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回 玉面虎盼望长安 小温侯欣逢妹丈

   
 

  话说李定被众官兵拖下马来,大叫道:“拿俺做什么?”众人说道:“你家结连鸡爪山的强盗,前来放火杀人。连米公子都被你叫人杀了,还说拿你做什么?”李定听了,好不分明。
  不一时,扯到府堂,推倒阶前跪下。知府升堂叫道:“米府同你联姻,也不为辱你,你为何勾通鸡爪山的强盗,假扮新人,将米公子刺杀,却又满城放火,烧坏了七八处民房?吴守备前去巡拿,又被强徒打死,你的罪恶滔天,今日却是自投罗网。你且说家眷藏在何处?党羽现在何方?好好从实招来,免受刑法。”
  知府还未说完,把李定只急得乱叫道:“老公祖说哪里话来!俺为受了米府的聘礼,连夜赶到家父任上去报信,谁知家父已将妹子许他人,叫我连夜回来烦公祖大人退还米府的聘礼,怎么反诬我这些话来?”知府道:“胡说,本月十六日米府迎娶新人,当晚就是你妹子将公子刺死,放起火来。本府去救火时,满城中无数火起。人人都说是米府新人是鸡爪山强徒装的,杀了米公子,出帅府去了。忙得本府救了一夜的火,次日到你家查问,你家的家眷久已去了。本府问你家人,他说火起之时,你母亲就不见了,想你是暗通反叛,杀人放火,恐怕追拿,暗带家眷先逃。现有你的家人在牢内,怎说米府反告你?难道他把儿子自己杀了,图赖你不成么?”李定大叫道:“我在父亲任上,今日才回,怎么说我勾引强盗?想是米府来强娶亲事,舍妹不从,因而两相杀死,怕我回家淘气,故反将我母亲害了,做成圈套,前来害我。”知府大叫,吩咐将李定的家人带来对审。不一时,家人带到。
  知府说道:“你自己去问他们。”李定便问家人:“太太到哪里去了?”家人见问,哭说道:“那日正当半夜火起之时,便去禀报夫人,夫人就不见了。”将始末情由说了一遍。李定心中疑惑,又问:“赵胜夫妇同洪惠为何不在?”家人回道:“他们三人是同太太一齐不见的。”李定听了,心中明白:“料想新人是孙氏装的,母亲、妹子一定是同他逃走去了,只是鸡爪山的人马怎得来的?”当下知府复问李定说道:“你还有何说?”李定说道:“其实治晚生并不知道详细,实系才在父亲任上回来的。”知府大怒,正要动刑,忽见一骑马冲进仪门。
  一位官差手执令箭,大叫道:“米老将军有令,着镇江府速解一千粮草、三千人马,并将放火的原犯解往山东登州府听审,火速,火速。”知府闻言,吃了一惊,立刻到将军辕门领了人马粮草,随将李定上了刑具。次日五鼓动身,押了军粮,解了李定,离了镇江,连夜奔山东去了。
  且言米良合同马通、王顺,领了一万精兵,在兖州驻扎,离鸡爪山数十里安营立寨。歇了数日,点将到山口挑战,被众英雄点兵下山,一连三阵,杀得米良等胆落魂飞,伤了一半人马,败回登州去了,紧闭城门,一连半个月不敢出战。正在城中纳闷,接连是家将前来报到公子的凶信,米良大哭,昏倒在地。众官救醒,细问根由,家将备陈始末,米良大怒,因此着落知府调兵押粮,并要杀公子一干人犯前来,亲自审问。按下不表。
  且言鸡爪山上众英雄一连胜了数阵,个个欢喜,只有玉面虎罗焜心内忧愁,盼望兄长放心不下。那晚席散,步月来到军师谢元帐中坐下,问道:“目下连胜米贼数阵,意欲要杀上长安,申冤报仇,但不知家兄的消息如何,请教军师,还是怎生是好?”谢元道:“将军休急,俺昨日袖占一课,山上虽然兴旺,奈气运未足;在百日之内,还有英雄上山相助,令兄不远就要到了,前日我已分差四路去打探军信,等他回报,再作道理。”二人谈了一会,步出外营,到山顶上玩月。谢元仰面观星,见众星聚于江东,十分光灿,又有一颗大星缠在勾陈星内,其色晦暗,左右盘旋,忽然一道亮光,穿入白虎宫中去了。谢元大叫道:“奇怪,奇怪,这个星光先暗后明,过了营,却同将军的本星相聚。三日内必有英雄上山来,却与将军有些瓜葛,想是有什么令亲到此,也未可知。”罗焜大喜,当下观过星斗,转回山寨。
  忽见两个探子飞入军营,跪下禀道:“小人奉令到镇江打探米贼的虚实,今探得本月十六日,米府娶得宿州府参将李全的小姐。谁知小姐刺杀米中粒,放火破城,杀死守备一员,闹了一夜,却假我们鸡爪山的旗号逃走去了。谁想李公子又回镇江,被知府拿住。如今领了一千粮草、三千人马,解李公子到登州来了。小人探知,特来禀报。”谢元道:“记功一次,再去打探。”探子去了。当下谢元向罗焜说道:“探子来报的言词,他说假我们山寨之名,那李定必与将军相熟。”罗焜说道:“我闻得柏府有个姓李的亲眷住在镇江,一向并不曾会过。”谢元道:“如此说来,正合天象了。有此机会,我们且去劫他的粮草上山,再作道理。”二人商议已定。
  至次日,众英雄升帐。谢元向众人说道:“大事只在今日一举,诸公须要用心。”众英雄齐声应道:“谨遵将令。”谢元大喜,令火眼虎程珮领一千人马,前去如此如此,又令胡奎领一千人马,前去如此如此,又令秦环、罗焜各领五百铁骑,前去如此如此,又令鲁豹雄、王坤、李仲、孙彪领一千车仗,前去如此如此。众人得令,各领本部人马去了。
  按下山寨点将之事不表。且说那镇江府同游击刁成,带了四名护粮的千总并囚车,解了李定,在路行程,非止一日。那日已到兖州府的地界,离城四十里,天色已晚。知府说道:“此去离贼寨不远,众军俱要小心。”又差一名外委速进兖州报信,请米将军发兵前来接应。一面吩咐:“此地不可安营,速速赶进城去才好。”众军点起灯火,行无一里之路,猛听得一声炮响,左有秦环,右有罗焜,各领五百铁骑两边冲来。知府大惊,忙令游击将三千兵摆开,前来迎敌,与秦环二人战无数合,秦环一锏打死刁成。知府回马就走,正遇罗焜,一枪挑于马下,被喽兵获了。众军见主将已死,弃了粮草各自逃生。
  当下罗焜、秦环杀入军中,打开囚车,放了李定,先令送上山去,然后赶杀三军。那三千人,一个个丢盔弃甲,四散逃生,哪里还顾什么粮草,落荒逃走去了。这里鲁豹雄、王坤、李仲、孙彪带领车仗人马前来接应。罗焜、秦环将镇江府解来的粮草,并夺下来的盔甲、弓箭、旗枪,尽数装载上车,护送上山去了。
  且言米良等,见报说镇江府解粮到了,连忙升帐,正要点兵接应,猛听得连珠炮响,喊杀连天,早有探子来报,说镇江府的粮草被了。米良大惊,忙同马通、王顺披挂上马,带领本部人马及偏将,吩咐登州府守城,亲自赶来接应,比及赶出城来,粮草已劫去了。
  罗焜的兵马又到,五百铁骑一字摆开,米良见他兵少,就来交锋。战无三合,罗焜回马就走,米良领兵赶来,罗焜往左边一闪,早不见了。又遇秦环五百铁骑拦路,同米良接手交锋,也战无三合,就败向右边去了。米良见人马来得闪烁,就不追赶。忽听得一声大炮,人马四下冲来,米良等吃了一惊,回马看时,只见登州城中火起。三人一吓,只得夺路而走。走无半里之路,又遇见胡奎、程珮领兵拦住去路,后有罗焜、秦环领兵追来。四下里喊杀连天,火光乱滚,金鼓齐鸣,十分利害。
  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