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回 胡奎送友转淮安 沈谦问病来书院

   
 

  话说那锦上天向沈廷芳说道:“张二娘祖籍是在此开饭店的,谅她飞不上天去,今日锁了门,想她不过在左右邻舍家,大爷叫些家将,前去扭去她的锁,打开她的门,那时张二娘着了急,自然出头,我们只拿住张二娘,便知道祁子富的下落了,岂不是好?”沈廷芳大喜,说道:“好计,好计!”随即吩咐家将前去了,正是:
  只为一番新计策,又生无数旧风波。
  不表锦上天定计,且说那些家丁奉了沈廷芳之命,忙忙出了相府,一直跑出北门,来到张二娘饭店。正要打门,猛抬头,只见锁上添了一道封皮,上写着:“越国公罗府封。”旁边有一张小小的告示,上写道:“凡一切军民人等,不许在此作践,如违拿究。”沈府家人道:“方才还是光锁,怎么此刻就有了罗府的封皮?既是如此,我们只好回去罢,罗家不是好惹的。”说罢,众人齐回相府。
  见了沈廷芳,将封锁的事说了一遍。沈廷芳听得此言,只气得三尸爆跳,七窍生烟,大叫一声:“气死我也。”一个筋斗,跌倒在地,早已昏死过去,忙得锦上天同众家人,一齐上前救了半日,方才醒来,叹口气道:“罗灿、罗焜欺人太甚,我同你势不两立了。”
  当下锦上天在书房劝了半日,也就回去。沈廷芳独自一人坐在书房,越坐越闷,越想越气道:“我费了多少银子,又被他踢了一脚,只为了一个贫家的女子,谁知今日连房子都被他封锁去了,这口气叫我如何咽得下去?”想了又想,气了又气,不觉一阵昏迷困倦,和衣而睡。到晚醒来,忽觉浑身酸痛,发热头疼,好不难过。你道为何?一者是头一天受了惊;二者见罗府封了房子,又添一气;三者他和衣睡着,不曾盖被,又被风吹了一吹。他是个酒色淘伤的公子,哪里受得无限的气恼,当时醒过来,连手也抬不起来了,只是哼声不止。吓得几个书童忙忙来到后堂,禀告老夫人去看。
  夫人吃了一惊,问道:“是几时病的?”书童回道:“适才病的。”太太闻言,忙叫家人前去请先生。太太来到书房,看见公子哼声不止,阵阵发昏:“这是怎样的?口也不开,只是哼声叹气?”
  不多一时,医生到了,见过夫人,行了礼,就来看脉。看了一会,太太问道:“请教先生,是何症候?”医生道:“老夫人在上,令公子此病症非同小可,多应是气恼伤肝,复受外感,急切难好,只是要顺了他的心,便可速愈。”说罢,写了药案病原,告辞去了。
  当下太太叫安童煎药,公子吃了,昏昏睡熟。夫人坐在床边,好不心焦,口中不言,心中暗想道:“他坐在家中,要一奉十,走到外面,人人钦敬,谁敢欺他?这气恼从何而来?”沈太太正在思虑,只见公子一觉睡醒,只叫:“气杀我也!”夫人问道:“我儿为何作气?是哪个欺你的?说与为娘的知道,代你出气。”公子长叹一声道:“母亲若问孩儿病症,只问锦上天便知分晓。”太太随叫安童快去请锦上天,只说太师爷立等请他。安童领命去了。夫人又吩咐家人小心伏侍。
  回到后堂坐下,忽见家人禀道:“太师爷回府了。”夫人起身迎接,沈谦道:“夫人为何面带忧容?”太太道:“相公有所不知,好端端的一个孩儿,忽然得了病症,睡在书房,十分沉重,方才医生说是气恼伤肝,难得就好。”太师大惊,道:“可曾问他为何而起?”太太道:“问他根由,他说问锦上天便知分晓。”太师道:“那锦上天今在何处?”夫人道:“已叫人去请了。”
  太师闻言,忙忙走进书房来看,只听得沈廷芳哼声不止,太师看过医生的药案,走到床前,揭起罗帐,问道:“我儿是怎么样的?”公子两目流泪,竟不开口,沈谦心中着急,又差人去催锦上天。
  且说锦上天正在自家门口,忽见沈府家人前来说:“锦太爷,我家太师爷请你说话。”那锦上天吃了一惊,心中想道:“我与沈大爷虽然相好,却没有见过太师,太师也没有请过我,今日请我,莫非是为花园打架的祸放在我身上不成?”心中害怕,不敢前行,只见又有沈府家人前来催促。锦上天无奈,只得跟着沈府的家人一同行走,到了相府。
  进了书房,见了太师,不由地脸上失色,心内又慌,战战兢兢,上前打了一恭道:“太师爷在上,晚生拜见。”太师道:“罢了。”吩咐看坐。锦上天告过坐,问道:“不知太师呼唤晚生,有何吩咐??太师道:“只为小儿病重如山,不能言语,问起原由,说是足下知道他的病症根由。请足下到来,说个分晓,以便医治。”
  锦上天心内想道:“若说出原故,连我同大爷都有些不是;如若不说,又没得话回他。”想了一想,只得做个谎儿回他说道:“公子的病症,晚生略知一二,只是要求太师恕罪,晚生好说。”太师道:“你有何罪,只管讲来。”锦上天道:“只因晚生昨日同令公子在满春园吃酒,有几个乡村妇女前来看花,从我们席前走过,晚生同公子恐她伤花,就呼喝了她两句。谁知对过亭子内有罗增的两个儿子,长名罗灿,次名罗焜,在那里饮酒。他见我们呼喝那两个妇女,他仗酒力行凶,就动手打了公子同晚生。晚生白白地被他们打了一顿。晚生被打也罢了,公子如何受得下去?所以着了气,又受了打,郁闷在心,所以得此病症。”
  太师闻言,只气得眼中冒火,鼻内生烟,大叫道:“罢了,罢了!罗家父子行凶,欺人太甚。罢,罢,罢,老夫慢慢地候他便了。”又说了几句闲话,锦上天就告辞回家去了。太师吩咐书童:“小心伏侍公子。”家人答应:“晓得。”
  太师回到后堂,将锦上天的话细细说了一遍。夫人大气,说道:“罗家如此欺人,如何是好?”太师道:“我原吩咐过孩儿的,叫他无事在家读书,少要出去惹祸,那罗家原不是好惹的,三十六家国公,惟有他家利害,他祖罗成被苏定方乱箭射死,尽了忠,太宗怜他家寡妇孤儿,为国忘家,赐他金书铁券,就是打死了人,皇帝问也不问。今日孩儿被他打了,只好暗算他,叫老夫也没甚么法寻他们。”夫人道:“说是这等说,难道我的孩儿就白白被他打了一顿,就罢了不成?”太师道:“目下也无法,只好再作道道。”
  当下沈太师料理各路来的文书,心中要想害罗府,却是无计可施。一连过了五六日,那一天正在书房看文书,有个家人禀道:“今有边关总兵差官在此,在紧急公文要见。”太师道:“领他进来。”家人去不多时,领了差官进来,见了太师,呈上文书。沈谦拆开一看,哈哈大笑道:“我叫罗增全家都死在我手,以出我心头之恨。你也有今日了。”
  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