叫家人将他们送出来,家人答应,忙将祁家父女送出来。罗灿见送出人来,就一把提起沈廷芳,说道:“快快开门!”沈廷芳只得叫家人一层层开了门。胡奎、罗焜当先引路,救出祁子富三人。罗灿仗着宝剑,抓住了沈廷芳,说道:“还要送俺一程!”一直抓到大门口,看着祁子富、张二娘、祁巧云三人都上了船去远了,然后把沈廷芳一脚踢了一个筋斗,说道:“得罪了!”同胡奎等出园,顺着祁子富的船迤逦而去。
  且言沈廷芳是个娇生惯养的公子,怎经得这般风浪?先前被罗灿提了半天,后来又是一脚踢倒在地,早已晕死过去了。吓得那些家人,忙忙救醒,醒来时,众人已去远了,心中又气又恼,身上又带伤。锦上天只得叫众家人打轿,先送公子回府,他便入园内对开店的说道:“今日打坏多少甚物,明日到公子那里去再算。”掌店的不敢违拗,只得道:“全仗大爷帮衬。”锦上天随后也向沈府去了,不提。
  且讲罗灿一路行走,对胡奎说道:“今日一场恶打,明日沈家必不甘休,我们是不怕的,只是兄与祁子富住在长安不得,必须预先商议才好。”想了一会,随叫家人过来,吩咐道:“你可先将马牵回府去,见了太太,只说留住我们吃酒,即刻就回来。”家人领命去了。
  他们弟兄三人,赶上祁子富船,随叫拢岸上。祁子富跪下谢道:“多蒙三位英雄相救,不知三位爷的尊姓大名,尊府何处?明日好到府上来叩头。”胡奎用手扶起,指着道:“这二位乃是越国公罗千岁的公子,俺姓胡,名奎,绰号叫赛元坛便是。”祁子富闻言,忙又跪下道:“原来是三位贵公子,失敬了。”罗焜扶起说道:“不要讲礼了,我们今日打了他,他岂肯甘休?俺们是不怕他的,明日恐怕他们来寻你们,你们却是弄他不过,那时羊入虎口,怎生是好?”这一句提醒了祁子富,说道:“果然怎生是好?”
  罗灿道:“‘三十六着,走为上着。避避他就是了。”祁子富说道:“我原是淮安府人,不如还到淮安去便了。”张二娘道:“你们去了,那锦上天他认得我的,倘若你们去后,沈府寻我要人,那时怎生是好?”祁巧云道:“干娘不要惊慌,同我们到淮安府去罢。若是干娘的终身,自有女儿侍奉。”张二娘流下泪来,说道:“自从你母亲死后,老身没有把你当外人看待,犹如亲女一般,你如今回去了,老身也舍不得你,只得同你回去便了。”祁子富大喜道:“如此甚好。”商议已定,罗焜道:“你们回去,还要依俺一言,方保路上无事。”祁子富道:“求公子指教。”
  不知罗焜说出甚的,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