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回 鸡爪山招军买马 淮安府告急申文

   
 

  话说那知府同王守备等正与罗焜交战,忽见城里火起,回头就跑。不防败到半路之中,又遇见王坤、李仲领了一百名弓弩手在两边松林里埋伏,一齐放箭,挡住官兵的去路,势不可当。这些官兵叫苦连天,自相践踏,死者不计其数,只得冒箭舍命往前奔走。后面罗焜、谢元追来,同王坤、李仲合兵一处,摇旗呐喊,加力追赶,众军大叫:“臧知府留下头来!城已破了,还往哪里走!”这一片喊声把个臧知府吓得胆落魂飞,伏鞍而走。那李军厅、王守备见喽兵追赶又急,城中火光又猛,四面喊杀连天,黑暗之中,又不知兵有多少,哪里还敢交锋,只顾逃命。那败残兵将,杀得首尾不接,一路上弃甲丢盔,不计其数。这才是:
  闻风声而丧胆,听鹤唳而消魂。
  且言臧知府同王守备领着败残人马,舍命奔到城边,只是城中火光冲天,喊声震地,早有胡奎、孙彪领了一百喽兵,从城中杀将出来,大叫道:“休要放走了臧知府!”一条鞭、一口刀,飞也似冲将上来。臧知府等只吓得魂飞天外,魄散九霄,哪里还敢进城,冲开一条血路,落荒走了。胡奎等赶了一阵,却好罗焜到了,两下里合兵一处,忙忙收回兵卒,回奔旧路,上鸡爪山去了。正是:
  妙算不殊孙武子,神机还类汉留侯。
  看官,你道胡奎、孙彪只带了一百名喽兵,怎生得进城去?原来,臧知府不谙军务,他将一千人尽数点将出来追赶罗焜,也不留一将守城,只有数十个门军,干得甚事?不料胡奎、孙彪伏在草中,等知府的人马过去,被孙彪在黑暗处爬上城头,杀散了把门的军士,开了城门,引胡奎杀进城来,四路放火。那一城文武官员都随臧知府出城追赶罗焜去了,城中无主,谁敢出头?那黎民百姓,又是日间吓怕了的,一个个都关门闭户,各保性命。被胡奎、孙彪杀到库房门口,开了库房,叫喽卒把银子都搬将出来,驮在马上,杀出城来,正遇知府败回,被他二人杀退了,才同罗焜等合同一处,得胜而回,后人有诗赞谢元的兵法道:
  仙机妙算惊神鬼,兵法精通似武侯。
  对阵交锋胜全敌,分明博望卧龙谋。
  又有诗赞胡奎的义勇道:
  义重桃园一拜情,流离颠沛不寒盟。
  漫夸蜀汉三英杰,赢得千秋义勇名。
  且言六位英雄会在一处,一棒锣响,收齐喽卒,一路而回,赶过了胡家镇,正遇着龙标、张勇护着家眷前来探信,见人马得胜,大家快乐。八位好汉诉说交锋之事,又得了许多金银,各人耀武扬威,十分得意。走了一夜,不觉离了淮安七十余里,早已天明,谢元吩咐在山凹之内扎下行营。查点三百喽兵,也伤了二三十个,却一个不少。谢元大喜,在近村人家买了粮草,秋毫无犯,将人马扮作捕盗官兵模样,分为三队而行,往鸡爪山进发,行到半路,恰好裴天雄差头目下山,前来探信,遇见谢元人马得胜而回,好不欢喜。谢元先令头目引领张勇家眷上山去了。
  八位好汉行到山下,早有守山的喽卒入寨报信。裴天雄大喜,同鲁豹雄带领大小头目,大开寨门,细吹细打,迎下山来,罗焜等见了,慌忙下马。裴天雄迎接上山,到了聚义厅,大家叙礼坐下。罗焜道:“多蒙大王高义,救我罗焜一命。俺何以为报?”裴天雄说道:“久闻大名,如雷贯耳,今日才得幸会,小弟为因奸臣当道,逼得无处安身,故尔权时落草,罗兄不嫌山寨偏小,俺裴天雄情愿让位。”罗焜道:“多蒙不弃,愿在帐下听令足矣,焉敢如此。”谢元说道:“俺已分了次序在此,不知诸位意下如何?”众人齐声应道:“愿听军师钧令。”谢元在袖中拿出一张纸单,众人近前一看,只见上写道:
  我等聚义高山,誓愿除奸削佞,同心合意,共成大业。今议定位次,各宜凛遵,如有异说,神明昭鉴。
  第一位 铁阎罗裴天雄;
  第二位 赛元坛胡奎;
  第三位 玉面虎罗焜;
  第四位 赛诸葛谢元;
  第五位 独眼重瞳鲁豹雄;
  第六位 过天星孙彪;
  第七位 两头蛇王坤;
  第八位 双尾蝎李仲;
  第九位 穿山甲龙标;
  第十位 小神仙张勇。
  当下众人看了议单,齐声说道:“军师派得有理,如何不依?不依者军法从事。”胡奎、罗焜不敢再谦,只得依了。裴天雄大喜,吩咐喽卒杀牛宰马,祭告天地,定了位次。次日大小头目都来参见过了,大吹大擂,饮酒贺喜,当晚尽欢而散。
  次日,裴天雄升由,大小头目参见毕,裴天雄传令说道:“从今下山,只取金银,不许害人性命。凡有忠良落难,前去相救;若有奸雄作恶,前去剿除。山上立起三关、城垣、宫殿,竖立义旗是‘济困扶危迎俊杰,除奸削佞保朝廷’。”军令一下,各处备办,收拾得齐齐整整,威勇非凡。那胡太太同龙太太自有裴夫人照应,各各安心住下。每日里,裴天雄同众位好汉操演人马,准备迎敌官兵,不提。
  且言臧知府那一夜被罗焜、胡奎里应外合,一阵杀得胆落魂消,落荒逃命,等到天明,打听贼兵去远,方才放心,收兵进城。安民已毕,查点城中烧了五处民房、官署,劫去十万皇饷银两,伤了五百人马,杀死了两名千总、五名把总。痛声遍地,人人埋怨官府不好,坑害良民。那知府无奈,只得将受伤、阵亡的人数,并百姓的户口、劫去的钱粮,细细地开了一个册子,将侯登出首罗焜的衣甲、器械,胡奎等原案的口供查明,叫书吏带了册子,自己同李军厅、王守备三人,带了印信,连夜坐船过江,到南京总督辕门上来。原来那知府同军厅、守备三个人,各凑了六七千两银子,到南京走门路送与总督,保全官爵。
  那总督是沈太师的侄子,名唤沈廷华,也是个钱虏,收了银子,随即传见。臧知府同李军厅、王守备,一同进内堂参见,将交战的事细细说了一遍,呈上册子。沈廷华看了大惊道:“事关重大,只怕你三人难保无罪。”知府哭拜在地:“要求大人在太师面前方便一言,卑府自当竭力报效。”沈廷华将罗焜的衣甲、宝剑一看,上面却是“鲁国公程府”的字号,沉吟一会,道:“有了,有了,你三人且回衙门,候本院将这件公案申奏朝廷,着落在程府身上便了。”知府大喜,忙忙告退,回淮安去了,不表。
  单言这沈廷华叠成了文案,就差官送长安告急。
  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