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回 祁巧云父女安身 柏玉霜主仆受苦

   
 

  话说两个解差将祁子富送进野猪林,乘着天晚无人,就将他三人一齐捆倒。这李江拿起水火棍来,要结果祁子富的性命。祁子富大叫道:“我与你无仇,你为何害我性命?”李江道:“非关我事,只因你同侯大爷作了对头,他买嘱了淮安府,一定要绝了你的性命。早也是死,迟也是死,不如送你归天,免得受那程途之苦。我总告诉了你,你却不要怨我,你好好地瞑目受死去罢。”
  可怜祁巧云捆在旁边,大哭道:“二位爷爷饶我爹爹性命,奴家情愿替死去罢。”李江道:“少要多说,我还要送你回去过快活日子呢,谁要你替死。”说罢,举起水火棍提起空中,照定祁子富的天灵盖劈头打下来。只听得一声风响,那李江连人带棍反跌倒了。王海同两个帮差忙忙近前扶起,说道:“怎生地没有打着人,自己倒跌倒了?”李江口内哼道:“不,不,不好了。我,我这肩窝里受了伤了。”
  王海大惊,忙在星光之下一看,只见李江肩窝里中了一枝弩箭,深入三寸,鲜血淋淋。王海大惊,说道:“奇怪,奇怪,这枝箭是从哪里来的?”话言未了,猛听又是一声风响,一枝箭向王海飞,拍的一声,正中右肩,那王海大叫一声,扑通地一跤跌在地下。那帮差唬得魂飞魄散,做声不得。正在惊慌,猛听得大树林中一声唿哨,跳出七八个大汉,为首一人手提一口明晃晃的刀,对着星光,寒风闪闪,赶将来大喝道:“你这一伙倚官诈民的泼贼干得好事,快快都替我留下头来。”
  那李江、王海是受了伤的,哪里跑得动,况且天又黑,路又生,又怕走了军犯。四个人慌做一团,只得跪下哀告道:“小的们是解军犯的苦差,并没有金银,求大王爷爷饶命。”那大汉喝道:“谁要你的金银,只留下你的驴头,放你回去。”李江哭道:“大王在上,留下头来就是死了,怎得回去?可怜小的家里都有老母妻子,靠着小的养活,大王杀了小的,那时家中的老小活活地就要饿死了。求大王爷爷饶了小的们的命罢。”那大汉呼呼地大笑道:“我把你这一伙害民的泼贼,你既知道顾自己的妻孥,为何忍心害别人家的父女?”李江、王海听得话内有困,心中想道:“莫不是撞见了祁子富的亲眷了?为何他件件晓得?”只得实告道:“大王爷爷在上,这事非关小人们的过失,只因祁子富同侯大爷结了仇,他买嘱了淮安府,将祁子富屈打成招,问成窝盗罪犯发配云南,吩咐小人们在路上结果了他的性命,回去有赏。小人是奉太爷差遣,概不由己,求大王爷爷详察。”那大汉听了,喝骂道:“好端端的百姓,倒诬他是窝盗殃民。你那狗知府和你一班泼贼,一同奸诈害民,才是真强盗,朝廷的大蠹。俺本该着斩你们的驴头,且留你们回去传谕侯登和狗知府,你叫他把头系稳了,有一日俺叫他们都像那锦亭衙毛守备一样儿就是了。你且代我把祁老爹请起来说话。”李江同众人只得前来放走了祁子富等三人。
  看官,你道这好汉是谁?原来是过天星孙彪。自从大闹了淮安,救了罗焜上山之后,如今寨中十分兴旺,招军买马,准备迎敌官兵,只因本处马少,孙彪带了八个喽兵、千两银子,四路买马,恰恰地那一天就同祁子富歇在一个饭店。夜间哭泣之声,孙彪听见,次日就访明白了,又见两个解差心怀不善,他就暗暗地一路上跟定。这一日跟到了野猪林,远远地望见解差要害祁子富,这孙彪是有夜眼的,就放了两枝箭,射倒了李江、王海。真是祁子富做梦也想不到的。
  闲话少叙。且说那李江等放了祁子富等三人,走到星光之下来见孙彪。孙彪叫道:“祁大哥可认得我了?”祁子富上回在山中报信,会过两次的,仔细一看:“呀,原来是孙大王,可怜我祁子富自分必死,谁知道幸遇英雄相救。”说罢,泪如雨下,跪倒尘埃。孙彪扶起,说道:“少要悲伤,且坐下来讲话。”当下二人坐在树下,祁子富问问山中之事,胡奎、罗焜的消息,又问孙彪因何到此。孙彪就将扮商买马之事,说了一遍,祁子富把他被害的原因,也说了一遍。二人叹息了一会,又谈了半天的心事,只把李江、王海吓得目瞪口呆,说道:“不好了,闯到老虎窝里来了,如何是好?倘若他们劫了人去,叫我们如何回话?”
  不提众公人在旁边暗暗地叫苦,且说孙彪欲邀祁子富上山,祁子富再三不肯,只推女儿上山不便。孙彪见他不肯,说道:“既是如此,俺送你两程便了。”祁子富说道:“若得如此,足感盛意。”当下谈说谈说,早已天明了。孙彪见李江、王海站在那里哼哩,说道:“你二人若不回再不改心肠,我这一箭便勾了。且看祁大哥面上,过来,俺替你医好了罢。”二人大喜。孙彪在身边取出那小神仙张勇合的金疮药来,代他二人放在箭口上,随即定了疼。孙彪喝令两个帮差,到镇上雇了三辆车儿,替祁子富宽了刑具,登车上路。孙彪同八个喽兵前后保着车子,慢慢而行,凡遇镇市村庄、酒饭店,便买酒肉将养祁子富一家三口儿。早晚之间,要行要歇,都听孙彪吩咐,但有言词,非打即骂。李江、王海等怎敢违拗,只得小心,一路伏侍。
  那孙彪护送了有半个多月,方到云南地界,离省城只有两三天的路了。孙彪向祁子富说道:“此去省城不远,一路人烟稠集,谅他们再不敢下手,俺要回山去了。”祁子富再三称谢:“回去多多拜上胡、罗二位恩公,众多好汉,只好来世报恩了。”孙彪道:“休如此说。”又取出一封银子送与祁子富使用,转身向李江、王海等说道:“俺寄下你几个驴头,你们此去倘若再起歹心,俺叫你一家儿都是死。”说罢,看见路旁一株大树,掣出朴刀来,照定那树一刀分为两段,扑通一声响,倒过去了。吓得解差连连答应。孙彪喝道:“倘有差池,以此树为例。”说罢,收了朴刀,作别而去。
  祁子富见孙彪去了,感叹不已,一家三口,俱一齐掉下泪来,只等孙彪去远了,方才转身上路。那两个解差见祁子富广识英雄,不敢怠慢,好好地伏侍他走了两天。到了省城都察院府了,只见满街上人马纷纷,官员济济,都是接新都察院到任的,解差问门上巡捕官说道:“不知新任大人为官如何?是哪里人氏?”巡捕官问了解差的来历,看了批文,向解差说道:“好了,你弄到他手里就是造化,这新大人就是你们淮安锦亭衙人氏,前任做过陕西指挥,为官清正,皇上加恩封他三边总镇,兼管天下军务。巡按大老爷姓柏名文连,你们今日来投文,又是为他家之事,岂不是你们造化。快快出去,三日后来投文。”
  解差听了,出来告诉祁子富,祁子富道:“我是他家的盗犯,这却怎了?”正在忧愁,猛听三声炮响,大人进院了,众人退出辕门。这柏大老爷行香放告,盘查仓库,连连忙了五日。将些民情吏弊扫荡一清,十分严紧,毫无私情。那些属下人员,无不畏惧。到了第六日,悬出收文的牌来,早有值日的中军在辕门上收文,李江、王海捧了淮安府的批文,带了祁子富一家三口来到辕门。不一时,柏大人升堂,头一起就将淮安府的公文呈上。柏大人展开从头至尾一看,见是家中的盗案,吃了一惊,喝令带上人犯来。
  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