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回 龙标巧遇柏佳人 烈女怒打沈公子

   
 

  话说那沈廷芳同锦上天,带了十数个家人往寺里正走,却遇见那个小和尚前来迎接。锦上天一把扯住小和尚道:“你们寺里楼上雪洞里看龙船的那个女子是谁?”小和尚笑道:“老爷,你看错了,那是我寺里的一位少年客官,并没有什么女子。”锦上天道:“分明是个女子的模样,怎说是没有?”小和尚答道:“那个客官生得年少俊俏,又没有戴帽子,故此像个女子,老爷一时看错了。”沈廷芳叫道:“胡说。想是你寺里窝藏娼家妇女,故意这等说法么?”小和尚吓得战战兢兢,双膝跪下,说道:“老爷若是不信,请看来,便知分晓。”锦上天道:“我且问你,这客官姓甚,名谁,哪里人氏?”小和尚说:“姓柏,是淮安人氏,名字却忘记了。”沈廷芳想道:“淮安姓柏的,莫不是长安都院柏文连的本家么?”锦上天道:“大爷何不去会会他就知分晓了,柏文连也是太师爷的人,有何不可。”沈廷芳道:“说得是。”便叫小和尚引路,同锦上天竟到玉霜客房里来。
  幸喜那小和尚走到楼门口叫道:“柏相公,有客到来。”玉霜大惊,暗想道:“此地有谁人认得我来?”忙忙起身更衣,戴了方巾。那沈廷芳同锦上天假托相熟,近前施礼,说道:“柏兄请了。”柏玉霜忙忙答礼,分宾主坐下。早有那方丈老和尚知道沈公子到了,忙忙令道人取了茶果盒,拿了一壶上色的名茶,上楼来见礼陪话,也在这厢坐下。
  柏玉霜细看沈公子同锦上天二人,并不认得,心中疑惑,便向锦上天说道:“不知二位尊兄尊姓大名,如何认得小弟?不知在哪里会过的,敢请指教。”锦上天说道:“在下姓锦,贱字上天。这一位姓沈,字廷芳,就是当今首相沈太师的公子,江南总督沈大人的令弟。”柏玉霜听了,忙忙起身行礼道:“原来是沈公子,失敬,失敬。”沈廷芳回道:“岂敢,岂敢,闻知柏兄是淮安人氏,不知长安都堂柏文连先生可是贵族?”柏玉霜见问着她的父亲,吃了一惊,又不敢明言是她父亲,只得含糊答道:“那是家叔。”沈廷芳大喜道:“如此讲来,我们是世交了。令叔同家父相好,我今日又忝在柏兄教下,可喜,可喜!请问柏兄为何在引,倒不往令叔那里走走?”柏玉霜借此发话道:“小弟原要去投家叔,只为路途遥远,不知家叔今在何处?”沈廷芳道:“柏兄原来不知,令叔如今现任巡按长安一品都堂之职,与家父不时相会,连小弟忝在教下,也会过令叔大人的。”
  柏玉霜心中暗想道:“今日才得知爹爹的消息,不若将机就计,同他一路进京投奔爹爹,也省得多少事。”便说道:“原来公子认得家叔,如此甚妙。小弟正要去投奔家叔,要到长安,求公子指引指引。”沈廷芳道:“如不嫌弃,明日就同小弟一船同行,有何不可。”柏玉霜回道:“怎好打搅公子?”沈廷芳道:“既是相好,这有何妨。”锦上天在旁撮合道:“我们大爷最肯相与人的,明日我来奉约便了。”柏玉霜道:“岂敢,岂敢。”金山寺的老和尚在旁说道:“既蒙沈公子的盛意,柏相公就一同前往甚好,况乎这条路上荒险,你二人也难走。”柏玉霜道:“只是搅扰不当。”当下三人扰了和尚的茶,又谈了一会。沈廷芳同锦上天告辞起身,说道:“明日再来奉约便了。”柏玉霜同和尚送他二人出山门,一拱而别。
  柏玉霜回到房中,和尚收去了茶果盒。秋红掩上了房门,向柏玉霜说道:“小姐,你好不仔细。沈贼害了罗府满门,是我们家的仇敌,小姐为何同他一路进京?倘被他识破机关,如何是好?况且男女同船,一路上有多少不便,不如还是你我二人打扮前往,倒还稳便。”柏玉霜道:“我岂不知此理,但此去路途千里,盗贼颇多,十分难走,往日瓜州镇上、仪征江中,若不是遇着洪惠与王宸,都是旧日相熟之人,久已死了。我如今就将机就计,且与他同行,只要他引我进京,好歹见了我爹爹的面就好了。自古道:‘怪人须在腹,相见又何妨。’就是一路行程,只要自家谨慎,有何不可?”正是:
  明知不是伴,事急且相随。
  秋红道:“虽然如此讲法,也须谨慎一二。”柏玉霜道:“我们见机而行便了。”
  不言主仆二人在寺中计较。且言沈廷芳同锦上天出了金山寺,早见那镇江府的两个内使,走得雨汗长流,见了沈廷芳,双膝跪下道:“家爷备了中膳,请少爷坐席,原来少爷在这里玩呢。列位大人立候少爷,请少爷快去。”沈廷芳道:“知道了。”遂同锦上天上了小船,荡到大船旁边,早有水手搭跳板,撑扶手,扶了沈廷芳同锦上天进去。知府同米良慌忙起身出来,抢步迎接,沈廷芳进内坐下,同用中膳。
  一会儿用过了,镇江府吩咐左右船上奏起乐来。那十只龙船绕着官船,或前或后,或左或右,穿花划来。但见五色旌旗乱绕,两边锣鼓齐鸣,十分热闹。沈廷芳大喜,忙令家人备了几十只鸭子,叫两只小船到中间去放标。那些划龙船的水手都是有名的,又见大人来看,都要讨赏,人人施勇,个个逞能,在青波碧浪之间来往跳跃,十分好看,把那沈廷芳的眼都看花了。抢完了标,吩咐家人拿出五十两银子,赏了龙舟上的水手。
  到晚上,龙船上都点起灯来,真正是万点红心,照着一江碧水。又玩了一会,那知府请沈廷华、沈廷芳、米良等到衙饮宴,都拢船上岸,打道登程,一路上灯球火把,都到镇江府署中去了,正是:
  北堂夜夜人如月,南陌朝朝骑似云。
  话说沈廷芳、沈廷华、米良、锦上天等进了府中饮宴,无非是珍肴美味,不必细表。饮完了宴,时已三更,知府就留沈廷华、沈廷芳、锦上天等在府中歇宿。不表。
  且言锦上天陪沈廷芳在书房歇宿,锦上天道:“大爷,你晓得金山寺的柏相公是个甚么人?”沈廷芳道:“不过是个书生。”锦上天道:“我看他好像个女子。”沈廷芳道:“又来了,哪有女扮男装之事?”锦上天道:“大爷,他两耳有眼,说话低柔,一定是个女子。”沈廷芳笑道:“若果如此,倒便宜我了,只是要她同行才好下手。”锦上天道:“大爷莫要惊破了她,只要她进了长安,诱进相府就好了,路上声张不便。”沈廷芳道:“明早可去约会她,待我辞过家兄,同她一路而行才好。”锦上天道:“这件事在门下身上。”当下两个奸徒商议定了。
  一宿已过,次日清晨,沈廷芳即令锦上天到金山寺约会柏玉霜去了,他却在府中用过早膳,向沈廷华作别起身。沈廷华道:“贤弟为何就要回去?”沈廷芳道:“惟恐爹爹悬望,故此就要走了。”知府说道:“定要留公子再玩一日才去。”沈廷芳道:“多谢,多谢。”随即动身。忙得镇江府同沈廷华、米良备了无数的金银绸缎、礼物下程,挑了十数担,差了江船,送沈廷芳起身。
  那沈廷芳上了大船,来到金山寺前,吩咐道:“拢船上岸。”早有和尚接进客堂,只见锦上天同柏玉霜迎下阶来。见礼坐下,柏玉霜说道:“多蒙雅爱,怎敢相扰?”沈廷芳道:“不过是便舟同往,这有何妨?不必过谦,就请收拾起身,船已到了。”锦上天又在旁催促说道:“柏兄,你我出门的人,不要拘礼,趱路要紧。”柏玉霜见他二人一片热衷,认为好意,只得同秋红将行李收拾送上船去,称了房钱与和尚,遂同沈廷芳一路动身上船来了。
  沈廷芳治酒款待,吩咐开船。到晚来,柏玉霜同秋红一床歇宿,只是和衣而睡,同沈廷芳的床头相接,只隔了一层舱板。那沈廷芳想着柏玉霜,不得到手。一日酒后,人都睡了,沈廷芳欲火如焚,按不住,爬起来,精赤条条的,竟往柏玉霜舱房里来,意欲强奸,悄悄地来推那舱板。正在动手,不想柏玉霜听得板响,大叫一声:“有贼,有贼。”吓得众水手一齐点灯着火,拥进舱来照看。
  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