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回 谋篡逆沈谦行文 下江南廷华点兵

   
 

  话说卢宣见追兵到来,令罗灿带领众人、庄客在这林子右边埋伏,但见风起便出来迎敌;又令杨春、金辉保护家眷;又令戴仁、戴义前后接应;又令齐纨、齐绮同卢龙、卢虎到山后放火。众人领令去了。
  火光近处,追兵早来,卢宣勒马仗剑,大喝一声,迎将上来。登州的守备见了,忙将三百人马排开,带领四名千总,前来迎敌。卢宣仗剑劈面交还,喊叫连天。战无三合,卢宣按住剑回马就走。守备大叫道:“往哪里走。”催动兵丁,拍马赶来。约有数里,卢宣口中念念有词,将宝剑望四面一指,猛然间狂风大作,就地卷来,刮得飞沙走石,地暗天昏,那官兵的灯球火把刮熄了一半。守备大惊,抬头看时,忽见山后火起,心中害怕,忙忙回马就走。
  那风越刮得紧了。
  正在惊慌,忽然一声喊叫,早有罗灿领了三十名庄客从中间出来,就把三百名官兵冲做两段,登州守备大惊,忙同众将前来迎敌。又见戴氏弟兄、齐氏弟兄、卢氏叔侄共八位英雄,满山放火,一齐冲来大叫道:“鸡爪山的英雄在此,你等快快留下头来。”这一声喊叫,把三百官兵吓得四散奔走。守备着了慌,被罗灿一枪挑下马来,割了首级。众军见主将已亡,哪里还敢恋战,一个个弃甲丢盗,夺条生路逃命去了。
  当下众位英雄合在一处,查点人数,一个也不差。卢宣大喜,说道:“快些赶路要紧。”众人略歇,依旧登程。
  走到五更时分,从一座大树林子里经过,忽见树林中两道红光,直冲牛斗。卢宣道:“奇怪,昨日交战,见红光乱起,原来就在此地。其中必有宝贝。”忙令歇下人马,埋锅造饭。却同罗灿、金辉找到红光跟前,掣出腰刀往地下一挖,挖了一尺多深,却有一块石板,掀起来看时,乃是一个小小的石盒。卢宣同罗灿揭开一看,里面并无他物,只有两口宝剑插在一鞘之内,又有柬帖一封,写着两行字迹。罗灿等拿到亮处一看,原来是一首诗,上写道:
  堪叹兴唐越国公,勋名一旦付东风。
  他年若遂凌云志,尽在雌雄二剑中。
  罗灿见了,心中大喜,又见后面有一行小字道:“此剑一切妖魔能降,谢应登记。”罗灿大惊道:“谢应登乃是我始祖同时之人,在武举场上成仙去的,遗留此剑赠我,必有大用。”慌忙望空拜谢,将诗与众人看了。众人大喜,都来到一处坐下,饱餐了一顿,将马放过了水草。
  正要起身,忽见一人带领十数个大汉,骑着马迎面闯来,见了罗灿,滚鞍下马,大叫道:“原来公子在此。”罗灿抬头一看,却是章琪。
  原来章琪到了淮安,闻知柏府出首害了二公子,二公子已上鸡爪山去了。他就连夜赶到扬州,寻不见罗灿,又赶下仪征。闻知凶信,吃了大惊,星夜赶到鸡爪山投奔罗焜,领了喽兵,前来探信。当下见了公子。十分欢喜,彼此说了一番,罗灿道:“俺们一路走罢。”章琪即令喽兵先回鸡爪山去报信,然后同众位英雄一路往鸡爪山进发。
  那日到了鸡爪山的地界,只见裴天雄、罗焜、胡奎同一众英雄,大开寨门,接下山来。一众英雄下马进寨,到了聚义厅上行过礼,罗焜、胡奎、秦环与罗灿,抱头大哭一番,各人将别后情由说了一遍,然后向众英雄致谢一番。胡奎自同母亲去接了婶母,同妹子娈姑、金老安人、周美容等,都到后堂去了,自有裴夫人接待,不表。
  外面裴天雄吩咐喽兵大排筵宴,款待众位英雄。客席上是卢宣、罗灿、齐纨、齐绮、金辉、杨春、卢龙、卢虎、戴仁、戴义、金员外共是十一位。主席上是裴天雄、胡奎、罗焜、秦环、程佩、李全、谢元、李定、鲁豹雄、孙彪、赵胜、龙标、洪恩、洪惠、王宗、王宝、王宸、张勇、王坤、李仲、章琪共是二十一位相陪。座间共三十二位,众头目在两旁巡查。大吹大擂,饮酒谈心,尽欢而散。
  次日,升帐序了坐次。谢元说道:“目下四海荒荒,贤人远避,沈贼奸党,布满朝端。不知近日长安朝纲事体若何?倘有变动,俺们就要行事。必须得哪位贤弟前去打探打探才好。”龙标起身道:“小弟愿往。”金辉、杨春二人齐声说道:“小弟昔日在长安过的,一路都熟了,愿同龙兄前去走走。”罗灿说道:“小弟也要去接母亲。”谢元道:“兄长不可自往,可令龙兄同金、杨二弟先行,秦环同孙彪暗带二十名喽兵,前去接了令堂前来就是了。”罗灿大喜道:“如此甚妙。”当下龙标、金辉、杨春随即下山去了。过了两三日,秦环、孙彪领了二十名喽兵,扮作客商,分为两队,暗藏兵器,连夜也往长安去了。不表。
  且言沈谦得了米良、王顺的文书,俱言败兵之事,心中忧虑道:“罗焜如此英雄,怎生是好?必须广招天下英雄,方可退敌除害。”沉思已定,遂请米顺、钱来到府相商。米顺道:“谅鸡爪山一掌之地,成何大事?现今各省的总督、总兵都是我们心腹,何不行文到各省去,叫他们招纳英雄好汉,军中听调?京中也挂榜招兵,等兵马一齐,太师就登了大宝,再传旨征剿罗焜,怕不一阵剿灭?”沈谦大喜,遂在长安挂榜招贤,一面行文到各省去了。
  自从挂榜之后,早有那些狐群狗党你荐我,我荐你,招集了多少好汉,分作上、中、下三等,上等做守备,中等做千总,下等的吃粮当兵。那些在朝的官军知道也不敢做声。自此之后,朝廷内外大小事,都是太师决断了。
  其时,众守备之中却有两位好汉;一个是章宏的舅子,名唤王越,叫做独角龙,是那章大娘之弟;一个是瓜州卖拳的史忠。沈谦爱他二人武艺超群,都放为守备,令他去把守长安北门,以防外面奸细。那王越虽然投了沈谦,只因去会过了章宏,知道姐姐身替罗太太之死,遭沈贼所害,怀恨在心。因此,投营效用,要遇机会暗害沈贼。这是他心事,不表。
  且言沈谦一日在书房闲坐,堂候官呈上南京的文书。沈谦展开一看,原来是侄儿沈廷华的文书,上写道:“奉命求贤,今在金山得了两员虎将;一名王虎,一名康龙,俱有万夫不当之勇。小侄再三请他进京,他不肯来,必须叔父差官前来骋他,他方肯出仕。五月初五日乃是小侄生辰,镇江府扮了龙舟欲与小侄庆寿,小侄意欲请廷芳贤弟前来侄署看龙舟。等小侄生日过后,同兄弟聘请王虎、康龙同上长安,岂不是一举两得?小侄不敢自专,请叔父施行。”沈太师看了来文,满心欢喜,忙叫书童去请大爷前来。
  沈廷芳来至书房坐下。沈谦说道:“为父的与罗家作对,谋取江山,也是为你。如今诸事俱备,只少良将领兵,难得你哥哥访得两员勇将,现在金山,要人聘请。五月初五日又是你哥哥的生辰,请你去看龙舟。你可收拾聘礼、寿仪前去拜了生日,就去请了二将来京,早晚图事,岂不为美。”沈廷芳闻言,满心欢喜道:“孩儿愿去。”沈谦大喜,令中书写了聘书,备了礼物,又做了两副金盔金甲、蟒袍玉带、两匹金鞍白马,收拾动身,又摆了相府的执事,在门前伺候。
  沈廷芳辞别了父母,点了十数名家丁、一个堂官先去等候,又约了锦上天,一同上马往江南而来。逢州过县,自有文武官员接送。这也不在话下。
  且言锦上天向沈廷芳说道:“门下久仰江南的人物秀丽,必有美色的女子。”沈廷芳说道:“我们做完正事,令堂官同二将先行,我们在那里多玩些时便了。”锦上天道:“倘若遇着好的,就买她几个来家。”二人大喜。
  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