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为师,终身敬之”——何其芳与俞平伯


 
  何其芳在1931年考入北大时,俞平伯已经是北大教授了。当时,何其芳虽然学的是哲学,但他十分喜欢文学创作和古典诗词,尤其是喜欢俞平伯的散文,因此每逢俞平伯讲授中国古典诗词课,他都去旁听。听俞先生课的学生很多,何其芳没有机会与先生单独联系,而对俞平伯却始终本着“一日为师,终身敬之”的古训,尊为师长的。

  1952年北京大学筹建文学研究所时,何其芳被任命为副所长。此时他才与从中文系调入的俞平伯,有机会共事。俞平伯在文学研究所的第一项工作就是校点80回本《红楼梦》。为做好这项重点工程,担任正副所长的郑振铎和何其芳,给予俞平伯很大的支持。为他选派了得力助手,提供了很多校勘资料。俞平伯也觉得工作干得得心应手,很感激何其芳等领导人的关怀。然而,好景不长。1954年9月出版的《文史哲》,发表了李希凡、蓝翎的《关于“红楼梦简论”及其他》,引起毛泽东的重视。他给中央政治局写信,称这是“三十多年以来向所谓《红楼梦》研究权威作家的错误观点的第一次认真的开火”,又说,“俞平伯这一类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当然是应当对他们采取团结态度的,但应当批判他们的毒害青年的错误思想,不应当对他们投降”。由此学术界开展了批判俞平伯错误文艺思想的运动。

  面对着铺天盖地的大批判,何其芳始终保持冷静的头脑。他认为学术观点与政治思想不能混为一谈,他没有对俞平伯施加压力,也没有盲从地跟随批判锋芒冷淡俞平伯。在他的主持下,在“文研所”这块小天地里,始终保持着民主的学术空气,并针对某些不实之词深入调查研究,积极为俞平伯伸张正义。1956年“文研所”进行职称晋升时,何其芳没有因为俞平伯受到批判而影响职称的晋升,仍然提议俞平伯为一级研究员,获得学术委员会的通过。

  在“文研所”共事期间,何其芳与俞平伯成为彼此信任的朋友,俞平伯偶有诗作,一般都抄录一份给何其芳,而何其芳在学作旧体律诗时,也常向俞平伯请教、切磋对仗、韵律等问题。在1977年何其芳突发心脏病逝世后,俞平伯怀着沉痛的心情写了篇《纪念何其芳先生》,文章称:“与其芳几十年的交往,他既是我的领导,又是我从事研究工作的知己。他给我的帮助很多,是我非常感谢的。”

 

精彩阅读 尽在在线读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