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回 秋红婢义寻女主 柏小姐巧扮男装

   
 

  话说侯登在王媒婆家同几个粉头吃了酒,戴月走小路回来,在龙标门口经过。也是合当有事,遇见柏玉霜在松林前玩月。他吃酒了,朦胧认得是柏玉霜小姐的模样,吃了一惊。他只认做冤魂不散,前来索命,大叫一声:“不好了,快来打鬼。”一溜烟跑回去了。这柏小姐也认得侯登,吃了一惊,也跑回去。
  跑到龙家,躲在房中,喘做一堆,慌得龙太太连忙走来,问道:“小姐好端端地出去看月,为何这般光景回来?”小姐回道:“干娘有所不知,奴家出去看月,谁知冤家侯登那贼,不知从哪里吃酒,酒气冲冲地回去,他不走大路,却从小路回去,恰恰地一头撞见奴家在松林下。幸喜他吃醉了,只认我是鬼魂显圣,他一路上吓得大呼小叫地跑回去了,倘若他明日酒醒,想起情由,前来找我,恩兄又不在家,如何是好?”龙太太道:“原来如此。你不要惊慌,老身自有道理。”忙忙向厨内取了一碗茶来,与小姐吃了,掩上门,二人坐下慢慢地商议。
  龙太太道:“我这房子有一间小小的妆楼,楼上甚是僻静,无人看见,你可搬上草楼躲避。那时就是侯登叫人来寻也寻不出来,好歹只等龙标回来。看你爹爹有人前来接你就好了。”小姐道:“多谢干娘这等费心,叫我柏玉霜何以报德?”太太道:“好说。”就起身点起灯火,到房内拿了一把扫帚,爬上小楼,扫去了四面灰尘,摆下妆台,铺设床帐。收拾完了,请小姐上去。
  不言小姐在龙家避祸藏身,单言那侯登看见小姐,只吓得七死八活的跑回家,敲开后门,走进中堂。侯氏太太已经睡了,侯登不敢惊动。书童擎灯送进书房,也不脱衣裳,只除去头巾,脱去皂靴,掀开罗帐,和衣睡了。只睡到红日东升,方才醒来,想道:“我昨日在那王婆家吃酒,回来从松林经过,分明看见柏玉霜在松林下看月,难道有这样灵鬼前来显圣不成?又见她脚步儿走得响,如此却又不是鬼的样子,好生作怪!”正在那里猜时,安童禀道:“太太有请大爷。”侯登忙忙起身穿了衣服,来到后堂,见了太太坐下。
  太太道:“我儿,你昨日往哪里去的?回来太迟了。况又是一个人出去的,叫我好不放心。”侯登顺口扯谎道:“昨日莫瞒姑母。蒙一个朋友留我饮酒,故此回来迟了,没有敢惊动姑母。”太太道:“原来如此。”就拿出家务账目叫侯登发放。
  料理已明,就在后堂谈了些闲话。侯登开口道:“有一件奇事说与姑母得知。”太太道:“又有甚么奇事?快快说来。”侯登道:“小侄昨晚打从松园里经过,分明看见玉霜表妹在那里看月。我就怕鬼,回头就跑,不想她回头也跑,又听见她脚步之声,不知是人是鬼,这不是一件奇事?”那侯氏听得此言,吃了一惊道:“我儿,你又来呆了,若是个鬼,不过一时间随现随灭,一阵风就不见了,哪有脚步之声?若是果有身形,一定是她不曾死,躲在哪里甚么人家。你去访访便知分晓。”侯登被侯氏一句话提醒了,好生懊悔,跳起身来道:“错了,错了,等我就去寻来。”说罢,起身就走,被侯氏扯住道:“我儿,你始终有些粗鲁,她是个女孩儿家,一定躲在人家深闺内阁,不得出来。你男客家去访,万万访不出来的,就是明知道她在里面,你也不能进去。”侯登道:“如此说,怎生是好?”侯氏道:“只须差个丫头,前去访实了信,带人去搜出人来才好。”侯登听了道:“好计,好计。”
  姑侄两个商议定了,忙叫丫鬟秋红前来,寂寂地吩咐:“昨日相公在松林里看月,遇见小姐的,想必小姐未曾死,躲在人家。你与我前去访访,若是访到踪迹,你可回来送信与我,再带人去领她回来,也好对你老爷,也少不得重重赏你。”秋红道:“晓得。”
  那秋红听得此言,一忧一喜:喜的是小姐尚在,忧的是又起干戈。原来这秋红是小姐贴身的丫鬟,平日她主仆二人十分相得。自从小姐去后,她哭了几场。楼上的东西都是她经管。当下听得夫人吩咐,忙忙收拾,换了衣裳,辞了夫人,出了后门。
  轻移莲步,来到松园一看,只见树木参差,人烟稀少。走了半里之路,只见山林内有两进草房,左右并无人家。秋红走到跟前叩门,龙太太开了门,见是个女子,便问道:“小姐姐,你是哪里来的?”秋红道:“我是柏府来的,路过此地歇歇。”太太听见“柏府”二字,早已存心,只得邀她坐下,各人见礼,问了姓名。吃了茶,龙太太问道:“大姐在柏府,还是在太太房中,是伺候小姐的么?”秋红听了,不觉眼中流泪,含悲答道:“是小姐房中的。我那小姐被太太同侯登逼死了,连尸首都不见了,提起来好不凄惨。”太太道:“这等说来,你大姐还想你们小姐么?”秋红见太太说话有因,答道:“是我的恩主,如何不想?只因那侯登天杀的,昨晚回去说是在此会见小姐,叫我今日来访。奴家乘此出来走走,若是皇天有眼,叫我们主仆相逢,死也甘心。”太太假意问道:“你好日子不过,倒要出来,你不呆了?”秋红见太太说话有因,不觉大哭道:“听婆婆之言,话里有因,想必小姐在此,求婆婆带奴家见一见小姐,就是死也不忘婆婆的恩了。”说罢,双膝跪下,哭倒在地。
  小姐在楼上听得明明白白,忙忙下楼,走将出来,叫道:“秋红不要啼哭,我在这里。”小姐也忍不住,腮边珠泪纷纷掉将下来。秋红听得小姐声音,上前一看,抱头大哭,哭了一会,站起身来,各诉别后之事。小姐将怎么上吊,怎生被龙标救回,怎生寄信前去的话,说了一遍。各人悲苦,秋红道:“小姐,如今这里是住不得了,既被侯登看见,将来必不肯干休,闻得老爷不在西安,进京去了,等到何时有人来接?不如我同小姐女扮男装,投镇江府舅老爷府中去罢。”小姐道:“是的,我倒忘了投我家舅舅去,路途又近些,如此甚好。”秋红道:“且待我回去,瞒了太太,偷他两身男衣、行李,带些金银首饰,好一同走路。”小姐道:“你几时来?”秋红道:“事不宜迟,就是今晚来了,小姐要收拾收拾,要紧。”小姐道:“晓得。”当下主仆二人算计已定,秋红先回去了。
  原来柏小姐有一位嫡亲的母舅,住在镇江府丹徒县,姓李,名全,在湖广做过守备的。夫人杨氏所生一子,名叫李定,生得玉面朱唇,使一杆方天画戟,有万夫不当之勇,人起他个绰号叫做小温侯。这也不在话下。
  单言秋红回到柏府,见了夫人。问道:“可有甚么踪迹?”秋红摇头道:“并无踪迹,那松林只有一家,只得三间草房,进去盘问了一会,连影子也不知道,想是相公看错了。”夫人见说没得,也就罢了。
  单言秋红瞒过夫人,用了晚膳,等至夜静,上楼来拿了两套男衣,拿了些金银珠宝,打了个小小的包袱。悄悄地下楼,见夫人已睡,家人都睡尽,她便开了后门,趁着月色找到龙家。
  见了小姐,二人大喜,忙忙地改了装扮,办了行李等。到五更时分,拜别老太太说:“恩兄回来,多多致意,待奴家有出头的日子,那时再来补报太太罢。”龙太太依依不舍,与小姐洒泪而别。
  按下柏玉霜同秋红往镇江去了不表。且言柏府次日起来,太太叫秋红时,却不见答应。忙叫人前后找寻,全无踪迹;再到楼上查点东西,不见了好些。太太道:“不好了,到哪里去了?”吩咐侯登如此如此,便有下落。
  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