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回 劫法场大闹淮安 追官兵共归山寨

   
 

  话说龙标听得今日要斩反叛,府门口发绑三人,他回头就跑,跑到家中,却好回位好汉正坐在家里等信。龙标进来告诉众人,众人说道:“幸亏早去一刻,险些误了大事,为今之计,还是怎生?”谢元道:“既是今日斩他三人,我们只须如此如此,就救了他们了。”众人大喜道:“好计。”五位英雄各各准备收拾去了,不提。
  且言淮安府看了京详,打点出入。看官,你道罗焜、胡奎、张勇三人,也没有大审,如何京详就到了?原来淮安府的文书到了京,沈太师看了,知道罗焜等久在监中必生他变,就亲笔批道:“反叛罗焜并盗案杀官的首恶胡奎、张勇,俱系罪不容诛,本当解京枭首示众。奈罗焜等枭恶非常,羽党甚众,若解长安,惟恐中途有失。发该府就即斩首,将凶犯首级解京示众。羽党俟获到日定夺。火速!火速!”
  臧知府奉了来文,遂即和城守备并军厅巡检商议道:“罗焜等不是善类,今日出斩务要小心。”
  守备军厅都穿了盔甲,全身披挂,点起五百名马步兵丁、四名把总,一个个弓上弦,刀出鞘,顶盔贯甲,先在法场伺候。这臧知府也是内衬软甲,外罩大红,坐了大堂,唤齐百十名捕快狱卒,当堂吩咐道:“今日出入,不比往常,各人小心要紧。”知府吩咐毕,随即标牌,禁子提人。
  那王二带了二十名狱卒,拥进牢中,向罗焜道:“今日恭喜你了。”不由分说,一齐上前将罗焜、胡奎一齐绑了,来绑张勇,张勇早已魂飞魄散,昏死过去。当下王二绑了三人,来到狱神堂,烧过香纸,左右簇拥,搀出监门,点过名。知府赏了斩酒,就标了犯人招子,刽子手赏过了花红,兵马前后围定,破锣破鼓拥将出来,押到法场。可怜把个张勇家里哭得无处伸冤,只得备些祭礼,买一口棺木到法场上伺候收尸。
  且言淮安城百姓,多来看斩大盗,须臾挨挤了有数千余人。又有一起赶马的,约有七八匹,十数人也挤进来看;又有一伙脚夫,推着六七辆车子,也挤进来看;又有一班猎户,挂着弓,牵着马,挑着些野味,也挤进来看。官兵哪里赶得去,正在嘈嚷之际,只见北边的人马哨开,一声吆喝,臧知府拥着众人来到法场里面,下马坐下公案。刽子手将罗焜、胡奎、张勇三个人推在刑场跪下,只等午时三刻就要开刀处斩。
  当下罗焜、胡奎、张勇跪在地下,正要挣扎,猛抬头见龙标同了些猎户站在背后,胡奎暗暗喜。正丢个眼色,忽见当案孔目一骑马飞跑下来,手执皂旗一展,喝声:“午时三刻已到,快快斩报来。”一声未了,只听得三声大炮,众军呐喊,刽子手正要举刀,猛听得一棒锣声,赶马的队中拥出五条好汉,一齐抢来。龙标手快,上前几刀割断了三人的绳索,早有小喽罗抢了张勇背着就跑。罗焜、胡奎两位英雄,夺了刀在手,往知府桌案前砍,慌得军厅守备、千总把总一齐上前迎敌。臧知府吓得面如土色,上马往城里就跑。
  这边罗焜、胡奎、龙标、谢元、孙彪、王坤、李仲七条好汉,一齐上马,勇力争先,领了三百喽罗,四面杀来。那五百官兵同军厅守备哪里抵敌得住,且战且走,往城中飞跑,可怜那些来看的百姓,跑不及的,杀伤了无数。七条好汉就如生龙活虎一般,只杀得五百官兵抱头鼠窜,奔进城中去了。
  众好汉赶了一回,也就收兵聚在一处,查点人马,并无损伤。谢元道:“官兵败去,必然还要来追,俺们作速回去要紧。”胡奎说道:“俺们白白害了张勇,须要连他家眷救去才好。”罗焜道:“俺白白吃了侯登这场苦,须要将他杀了才出得这口气,再者,我的随身宝剑还在那里,也须取去。”谢元道:“张勇的家眷,我已叫喽罗备了车子伺候。若是侯登之仇,且看柏爷面上,留为日后报复;至于宝剑,我们再想法来取。今且收兵到张勇家救他家眷。”众人依言,一起人都赶到张勇家里。
  张勇的老小见救出张勇,没奈何,只得收拾些细软金珠,装上车子,妻子老小也上了车子,自有小喽罗护送先行。还有张勇家中猪鸭鸡鹅,吩咐小喽罗造饭,众人饱食了一顿,然后一把火烧了房子,一齐上马都奔鸡爪山去了。
  那时众人上路,已是申末酉初的时候。谢元道:“俺们此刻前行,后面必有大队官兵追来,不可不防。”众人道:“他不来便罢,他来时杀他个片甲不留便了。”孙彪道:“何不黑夜进城杀了那个瘟官,再作道理?”谢元道:“不是这个说法,俺们身入重地,彼众我寡,只宜智取,不可力争。孙贤弟领五十名喽兵,前去如此如此。”孙彪领了令去了。又叫胡奎领五十名喽兵前去如此如此,胡奎领令去了。又叫王坤、李仲领一百弓弩手前去如此如此,二人领令去了。共四条好汉、二百喽兵,一一去了。谢元叫龙标、张勇护送家眷前行:“后面俺同罗焜杀退敌兵便了。”
  不表众好汉定了计策,且言臧知府败进城来,查点军兵,伤了一半,可怜那些受伤的百姓,一个个哀声不止。不一时,军厅守备、千总把总、巡捕官员,一个个都来请安,知府说道:“审察民情,是本府的责任,交锋打仗,是武职专司。今日奉旨斩三名钦犯,倒点了五百军兵、百十名捕快,约有七百余人。只斩三名重犯,还被他劫了去,追不回来,若是上阵交锋,只好束手就绑。明日朝廷见罪,岂不带累本府一同治罪?”一席话,说得那些武职官儿满面通红,无言回答。知府问道:“可有人领兵前去追赶,捉他几个强盗回来,也好回答上司,若是擒得着正犯,本府亲见上司,保他升迁。”众人见知府如此着急,只得齐声应道:“愿听太爷的钧旨施行。”知府大喜,点起一千人马,令王守备当先,李军厅押后,自己掌了中军,带了十多员战将、千总把总,一齐呐喊出城。
  已是酉时未刻,日落满山,众军赶了十数里,过了胡家镇,只见远远有一队人马缓缓而行。探子报道:“前面正是劫法场的响马。”知府听得,喝令快赶。赶了一程,天色已黑下来了,知府吩咐点起灯球火把,并力追赶。
  只见前面那一队人马,紧赶紧走,慢赶慢走,到追了十八九里,知府着急,喝令快追。那王守备催动三军,纵马摇枪,大叫:“强徒休走。”加力赶来。只见前面的人马,一齐扎下,左有罗焜摇枪叫战,右有谢元仗剑来迎,二马冲来,枪剑齐举,大喝道:“赃官快来领死。”王守备扑面来迎,战在一处。那知府在火光中认得罗焜,大叫道:“反叛在此,休得放走。”将一千人马排开,四面围住罗焜厮杀,罗焜大怒,将手中枪一紧,连挑了几名千总、把总下马。王守备等哪里抵敌得住,那一千兵将四面扑来,也近不得身。
  正在两下混战,忽见军士喊道:“启上太爷,城中火起了。”知府大惊,在高处一望,只见烈焰冲天,十分利害。这些官兵,都是在城里住家的,一见了这个光景,哪里还有心恋战,四散奔逃。知府也着了急,回马就走,罗焜、谢元领兵追来。那守备正到半路,只听得一声梆子响,王坤、李仲领了一百名弓弩手,一齐放箭,箭如雨点,官兵大惊,叫苦不迭。
  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