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事,我做主”——徐迟与陈松


 
  著名诗人徐迟与陈松交往前,曾经与几位姑娘谈过朋友。他之所以选中陈松,主要是因为陈松明确地表示:自己的婚事自己做主。

  1933年7月,徐迟弄到一张假的学历证明,考取了燕京大学的插班生,进入英文系三年级学习。不料这张假学历证明,被燕大注册处查出来了。他被中止学籍,但还是介绍他到东吴大学读二年级。在东吴大学读书期间,他利用课余时间写诗作文,常有作品发表,同时也结识了杜衡、穆时英、叶灵凤等文化界的名人,颇有一种踌躇满志的样子。在1934年的暑假前,他就退了学。其目的是因家庭困难,省下钱来供弟弟读完清华大学。同时他也觉得自己是作家了,稿费可以添补生活之需了。

  退学后,他回到家乡南浔中学教书。他除了教国文和英文课之外,大部分精力都用于写诗和作文。1936年春的一天,徐迟写作得很劳累,觉得浑身疲乏。他伸了个懒腰,就来到操场上,放松一下心情。忽然,闯入他的眼帘的是他的学生陈松,正迎着早晨的明媚阳光,在边散步边朗诵着诗歌。他愣住了,觉得从来没有发现陈松这么美!她迎着朝阳朗诵诗歌的声音,她陶醉于诗歌境界的情绪,更增加了少女的美。徐迟陶醉了!事后他特意买了本新日记本,把这天见到陈松的感受记了下来。此后,他每天都要写日记,将对这位少女的爱恋都写在日记里。还为陈松写了首题为《六十四音符》的诗,只是当时还没有勇气直接送给陈松。

  到第11天的晚上,徐迟又在操场上见到陈松。他实在按奈不住自己了,就唤陈松到他的宿舍里。徐迟将这十天写的日记给陈松看。陈松越读脸越红,读完低着头,不出声。徐迟问她:“怎么样?有何感想?”陈松羞赧地说:“没有想到你会这样。”徐迟又追问她:“你怎样想呢?”陈松沉吟了一会儿,低声说:“我不敢这么想,很喜欢你的诗,只是总想见到你。”一句话捅破了他们相隔的一张纸,徐迟突然抱住陈松,猛烈地吻住她的红唇,久久不放。就是这一吻,他们决定相伴终身,永远也不分离了。

  过了一段时间,陈松的舅舅到学校来,说是看望外甥女儿,实际上是受陈松母亲的委托,来相看女儿的男朋友。事后徐迟问她:“我们的事你家里同意吗?”陈松毫不犹豫地说:“我的事,我做主!”一句话说得徐迟立时就觉得陈松比以前交往过的任何一个女孩子都要伟大。这正是他所敬重的有独立人格的女性。他再一次抱住陈松说:“谢谢你,你真好,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女性!”

  不久,徐迟就与这个17岁的陈松在《南浔周报》上刊登了订婚启事,还在怡丰园酒家办了两桌酒席,宴请了两家的亲属和他们的朋友们。

  1936年的冬天,徐迟相继出版了《二十岁人》和《歌剧素描》等两本诗集,开始引人注目,成为有名气的年轻诗人。有的妙龄女郎开始向他暗送秋波,使得徐迟几乎陷入情感的诱惑里。他意识到,任凭感情的野马信马由缰地驰骋,是对不起给予他初吻的陈松的。于是在1936年的12月,利用寒假时间,徐迟到陈松家商量结婚的事。陈松的哥哥陈铭德提出:妹妹才17岁,需要多念点书。徐迟则表示,希望陈松能和他一起回上海,住在他家,在上海读书,等她中学毕业后在结婚。

  1937年陈松中学毕业了,她与徐迟结为伉俪。他们相濡以沫,恩恩爱爱,度过了几十年的爱情生涯,在1985年陈松因患癌症而先他而去。

 

精彩阅读 尽在在线读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