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回 柏玉霜主仆逃灾 瘟元帅夫妻施勇

   
 

  话说那日米府,排了镇海将军的执事,大吹大擂,抬了八人花轿,到李府来迎娶小姐,早有诸亲六眷、合城的文武官员,到两边道喜。那李夫人在外面勉强照应事务,心内好生烦恼。
  花轿上了前厅,喜筵已过,三次催妆,新人上轿。那孙氏翠娥内穿紧身软甲,暗藏了一口短刀,外套大红宫装,满头珠翠,出房来拜别夫人,说道:“奴家此去,凶多吉少,只为报昔日罗公子救我的恩,故此身入虎穴,生死存亡,只好听天而已。太太不可迟延,速速安排要紧。”太太哭道:“难得你夫妻如此重义,叫老身如何过得意去?”孙翠娥道:“太太休得悲伤,干正事要紧。”复向柏玉霜说道:“小姐可速上长安,投令尊要紧,奴从此告别了。”柏玉霜哭拜在地,说道:“多蒙姐姐莫大之恩,叫奴家如何答报?”二人哭拜一场,孙翠娥竟上花轿。听得三声大炮,鼓乐喧天,排开执事,往帅府去了。
  此时,赵胜忙会了洪惠的言语,浑身穿了铁甲,提了一条镔铁棍,暗跟花轿到米府去了。那洪惠知道必有一场恶祸,同米府是不得好开交的,预先同赵胜夫妻商议定了,前数日已经过江来到瓜州。约了镇海龙洪恩同王氏兄弟三人,带了五十个亡命,叫了十多只小船,泊在镇江边上接应,不表。
  且言柏玉霜小姐打发孙氏动身之后,诸亲已散,开了大门,方才同秋红下妆楼来拜别太太,说道:“舅母在上,甥女上长安找父亲,此一别,不知何日再会?”说罢,泪如雨下,哭拜在地。太太哭道:“我儿此去,路上小心要紧,到了长安,会见你爹爹,可叫他暗保你家舅舅要紧,眼见得同米贼不得甘休。你们快快收拾去罢。”当下柏玉霜拜别了太太,同秋红依旧男装,带了行李包袱,瞒了府中的家人,悄悄地出了后门,并不敢擎灯,高一步,低一步,乘着那月色星光趱路。多亏出海蛟洪惠送二人上了大路,出了府城,雇了一只小船,连夜开船往长安去了。
  再言洪惠送了柏玉霜上船,急急赶回府来见了太太,说了话,忙催太太收拾动身要紧。太太将细软打了四个大包袱,先付洪惠挑到江边船上,交与洪恩,复回府来,已有二更天气。太太向众家人说道:“连日你们也辛苦了,早些睡罢。”众人听得太太吩咐,各人自去安歇。太太见家人睡了,就同洪惠悄悄地出了后门。备了一匹马,扶着太太上了马,走小路赶出城来。到了江边,早有洪思前来迎接,扶太太下了马。洪惠送太太上了船,叫声:“哥哥,好生同夫人作伴,在此等我,我同王氏兄弟去接应赵胜夫妻要紧。”当下同了焦面鬼王宗、扳头鬼王宝、短命鬼王宸,各人带了兵器赶进城来。按下不表。
  且言洪恩见兄弟去后,猛然想起一件事来,说道:“不好了,他们此去非同小可,倘若关了城门不得出城,如何是好?此事不可不防。”忙向带来的五十个亡命说道:“你们快快去,如此如此。接应他们要紧。”众人领计,飞风去了。
  再言米府迎娶新人,好不热闹,米中粒浑身锦绣,得意扬扬。先是知府同合城的官员前来道喜,后是辕门上那些参将、守备、游击、都司、千总、把总一班军官前来道喜。帅府中结彩张灯,笙箫齐奏,共有八十多席,都是米中砂管待。
  将近二更时分,三声大炮,花轿进门,抬进后堂。傧相行礼。新人出轿,双双拜过天地、祖宗。笙箫细乐,金莲宝炬,送入洞房。众姬妾丫鬟擎金灯宝烛引新人坐过富贵,合卺交杯。米公子满心欢喜,自从那日在楼上相逢,直至今宵才算到手。
  看官,你道柏玉霜同孙氏是一样的花容么?米公子就认不出真假?不是这个讲法。一者,孙氏大娘也生得美貌,年纪又相仿;二者,满头珠翠垂眉,遮住了面貌,又是晚上,越发真假难分;三者,此刻米公子早也神魂飘荡,欲火如焚,哪里还存神留意,故此没有看得破。
  当下交杯已后,早有那些亲友、官员前来看了新人,就扯米公子前去吃酒,米公子开怀畅饮,吃到三更,各官员方才起身告退。这米公子被众客多劝了几杯,吃得大醉,送众客去后,踉踉跄跄地吩咐米中砂道:“府中一切事情、上下人等,拜托照应,小弟得罪,有偏了。”米中砂笑了一声,吩咐家人照应灯火,自己却同一个少年老妈去打混去了。
  那米公子醉醺醺地走进后堂,早有四个梅香引路,掌着灯送米公子上楼。进得洞房,净过了手,脱去上盖衣服,吩咐了丫鬟:“下楼去罢。”随手掩上了房门,笑嘻嘻地向孙氏道:“自从那日小生在马上看见娘子一面,直到如今才得如意,请娘子早些安歇罢。”就伸手来替孙氏宽衣。孙氏大娘耐不住心头火起,满面通红,就是劈面一掌,推开米公子,一手脱去外衣。那米公子不知时务,还是笑嘻嘻地来搂孙氏。孙氏大怒,骂一声“泼贼”,拦腰一拳,将公子打倒在地。公子正欲挣时,孙氏掣出短刀,喝一声,手起一刀,刺倒在楼上,赶上前按住了脸,一刀割下头来,顺手将烛台往帐幔上一点,望楼底下就走。不防楼底下众丫鬟使女还不曾睡,听得楼上喊喝之声,忙奔上楼来看时,顶头撞见孙氏下楼。手起刀落,一连搠死了两个丫鬟。
  众人一看,大叫道:“不好了,楼上有强人了。”这一声喊叫,惊动了合府家丁。抢上楼来一看,只见公子倒在楼上,鲜血淋淋,头已割了。众人大惊,扶下尸首来时,楼上烧着床帏帐子,烟雾迷天,早已火起。慌得太太同米中砂在梦中爬起来,听得这个消息,只吓得魂飞魄散,大哭连天。一面叫人抬过公子的尸首,一面叫众家人救火,一面问有多少强人,新娘子往哪里去了。众人回道:“并没有强人,公子同两个丫鬟都是新娘子杀的。”太太大惊,说道:“快快与我拿住这贼人,重重有赏。”当下众人听令,个个手执刀枪来捉孙氏。孙氏在火光中,在人手内夺了一条枪,且战且走,却不识他家出路,只顾朝宽处跑。
  正在危急之时,恰好赵胜、洪惠等见里面火起,喊杀连天,就知道孙氏动手。五条好汉一齐打入后门,奔火光跟前来接应。正遇米府众家将围杀孙氏,洪惠大叫道:“鸡爪山的英雄全伙在此,谁敢动手?”一齐端兵杀来,众人喊叫一声,回头就跑,五位好汉保定孙氏,往外就走。
  太太着了急,忙叫辕门上擂起聚将鼓来。那些大小将军,忙忙起身,奔到帅府,只见火光罩地,喊杀连天。一时镇江府、丹徒县游击、参将、守备、文武官员,一同都到帅府请安救火。米太太向众官说道:“诸位与我追拿强盗要紧。”众官大惊,忙忙调齐大队人马追赶来了。
  五位英雄保定孙氏,回头一望,只见远远灯球火把,照耀如同白昼,约有二三千人马,鸣锣打鼓,呐喊摇旗,追杀而来。六位大惊,奔到城下,城门已关,并无去路;回头看时,追兵渐渐地赶进来了。
  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