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回 定国公平空削职 粉金刚星夜逃灾

   
 

  话说那四十名校尉协同登州府,带领五百官兵来到程府,呐喊一声,围住了前后门,拥上堂来,大喝道:“圣旨已到,跪听宣读。”那程爷是伺候现成的,随即吩咐家人,忙摆香案,接过圣旨,早拥上四名校尉,将程爷的冠带去了,上了刑具,便到后堂来拿家眷,吓得合家大小鸦飞鹊乱,叫哭连天。
  二位公子乘人闹时闪入后园,只见那前后门都围住了。秦环看见,急向程珮说道:“俺们打出去罢。”程珮道:“这里来。”来到靠外的一堵院墙跟前,程公子照定墙根一脚,只听得“哈落”一声,将墙打倒了半边,二人跳墙出来走了。
  这里众校尉来拿家眷时都不见了,只有二三十名家人、妇女。校尉大怒,忙向程爷说道:“程先生,你家眷哪里去了?快快送将出来,免得费事。”程爷道:“老夫并无妻室,所生一子,在外游学,别无家眷。”校尉大怒,喝令中军官:“与我细细搜来。”中军官听得吩咐,一声答应,先将拿下的家人妇女一个个上了刑具,押在一处,然后前前后后四下里搜了一遍,并无踪迹,只有后园内新倒了一堵墙,前后门都有人守住,别无去路。程爷在旁听得明白,心中暗喜,想道:“是两个冤家踏倒院墙,逃出去子。”那校尉听得中军说院墙新倒,忙来看了一回,复问程爷道:“你这堵墙四面坚固,为何倒一块?想是家眷逃走了?”程爷道:“诸位大人倒也疑得好笑。老夫好好地坐在家中,并不知道圣上见罪,前来拿问,一切家眷都在这里,难道是神仙,未卜先知,逃走了不成?就是一时拆了墙,也去不及,求诸位评论便了。”校尉道:“你既私通反叛罗焜,焉知不预先逃脱?”程爷听得“反叛”二字,勃然大怒道:“老夫自从昔日告别了罗增,并不知他的儿子罗焜是个什么面貌,怎诬我结交反叛?我既结交罗焜,久已避了,何得今日还在家中被拿?我知道诸公受了嘱托来的,不必多言,只带老夫进京面圣,自有辨白,决不带累诸公便了。”众校尉见程爷说得有理,只得吩咐登州府封锁了程爷的家产,押了众人进京去了。
  且言那火眼虎程珮、金头太岁秦环,打倒院墙跳出家,望山后小路就跑。跑到庄房,见了玉梅小姐,两泪交流,就将校尉同登州府领兵来拿家眷的话说了一遍。玉梅小姐哭道:“父亲偌大年纪,拿上长安,如何是好?”程珮道:“不如点些庄兵去救了他罢。”程玉梅道:“不要乱动,惟恐校尉拿不到我们,拷问家人,找至庄上,那时怎生逃脱?”这句话提醒了程珮。程珮忙唤百余名庄汉,各执枪刀,准备厮杀。程珮坐马提斧,在庄前探望。秦环也顶盔贯甲,手执双锏,上了龙驹,向程珮说道:“待俺探探信来。”拍马去了。
  秦公子一马闯到山头,远远望见一标军马,打着钦差的旗号,解了数十名人犯,上大路去了。秦公子见人马去远了,方才缓缓地纵马下山,到程府一看,只见前后门都已封锁了。秦环叹了口气,回到庄房,以上的话告诉了程珮一遍。程珮入内,同小姐哭了一场,请秦公子商议安身之计。秦环道:“他今日虽然去了,明日知府来查田产,那时怎生躲避?依弟愚见,不如收拾行李,一同到鸡爪山去投奔罗焜,再作道理。况且,这场祸是他闯的,如今他那里一定是兵精粮足,我们到他那里,就是有官兵到来,也好迎敌。”程玉梅道:“秦公子言之有理。”遂吩咐收拾起身。程珮叫庄汉备了十数辆车子,将一切金珠细软装载上车。将一百余人分作两队,秦环领五十名在前开路,程珮领五十余名在后保护小姐、行李,离了庄房,竟奔登州而去。
  在路非止一日,那日已到鸡爪山下。秦环在马上看时,见那山势冲天,十分险峻,四面深林阔涧围护着十数个山头,有一二百里的远近。秦环赞道:“名不虚传,好一个去处。”正在细看之时,猛听得一棒锣声,树林内跳出有三十名喽罗,拦住去路,大喝道:“来人丢下买路钱来。”秦环大笑道:“众喽兵,你快上山去报与罗大王知道,说是长安秦环、登州程珮前来相助的。”那头目听得此信,飞上山通报。
  裴天雄、罗焜等众大喜,随即吹打放炮,大开寨门。罗焜飞马跑下山来,大叫道:“二位哥哥请了。”秦环同程珮见了罗焜,好不欢喜,就在马上欠身答礼,说道:“贤弟请了。”罗焜又见程府的小姐也来了,心中疑惑,先令喽兵将小姐车辆护送上山,自同秦环、程珮并马而行。来到山上,进了三关,早见裴天雄与众将一齐迎出来了,二人连忙下马,来到聚义厅,行礼坐下。
  茶罢三巡,秦环说道:“久仰裴大王威名,无从拜识,罗舍亲又蒙救拔,小弟不胜感佩。”裴天雄说道:“罗贤弟道及二位英雄,如雷贯耳,不想今日光临草寨。”罗焜问道:“二位哥哥到此必有原故,莫非长安又有什么事?”秦环含泪说道:“一言难尽。”遂将沈廷华申文告急,被沈太师串同六部,以衣甲为题奏了一本,拿问众公爷全家治罪,多蒙李国公暗中寄信,弟与徐、尉二人逃出长安,将徐、尉二人送入水云庵躲了,及至到了登州,程公爷全家也被拿了。——说了一遍。罗焜听得此言,直急得暴跳如雷,说道:“罢了,只因俺一个人闯下祸来,却带累诸位老伯问罪,于心何忍?”说罢,泪如雨下,哭倒尘埃,众英雄一齐劝道:“哭也无用,且商议长策要紧。”
  当下裴天雄吩咐头目杀牛宰马,大摆筵宴,为二位公子接风,又命打扫内室,安顿小姐。小姐在后寨自有裴夫人等开筵款待。大堂上却是裴天雄等款待秦环、程珮,大吹大擂,饮酒论心。从此两位英雄就在山上落草了,每日操演人马,积草屯粮,准备伸冤雪恨。不表。
  且言众校尉将程凤解到长安,来到相府,恰好吏部米顺正在沈府议事,听见程凤解到,忙向沈谦说道:“程凤已来,切不可令他见驾。等拿到马成龙,再审问虚实,一同治罪。都除了害,才无他变。”沈谦依言,随即传令收监候旨。早有校尉将程凤一家押入刑部监中,同众公爷一处锁禁。下文自有交代。
  却说定国公马成龙自从得了罗灿的信息,慌忙在定海关连夜操兵,看完了二十四营的兵马,选了三千铁骑。星夜回到贵州,进了帅府,将选来的三千铁骑扎在后营,进了私衙,早有马瑶同罗灿叩见,将操的家兵、家将花名册献上。马爷一看,大喜道:“这些人马同我带来的那三千铁骑,也够做前站兵了。”随即安慰了罗灿一番,然后写了一道自求出征的表章,点两名旗牌,到长安上本去了。当晚马爷治宴,在书房同罗灿、马瑶饮酒,猛听得一声嘈嚷,忽见中军官进内报道:“不好了。”
  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