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回 义仆亲身替主 忠臣舍命投亲

   
 

  话说那章大娘上前一步,将尖刀就沈谦刺来,沈谦叫声“不好”,就往旁边一让,只听得一声滑喇,将沈谦的紫袍刺了一个五寸长的豁子。天子大惊,吓得两边金瓜武士一齐来救。章大娘见刺不着沈谦,晓得不好,大叫一声,回手就一刀自刎了,死在金銮殿下,沈谦吓得魂飞魄散。皇上看见,原来死了,没有审问,只得传旨拖出尸首。一面埋葬,一面传旨开刀,将罗府的家眷一齐斩首。可怜罗府众人,也不知是甚么原故,一个个怨气冲天,都被斩了。街坊上的百姓,无不叹息。金瓜武士斩了众人,回朝缴旨。天子命沈谦将罗府封锁了,行文各府州县,画影图形,去拿罗灿、罗焜。沈谦领旨,不提。
  后人有诗赞王氏道:
  亲身代主世难求,却是闺中一女流。
  节义双全垂竹帛,芳名千载咏无休。
  话说罗门一家被斩,满朝文武无不感伤,只有秦双好生疑惑,想道:“方才分明不是我的妹子,却是谁人肯来替死,真正奇怪。”到晚回家,又疑惑,又悲苦,又不敢作声,秦太太早已明白,到晚家人都睡了,方才把章宏送信的话告诉秦爷,说姑娘、外甥俱已逃出长安去了,又将王氏替死的话说了一遍。秦双方才明白,叹道:“难得章宏夫妇如此忠义,真正可敬。”一面又叫公子:“你明日可到水云庵去看看你的姑母,不可与人知道要紧。”公子领命。原来秦爷所生一子,生得身长九尺,黄面金腮,双目如电,有万夫不当之勇,有人替他起个混名叫做金头太岁的。秦环当下领命。不表。
  且言沈谦害了罗府,这沈廷芳的病已好了,好不欢喜,说道:“爹爹既害了罗增,还有罗增一党的人,须防他报仇。”沈谦道:“等过些时,我都上他一本,参了他们就是了,有何难处?”沈廷芳大喜道:“必须如此,方免后患。”
  不言沈家欢喜,且言那晚罗老夫人同了两位公子,带领章琪走出城来,已是二更天气。可怜太太乃是金枝玉叶,哪里走得惯野路荒郊,一路上哭哭啼啼,走了半夜,方才走到水云庵。
  原来这水云庵只有一个老尼姑,倒有七十多岁。这老尼见山主到了,忙忙接进庵中,烧水献茶,太太、公子净了面,摆上早汤,请夫人、公子坐下。可怜夫人满心悲苦,又走了半夜的路,哪里还吃得东西下去?净了面,就叫老尼即收拾一间洁净空房,铺下床帐,就去睡了。
  二位公子用了早饭,老尼不知就里,细问公子,方才晓得,叹息一回。公子又吩咐老尼:“瞒定外人,早晚伏侍太太。我们今晚就动身了,等我们回来,少不得重重谢你。”老尼领命,安排中饭,伺候太太起来。
  不多一会,太太起来了,略略梳洗,老尼便捧上中膳。公子陪太太吃过,太太说道:“你二人辛苦一夜,且歇息一停,明日再走罢。”二位公子只得住下。
  到了次日晚间,太太说道:“大孩儿云南路远,可带章琪作伴同行;若能有个机关,送个信来,省我挂念,二孩儿到淮安路近,见了你的岳父,就往云南,见你哥哥一路救父要紧。我在此日夜望信。”二位公子道:“孩儿晓得,只是母亲在此,少要悲伤,孩儿是去了。”太太又叫道:“章琪我儿,你母亲是为我身亡,你就是我孩儿一样了,你大哥住云南去,一路上全要你照应。”章琪道:“晓得。”当下四人大哭一场。正欲动身,忽听得叩门,慌得二位公子忙忙躲起来。
  老尼开了门,只见一位年少的公子走进来问道:“罗太太在哪里?”老尼回道:“没有甚么罗太太。”那人见说,朝里就走,吓得夫人躲在屏后,一张,原来是侄儿秦环。正是:
  只愁狭路逢仇寇,却喜荒庵遇故人。
  太太见是秦环,方才放心,便叫二位公子出来,大家相见。太太道:“贤侄如何晓得的?”秦环遂将章宏送信,章大娘怒刺沈谦,金銮殿自刎之话,细细说了一遍,大家痛哭一场。秦环道:“姑母到我家去住,何必在此?”罗焜道:“表兄府上人多眼众不大稳便,倒是此处安静,无人知道,只求表兄常来看看,小弟就感激不尽了。”秦环道:“此乃理所当然,何劳吩咐。”
  当下安排饭食吃了。又谈了一会,早有四更时分,太太催促公子动身。可怜他母子分离,哪里舍得?悲伤一会,方才动身而去。秦环安慰了太太一番,也回家去了。
  单言两位公子走到天明,来至十家路口,一个望云南去,一个望淮安去。大公子道:“兄弟,你到淮安取救兵要紧,愚兄望你的音信。”罗焜道:“愚弟知道,只是哥哥云南路远,小心要紧,兄弟不远送了。”当下三下洒泪而别,大公子同着章琪望云南大路去了。三人从此一别,直到罗灿大闹贵州府,暗保马成龙并众公侯,在鸡爪山兴兵,才得两下里相会。此乃后事。不提。正是:
  春水分序,秋风折雁行。
  话说二公子见哥哥去远了,方才动身上路。可怜公子独自一人,悲悲切切上路而行,见了些异乡风景,无心观看,只是趱路,非止一日。那一日,到了山东兖州府宁阳县的境界,只见那沈谦的文书已行到山东省城了,各州府县,处处张挂榜文,捉拿罗灿、罗焜,写了年貌,画了图形。一切镇市乡村、茶坊酒肆,都有官兵捕快,十分严紧;凡有外来面生之人,都要盘问。罗焜心内吃惊,只得时时防备,可怜日间闪在古庙,夜间赶着大路奔逃。那罗焜乃是娇生惯养的公子,哪里受得这般苦处。
  一日,走过了兖州府,到了一个村庄,地名叫做凤莲镇。罗焜赶到镇上一看,是个小小的村庄,庄上约有三十多家,当中一座庄房,一带壕沟,四面围住,甚是齐整。公子想道:“我这些时夜间行走,受尽风波,今日身子有些不快,莫要弄出病来,不大稳便,我看这一座庄上人民稀少,倒也还僻静,免有人来盘问,天色晚了,不免前去借宿一宵。”主意已定,走上庄来。正是:
  欲投人处宿,先定自家谋。
  话说罗焜走到庄门口,问:“门上有人么?”只见里面走出一位年老公公,面如满月,须似银条,手执过头拐杖,出来问道:“是哪一位?”罗焜忙忙施礼道:“在下是远方过客,走迷了路,特到宝庄借宿一宵,求公公方便。”那老者见公子一表人材,不是下等之人,说道:“既是远路客官走迷了路的,请到里面坐坐。”
  罗焜步进草堂,放下行李施礼,分宾主坐下。那老者问道:“贵客尊姓大名,贵府何处?”公子道:“在下姓章,名,长安人氏。请问老丈尊姓大名?”那老者道:“小客人既是长安人,想也知道小老儿的贱名,小老儿姓程,名凤,本是兴唐鲁国公程知节之后,因我不愿为官,退归林下,蒙圣恩每年仍有钱粮俸米,闻得长安罗兄家被害,今日打发小儿程珮到长安领米讨信去了。”罗公子只得暗暗悲伤,免强用些话儿支吾过。一会辞了老者,不用饭,竟要睡了,老者命他在一间耳房内安歇。
  罗焜见了安置,自去睡觉,谁知他一路上受了些风寒,睡到半夜里,头疼发热,遍体酸麻,哼声不止,害起病来了。吓得那些庄汉,一个个都起来打火上灯,忙进内里报信与程凤知道,说:“今日投宿的那个小客人,半夜里得了病了,哼声不止,十分沉重,像似要死的模样。”吓得程凤忙忙起身,穿好了衣衫,来到客房内。一看,只听得哼声不止。
  来看时,见他和衣而睡,两泪汪汪,口中哼道:“沈谦,沈谦,害得俺罗焜好苦也!”众人听了,吃一大惊,说道:“这莫非就是钦犯罗焜?我们快些拿住他,送到充州府去请赏,有何不可!”众人上前一齐动手。
  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