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回 米中粒二入镇江府 柏玉霜大闹望英楼

   
 

  话说那米中砂说道:“兄弟,我想你要此女到手也不难,我看他这一座高楼,必是富厚人家,好在兄弟不曾定亲,明日访问明白,就烦镇江府前去为媒,不怕他不允。”米中粒道:“说得有理。”二人越看越赞,却被秋红看见了,忙请小姐进去,“呀”地一声,早把楼窗关了。
  米中粒在马上骂道:“这小贱人,好尖酸,她倒看见我们了。”遂缓辔而行。二人转过楼墙,来到柳荫之下,却是李府的后门。后门内又有一位年少的妇人,也生得十分齐整,米中粒见了,笑道:“美人生在他一家,真正好花开在一树。”两个人只顾探头探脑地朝里望,不想那个妇人早看见了,赶出门来骂道:“好瞎眼的死囚!望你老娘做什的?”米中砂一吓,忙扯兄弟纵马去了。
  看官,你道这位妇人如此勇敢,却是何人?原来就是瘟元帅赵胜的妻子孙翠娥。他夫妻二人自从云南别了罗灿,带了书信,到淮安找寻罗焜。到了淮安,打听得罗焜被柏府出首,拿入府牢中治罪,后来又劫法场,大闯淮安,勾同草寇,反上山东去了。他夫妻二人走了一场空,欲回云南去复罗灿的信,又恐罗灿离云南,因此进退两难,只得仍回镇江丹徒县家内来住。恰好遇见小温侯李定,李定爱赵胜夫妻武艺超群,就留他夫妻二人在府,赵胜做个都头,孙氏在内做些针指。那孙翠娥同柏玉霜小姐十分相得,谈起心来,说到罗焜之事,孙翠娥才晓得柏玉霜是罗焜的妻子,小姐才晓得罗氏兄弟二人不曾被害,暗暗欢喜。
  闲话少说,且言米家弟兄两个慌忙回府,即唤一个得力家人,上前吩咐道:“丹徒县衙门对过,有一所大大的门楼,他家有一位绝色的女子,我大爷欲同她联姻,只不知她家姓什名谁,是何等人家,你可快去访来,重重有赏。”那家人领命去了,不在话下。
  且言那米良等操了一日的兵,回府饮酒,马通、王顺向米良说道:“闻得罗氏兄弟十分英雄,我们前去拿他非同小可,必须商议个万全之策方能到手,你我偌大的年纪,倘若受伤,岂不是空挣了一场富贵?”米良说道:“将军之言正合我意,我们只须点一万精兵前去,到兖州府城里扎营,令地方官前去讨战便了。”
  商议停当,次日五更,马通、王顺同米良等三人一同升帐,众将参见已毕,马通、王顺领了长安带来的五千人马在前,米良点了本营的五千人马在后,共是一万精兵,分作两队,中军打起“奉旨擒拿反叛,剿除草寇”的黄旗,耀武扬威,摇旗呐喊,杀奔山东去了。当下镇江府合城的官员,同米府的二位公子,送到十里长亭。饯行已毕,各自相别而回,不提。
  且言米公子送了他父亲出征之后,回到府中料理料理家务,忙了两日,心内时刻想着那美女的消息。正在书房同米中砂商议,忽见前日去访信息的家丁前来回信。米中粒大喜,忙问道:“打听得如何?”家丁回道:“小人前去访问,县衙门口的人说他家姓李,那老爷名叫李全,目今现在宿州做参将哩。那女子只怕就是他的小姐了。”米中砂听了大喜,说道:“这宿州参将李全,莫不是那小温侯李定的父亲么?”家丁回道:“正是。”米中砂哈哈大笑道:“这个就容易了,那小温侯李定,我平日认得他,他父亲住在此地,现是我叔父的治下。兄弟,你只须见镇江府说一声,保你就妥。”米中粒大喜,忙唤家人备马,拿了名帖拜镇江府。
  不一时已到,家将投了名帖,知府迎出仪门,请中粒到内厅相见。当下二人携手相搀,进了书房,见礼坐下。茶罢,知府问道:“不知公子驾临,有何见谕?”米中粒道:“无事也不敢惊动,只因晚生年登二十,尚未联姻,昨闻宿州参将李全有不位小姐,十分贤德,敢烦老黄堂执柯,自当重谢。”知府笑道:“包在本府身上便了。”米中粒大喜,忙忙起身拜谢而去。正是:
  御沟红叶虽云巧,月内红绳未易牵。
  不表米公子回府,且言知府次日拿了名帖,就来请李定。李定见本府相召,怎敢怠慢,随即更衣上马,来到府宅门上。家人投了名帖,只见里面传请。李定进了私衙,参见毕坐下。李定说道:“不知公祖大人见召,有何台谕?”知府笑道:“无事不敢相邀,昨日有定海将军米大人的公郎前来托本府作伐,说年兄家有一位令妹小姐尚未出门,特烦本府代结秦晋,不知台意如何?倘若俯允,据本府看来,倒也是一件好事。”李定闻言,吃了一惊,忙起身打了一躬,说道:“治晚生家内并无姐妹,想是米府中错认了,求公祖大人回复他便了。”说罢,起身告退,上马回府,不提。
  且说米中粒自从托过镇江府为媒之后,回到家中。过了三日,不见知府回信,好不心焦,又叫家人备了四样厚礼,到府里来讨信,投了名帖,知府请书房相会。米公子叫家人呈上礼物,说道:“些微菲礼,望乞笑留。”知府再三推让,方才收下礼物,说道:“前日见委之事,据他说并无姐妹,托本府回复。本府连日事冗,未及奉复,不想公子又驾临敝署。”米中粒闻言,好生不悦,说道:“晚生亲目所见,家兄又同他交往,怎么说他无姐妹?这分明是他推托,还求老公祖大力成全美事,自当重重相谢。”知府道:“既是如此,公子可浼一友人,且说一头,果是他家姐妹,再等本府来面言便了。”公子称谢,别了知府上马回家,一路上好不烦恼。
  回到府中,将知府的言词告诉了米中砂一遍,说道:“哥哥,此事如何是好?”米中砂想了一想,说道:“我有一计,只是太狠了些,然为兄弟,只好如此,如今兄弟只推看桂花请酒,先请知府前来说明了计策,然后去请李定前来看花饮酒,当面言婚。他欲依允,便罢,若是不允,只须如此如此。那时,他中了计,就不怕他不允了。”米中粒大喜,说道:“好计,好计。”
  到了次日,米中砂先到李定家走走,并不提婚姻之事。过了五日,米中粒吩咐众家将安排已定,即命家人拿帖子先请知府,向知府细说一遍。知府暗暗吃惊,只得依允,又叫家人拿帖去请李定,家人到了李府,投了名帖,入内禀道:“此帖是家少爷请公子看花饮酒的。”李定想道:“此人来请,必非好意,但不去倒被他笑俺胆小了。”只得赏了家将的封子,说道:“你回去多多拜上尊爷,说李某少刻就来。”那家人先自回去。
  李公子随即更衣,叫家人带马,出了府门,到了米府,家人通报,米公子连忙出来迎接。进了帅府,见礼已毕,就请到后园看花。当下李定到了花园,正遇知府在亭子上看花,李定忙上前参见,坐下。李定说道:“多蒙米兄召见,难以消受。”米中粒说道:“久仰仁兄大名,休要过谦。”彼此各叙寒温,知府便说道:“前日代令妹为媒的就是这米公子。”李定说道:“可惜治晚生并无姐妹,无缘高攀。”米中砂忙向镇江府摇头,知府会意,就不说了。
  一会儿摆上酒席,米以子邀入席中。二人轮流把盏,吃了一会,又叫府中歌姬出来敬酒,到席上唱了两支曲子,便来劝酒。李定刻刻存神,不敢过饮,怎当得米氏兄弟有心弄计,只管叫歌女们一递一杯来敬,又换大觥,吃了十数觥。李定难回,直饮得酩酊大醉,伏几而睡,不知人事。
  米中砂忙唤家将抬入兵机房内,吩咐依计而行,不可迟延。众家人将李定抬到兵机房内睡下,将各事备定,并将绊脚索安排足下,只候李定醒来,以便行事。米中砂又吩咐:“家将伺候,我在那里听信,不可动他,俟他一醒,你们速速报我。”
  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文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