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回 遇奸豪赵胜逢凶 施猛勇罗焜仗义

   
 

  话说罗焜在鹅头镇上饭店投宿,他是走倦了的人,吃了夜饭,洗了手脚,打开行李要睡。才关上门,正欲上床,猛听得嘈嚷之声,拥进多少人来,口中叫道:“在哪间房里,莫放走了他。”一齐打将进来。罗焜听得此言,吃了一惊道:“莫非是被人看破了,前来拿我的?不要等他拥进来,动手之时不好展势。”想了一想,忙忙拿了宝剑在手,开了窗子,打地一个飞脚,跳上房檐,闪在天沟里黑暗之处,望下一看时,进来了十五六个人,一个个手拿铁尺棍杖,点着灯火往后面去了,一时间,只听得后面哭泣之声。那些人绑了一条大汉、一个妇人,哭哭啼啼地去了。那一众人去后,只见那店家擎灯进来关门,口里念道:“阿弥陀佛,好端端地又来害人的性命,这是何苦。”店小二关好了门,自去睡了。罗焜方才放心,跳下窗子,上床去睡。口中不言,心中想道:“方才此事,必有原故,要是拿的强盗,开店的就不该叹息,怎么又说‘好端端的又来害人的性命’?是何道理?叫我好不明白。”公子想了一会,也就睡了。
  次日早起,店小二送水来净面,罗焜问店小二道:“俺有句话要问你:昨日是哪个衙门的捕快兵丁,为何这等凶险?进店来就拿了一男一女连夜去了,是何道理?”店小二摇摇手道:“你们出外的人,不要管别人的闲事,自古道得好:‘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家瓦上霜。’不要管他的闲事。”罗焜听了,越发动疑,便叫:“小二哥,我又不多事,你且说了何妨?”店小二道:“你定要问我,说出来你却不要动气,我们这郓城县鹅头镇有一霸,姓黄,名叫黄金印,绰号叫做黄老虎,有万顷良田,三楼珠宝。他是当朝沈太师的门生,镇江米提督的表弟,他倚仗这两处势力,结交府县官员,欺负平民百姓,专一好酒贪花,见财起意,不知占了多少良家妇女、田园房产。强买强卖,依他便罢,如不依他,不是私下处死,就是送官治罪。你道他狠也不狠?”
  罗焜听了此言,心中大怒道:“反了,世上有这等不平的事,真正的可恨。”那店小二见罗焜动了气,笑道:“小客人,我原说过的,你不要动气呀,下文我不说了。”罗焜一把抓住道:“小二哥,你一发说完了,昨日拿去一男一女是谁?为何拿了去的?”
  店小二道:“说起来话长哩!那一男一女,他是夫妻二人:姓赵,名叫赵胜,他妻子孙氏。闻得他夫妻两个都是好汉,一身的好武艺。只因赵胜生得青面红须,人都叫他做瘟元帅,他妻子叫做母大虫孙翠娥,她却生得十分姿色。夫妻二人一路上走马卖拳,要上云南有事,来到我们店中,就遇见了黄老虎。这黄老虎是个色中的饿鬼,一见了孙氏生得齐整,便叫去家中玩杂耍。不想那赵胜在路上受了点凉,就害起病来。这黄老虎有心要算计孙氏,便假意留他二人在家。一连过了半月,早晚间调戏孙氏,孙氏不从,就告诉赵胜。赵胜同黄老虎角口,带着病清早起来,就到我们店中来养病,告诉了我们一遍。我们正替他忧心,谁知晚上就来拿了去了。小客人,我告诉你,你不可多事,要紧。”罗焜听了,只气得两太阳冒火,七窍内生烟,便问店小二道:“不知捉他去是怎么样发落?”店小二道:“若是送到官,打三十可以放了;若是私刑,只怕害病的人当不起就要送命。”罗焜道:“原来如此利害。”店小二道:“利害的事多哩,不要管他。”放下脸水就去了。
  这罗公子洗了脸,笼发包巾,用过早汤,坐在客房想道:“若是俺罗焜无事在身,一定要前去除他的害,怎奈俺自己血海的冤仇还未伸哩,怎能先代别人出力?”想了一想道:“也罢,我且等一等,看风声如何,再作道理。”等了一会,心中闷起来,走到饭店门口闲望,只听得远远地哼声不止,回头一看,只见孙氏大娘扶了赵胜,夫妻两个一路上哭哭啼啼地,哼声不止,走回来了。
  公子看赵胜生得身长九尺,面如蓝靛,须似朱砂,分明是英雄的模样,可怜他哼声不止,走进店门就睡在地下。店小二捧了开水与他吃了,问道:“赵大娘,还是怎样发落的?”那孙翠娥哭哭啼啼地说道:“小二哥有所不知,谁知黄老虎这个天杀的,他同府县相好,写了一纸假券送到县里,说我们欠他饭银十两,又借了他银子十两,共欠他二十两银子。送到官,说我们是异乡的拐子,江湖上的光棍,见面就打了四十大板,限二日内还他这二十两银子。可怜冤枉杀人,有口难分,如何是好?”说罢,又哭起来了。店小二叹道:“且不要哭,外面风大,扶他进去睡睡再作道理。”店小二同孙氏扶起赵胜,可怜赵胜两腿打得鲜血淋淋,一欹一跛地进房去了。
  店小二说道:“赵大爷病后之人,又吃了这一场苦,必须将养才好。我们店里是先付了房饭钱才好备食。”孙翠娥见说这话,眼中流泪道:“可怜我丈夫病了这些时,盘缠俱用尽了,别无法想,只好把我身上这件上盖衣服,烦你代我卖些银子来,糊过两天再作道理。”说罢就将身上一件旧布衫儿脱将下来,交与店小二。
  店小二拿着这件衣衫往外正走,不防罗焜闪在天井里听得明白,拦住店小二道:“不要走,谅她这件旧衣衫能值多少?俺这里有一锭银子,约有三两,交与你代他使用。”小二道:“客人仗义疏财,难得,难得!”便将银子交与孙氏道:“好蒙这位客人借一锭银子与你养病,不用卖衣服了。”那孙氏见说,将罗焜上下一望,见他生得玉面朱唇,眉清目秀,相貌堂堂,身材凛凛,是个正人模样。忙忙立起身来道:“客官,与你萍水相逢,怎蒙厚赐?这是不敢受的。”罗焜道:“些须小事,何必推辞,只为同病相怜,别无他意,请收了。”孙翠娥见罗焜说话正大光明,只得进房告诉赵胜。赵胜见说,道:“难得如此这般仗义疏财,你与我收下银子,请他进来谈谈,看他是何等之人。”正是:
  平生感义气,不在重黄金。
  那孙氏走出来道:“多谢客官,愚夫有请。”罗焜道:“惊动了。”走到赵胜房中床边坐下。孙氏远远站立,赵胜道:“多蒙恩公的美意,改日相谢,不知恩公高姓大名,贵府何处?”罗焜道:“在下姓章,名,长安人氏,因往淮安有事,路过此地,闻得赵兄要往云南,不知到云南哪一处?”赵胜道:“只因有个舍亲,在贵州马国公标下做个军官,特去相投。不想路过郓城,弄出这场祸来,岂不要半途而废?”罗焜见他说去投马国公标下的军官,正想起哥哥的音信,才要谈心,只见店小二报道:“黄大爷家有人来了。”罗焜闻得,往外一闪,只见众人进了中门,往后就走,叫道:“赵胜在哪里?”
  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