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回 柏公长安面圣 侯登松下见鬼

   
 

  话说柏小姐写了一封书,叫龙标星夜送到陕西西安府父亲任上。当下龙标收拾衣服、行李、书信,嘱咐母亲:“好生陪伴小姐,不可走了风声,被侯登那厮知道,前来淘气,我不在家,无人与他对垒。”太太道:“这个晓得。”龙标辞过母亲、小姐,背了包袱,挂了腰刀要走。小姐道:“恩公速去速来,奴家日夜盼到。”龙标道:“小姐放心,不要忧虑,我一到陕西,即便回来。”说罢,径自出了门,往陕西西安府柏老爷任上去了。不表。
  且言柏文连自从在长安与罗增别后,奉旨到西安府做指挥。自上任以后,每日军务匆匆,毫无闲暇之日,不觉光阴迅速,日月如梭,早已半载有余。那一日,无事正坐书房,看看文书京报,忽见中军投进一封京报,拆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着:
  本月某日大学士沈谦本奏:越国公罗增奉旨领兵征剿鞑靼,不意兵败被擒,罗增贪生怕死,已降番邦。圣上大怒,即着边关差官宗信升指挥之职,领三千铁骑,同侍卫四人守关前去。后又传旨着锦衣卫将罗增满门抄斩,计人丁五十二口。内中只有罗增二子逃脱:长子罗灿,次子罗焜。为此特仰各省文武官员、军民人等,一体遵悉,严加缉获。拿住者赏银一千两,报信者赏银一百两,如敢隐藏不报者,一体治罪。钦此。
  却说柏老爷看完了,只急得神眉直竖,虎眼圆睁,大叫一声说:“罢了,罢了,恨杀我也。”哭倒在书案之上,正是:“事关亲戚,痛染肝肠”。当下柏老爷大哭一场:“可怜罗亲家乃世代忠良义烈男儿,怎肯屈身降贼?多应是兵微将寡,遭困在边,恼恨奸贼沈谦,他不去提兵取救也就罢了,为何反上他一本害他全家的性命?难道满朝的文武就没有一人保奏不成?可恨我远在西安,若是随朝近驾,就死也要保他一本,别人也罢了,难道秦亲翁也不保奏不成?幸喜他两个儿子游学在外,不然岂不是绝了罗门的后代,可怜我的女婿罗焜,不知落在何处,生死未保,我的女儿终身何靠。”可怜柏爷,一连数日两泪交流,愁眉不展。
  那一日闷坐衙内,忽见中军报进禀道:“圣旨下,快请大人接旨。”柏爷听了,不知是何旨意,吃了一惊,忙传令升炮开门,点鼓升堂接旨。只见那钦差大人捧了圣旨,步上中堂,望下喝道:“圣旨下,跪听宣诏。”柏老爷跪下,俯伏在地。那钦差读道: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咨尔西安都指挥使柏文连知道,朕念尔为官数任,清正可嘉。今因云南都察院无人护任,加你三级,为云南巡按都察院之职,仍代指挥军务三边总领。旨意已下,即往南省,毋得误期。钦此。
  那钦差宣完圣旨,柏文连谢恩已毕,同钦差见礼,邀到私衙,治酒款待,送了三百两程仪,备了礼物。席散,送钦差官起身去了。正是:
  黄金甲锁雷霆印,红锦绦缠日月符。
  话说柏文连送了钦差大人之后,随即查点府库钱粮、兵马器械,交代了新官。收拾行装,连夜进了长安,见过天子,领了部凭。会见了护国公秦双,诉出罗门被害之事:“罗太太未曾死,罗灿已投云南定国公马成龙去了,罗焜去投亲翁,想已到府上。”柏文连吃了一惊道:“小婿未到舍下,若是已至淮安,我的内侄侯登岂无信息报我之理?”秦双道:“想是路途遥远,未曾寄信。”柏爷道:“事有可疑,一定是有耽搁。”想了一想,急急写了书信一封,暗暗叫过一名家将,吩咐道:“你与我速回淮安,若是姑爷已到府中,可即令他速到我任上见我,不可有误!”家将得令,星夜往淮安去了。柏爷同秦爷商议救取罗增之策,秦爷道:“只有到了云南,会见马亲翁,再作道理。”秦爷治酒送行。次日柏文连领了部凭,到云南上任去了,不表。
  且言侯登写了假信,打发柏府家人,到西安来报小姐的假死信。那家人渡水登山,去了一个多月,才到陕西,就到指挥衙门。久已换了新官,柏老爷已到长安多时了。家人跑了一个空,思想赶到长安,又恐山遥路远,找寻不着,只得又回淮安来了。
  不表柏府家人空回,再言那穿山甲龙标,奉小姐之命,带了家书,连夜登程。走了一月,到了陕西西安府柏老爷衙门。问时,衙役回道:“柏老爷已升任云南都察院之职,半月之前,已是进京引见去了。”那龙标听得此言,说道:“我千山万水来到西安,只为柏小姐负屈含冤,栖身无处,不辞辛苦,来替她见父伸冤,谁知赶到这里走了个空,如何是好?”想了一想,只得回去,见了小姐再作道理。随即收拾行李,也转淮安去了。
  不表龙标回转淮安。且言侯登送了棺材下土之后,每日思想玉霜小姐,懊悔道:“好一个风流的美女,盖世无双,今日死得好不明白,也不知是投河落井,也不知是逃走他方?真正可疑。只怪我太逼急了她,把一场好事弄散了,再到何处去寻第二个一般模样的美女,以了我终身之愿?”左思右想,欲心无厌。猛然想起:“胡家镇口那个新开的豆腐店中一个女子,同玉霜面貌也还差不多,只是门户低微些,也管不得许多了,且等我前去悄悄地访她一访,看是如何,再作道理。”主意已定。用过中饭,瞒了夫人,不跟安童,换了一身簇簇新时样的衣服,悄悄出了后门,往胡家镇口,到祁子富豆腐店中来访祁巧云的门户事迹。
  当下,独自一个来到胡家镇上,找寻一个媒婆,有名的叫做王大娘,却是个不甚正经的人家,无一个不熟识,这王大娘当下见了侯登,笑嘻嘻道:“大爷,是哪阵风儿吹到家来的?请坐坐,小丫头快些倒茶来。”侯登吃了茶,问道:“你这里,这些时可有好的耍耍?”王大娘道:“有几个只怕不中你大爷的意。”侯登道:“我前日见镇口一个豆腐店里,倒有个上好的姿色,不知可肯与人做小的?你若代我大爷做成了,自然重重谢你。”王大娘道:“闻得她是长安人氏,新搬到这里来的,只好慢慢地俟她。”侯登大喜。当下叫几个粉头在王媒婆家吃酒,吃得月上东方,方才回去。
  且言柏小姐自从打发龙标动身去后,每日望他回信,闷闷不乐。当见月色穿窗,她闲步出门,到松林前看月。也是合当有事,恰恰侯登吃酒回来,打从松林经过。他乃是色中饿鬼,见了个女子在那里看月,他悄悄地走到面前。玉霜认得是侯登,二人齐吃一惊,两下回头各人往各人家乱跑。
  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