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革命样扳戏的可喜成果——记评剧《向阳商店》的新生

新华社记者 (1974.02.05)

华北地区文艺调演演出期间,北京评剧团的《向阳商店》以新的面貌出现在首都舞台上。看过这个戏的工农兵观众说:“《向阳商店》这次改得好多了!”《向阳商店》剧组的文艺工作者回顾了改戏的历程,深有感触地说:“是革命样板戏的创作经验,给《向阳商店》带来了新生!”

《向阳商店》第一次演出是在一九六三年。当时的演出本虽然写了热爱商业工作和轻视商业工作的思想斗争,但是,反面人物嚣张,中间人物占据了主要地位,一些好的唱腔给了反面人物。因此,演出过程中,出现了这样的怪现象:反面人物的唱腔获得了鼓掌。这样一个旧《向阳商店》究竟应该向何处去?两条文艺路线指出了两种相反的方向:按照毛主席革命文艺路线,在无产阶级的文艺舞台上,决不能让反面人物博得观众的喝采,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彭真却胡说“为艺术鼓掌是可以的”;按照毛主席革命文艺路线,《向阳商店》应该修改,要加强阶级斗争的描写,突出无产阶级的英雄人物,彭真却胡说:“人家天天满座,还叫人家改?”反革命修正主义文艺路线,就是这样竭力阻挠《向阳商店》的修改。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风暴,摧毁了修正主义文艺黑线的统治,涤荡了旧戏舞台上的污泥浊水。北京评剧团的革命文艺工作者,奋起揭发批判彭真一伙对《向阳商店》的破坏。一九六九年春天,他们在毛主席革命文艺路线的指引下,开始了《向阳商店》的修改工作。

这时,正是革命样板戏《红灯记》、《智取威虎山》等一朵朵社会主义文艺新花竞相开放的时候。《向阳商店》剧组的革命文艺工作者一面认真学习革命样板戏的创作经验,一面探索着修改《向阳商店》。革命样板戏的满腔热情、千方百计地塑造无产阶级英雄形象的创作经验,极大地启发了他们,使他们越来越觉得,必须彻底改变中间人物、反面人物占据舞台的现象,要在《向阳商店》中塑造出一个商业战线的革命英雄人物。

但是,这样的愿望,并不是一下子就能实现的。修改的第一稿,不成功;第二稿,第三稿,虽有进展,但还是不成功。到了第四稿,又走了一段回头路。那时,有的创作人员没有认真学习革命样板戏的创作经验,不是对旧《向阳商店》进行革命的改造,而是修修补补,还提出要用“两个九牛二虎之力”,在一个戏里写两个主要人物。这时,他们又认真学习了革命样板戏在同修正主义文艺黑线斗争中诞生的历史,认识到产生这种反复的原因,是由于修正主义文艺路线的影响还没有肃清。学习样板戏,修改《向阳商店》的过程,必须同时也是不断批判修正主义文艺路线,改造世界观和文艺观的过程。他们总结了经验教训,又继续前进。

去年十月,《向阳商店》第五稿在北京试验演出。在这个演出本里,剧组把向阳商店的党支部书记王勇翔作为主要英雄人物来写,并且主观上也努力想突出这个人物。可是,演出后观众却反映,这个主要英雄人物还不如次要英雄人物青年营业员刘春秀的光彩。为什么演出的客观效果并不象主观预想的那样呢?为什么想突出的英雄人物并没有突出起来呢?这时,剧组又重新学习革命样板戏的创作经验,寻找这个新本子所以不成功的原因。经过分析,他们认识到:按照革命样板戏“三突出”的原则,全剧的情节结构,要为塑造主要英雄人物服务。可是,《向阳商店》第五稿所展开的戏剧冲突,不是有利于表现王勇翔,而是有利于表现刘春秀,其结果,虽然不是自觉的,但客观上还是在一个戏中写了两个英雄人物。总结这一稿的经验,他们深有体会的说:起初看来好象是懂得了革命样板戏的创作经验,但是经过实践说明我们并没有真正懂得,还不会运用。要真正懂得革命样板戏的创作经验,必须在艺术实践中反复学习,反复领会。

经过第五稿的实践,更激起了《向阳商店》剧组学习革命样板戏,修改《向阳商店》的热情。在第六稿中,他们努力按照“三突出”的原则,把刘春秀作为主要英雄人物来描写,第五稿中有利于表现刘春秀的情节,或者加以保留,或者再作发展。同时,又增加了第五场《背篓访户》、第七场《红花怒放》等场次和一些重要情节,来突出这个主要的英雄人物。在这个新的修改稿里,剧情的发展,人物的安排,都用来为表现刘春秀服务:反面人物潘有才、傅满堂为了挽救自己的失败,制造翻车事件、碱面白糖错卖事件,以至最后要毁账行凶,是为了用以陪衬刘春秀在阶级斗争风浪中敢于斗争、善于斗争的革命精神;转变人物刘宝忠,反对出车送货,甚至逼迫刘春秀写请调报告,崔玉海不安心商业工作,并对刘春秀挖苦讥诮,这一切也是为了烘托刘春秀热爱商业工作,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品质;至于党支部书记王勇翔、孙主任等正面人物,则是为了烘托出刘春秀是在自觉接受党和群众的教育下成长起来的。经过这样的努力,终于把刘春秀这个主要英雄人物树立起来了。

怎样对评剧的音乐、唱腔批判地继承,努力做到创新?《向阳商店》也是在反复学习革命样板戏的创作经验中,不断前进的。开始,他们学习革命样板戏坚决贯彻“百花齐放,推陈出新”,“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的方针,对京剧、芭蕾舞剧进行革命的经验,一方面正确地认识到,对评剧原有音乐、唱腔必须革命;但是,另一方面却对保持和发展评剧的特色注意不够。在这种思想指导下,一九七二年五月,他们为《向阳商店》重新设计了音乐、唱腔,以为群众一定会欢迎。可是,内部演出,征求意见时,发现工农兵观众并不欢迎,这对剧组的音乐工作者是个很大的震动。他们又回过头来重新学习革命样板戏按照“三对头”(思想感情对头、性格气质对头、时代感对头)的原则,对京剧、芭蕾舞剧批判继承的经验,认识到不能离开评剧的特色来创新。因此,他们对过去一些评剧唱腔进行分析、批判,认为评剧原有的音乐唱腔中可以为今天所借鉴的东西,应该批判地继承,加以革命的改造。在这样的认识基础上,他们又开始了新的唱腔设计工作。过去评剧中有一种“反调”,是用来抒发抑郁、悲怆的思想感情的。在《向阳商店》的第七场刘春秀的核心唱段中,为了表现她在复杂尖锐的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面前的精神境界,他们保留了“反调”的板眼、结构,摒弃悲凉的成分,努力增加表现倔强、不妥协的成分,用来为“春秀我滚石飞砂有进无退,今日里七沟八岔道路迂回”这一节唱词谱曲,比较好地提示了她这时的思想感情。在第一场中,为了表现刘春秀走上为人民服务新岗位的欢乐心情,他们采用旧评剧中比较健康的“喇叭牌子”,去掉原有的流滑俗气成分,来为她“彩霞铺满征途上,新兵踏进新课堂”的唱词谱曲。为了渲染时代感,烘托刘春秀的革命精神,在气氛音乐中,贯穿了《学习雷锋好榜样》的曲调,也取得了较好的效果。

《向阳商店》的修改,历时五年,六易其稿,这个过程也是认真学习革命样板戏“源于生活,高于生活”这一创作原则的过程。在修改中,曾经有这样一件事:现在的第八场,潘有才妄图毁账本这一情节,原来曾写成是改账本。念给商店职工们听时,大家笑了。他们告诉创作人员:实际生活中没有这样的蠢人,会计自己记的账,别人给改了,还能发现不了?再说,一页页改,还改得过来吗?我们倒是发现有个别贪污分子毁账本的。这一席话,引起了创作人员的深思。“改账本”和“毁账本”,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是反映了两种截然对立的创作路线,一个是唯物论的反映论,一个是唯心论的先验论。类似这样的事例使《向阳商店》剧组加深了对源于生活,高于生活这一原则的理解,提高了深入生活,改造世界观,坚持唯物论反映论的创作路线的自觉性。几年来,在加工修改《向阳商店》的过程中,北京评剧团曾先后到北京、天津、沈阳、西安、河北等地近四十个商店深入生活。他们同商店职工一起包装货物,接待顾客,一起推车下街,送货上门,一起学习马列著作和毛主席著作,开展革命大批判。就是在这样的深入生活中,他们获得丰富生动的创作素材,然后再概括、提炼,来修改《向阳商店》的。现在演出的《向阳商店》,许多情节、对白、唱词,就是创作人员对实际生活进行了艺术加工创造出来的。例如,第五场里,当刘春秀背着货篓来到赵大娘家,这时幕后响起一段抒情的女声伴唱:“方便的商店红亮的心,周到的管家贴心的人。巧理工农千家务,温暖群众万人心!”其中的前两句,是剧组根据群众赞扬西安十九粮店是“方便的粮店红亮的心,群众的管家贴心的人”改编的;后两句则是采用了沈阳一些居民送给李素文同志的一副对联:“巧理千家务,温暖万人心”这一素材。

深入生活,更重要的是使剧组人员和工农兵的思想感情贴近了。他们在西安市第十九粮店时,听到这样一个故事:有一次,居民区的一位妇女,娘家有人得了急病,要她立即回去,她只好把三个孩子扔在家里就匆忙走了。粮店售货员访户发现了这个情况,就天天来给做饭、洗衣,料理孩子。几天以后,孩子的母亲回来一看,屋子给拾掇得干干净净,孩子都很好,她激动得流出了热泪。象这样的生动事迹,北京评剧团的文艺工作者听到见到何止十件,百件,这些事迹激励着他们,鞭策着他们,促使他们决心写好、演好这个反映商业战线在斗争中胜利前进的戏,刻画出我国商业战线新一代光彩照人的英雄形象。

华北地区文艺调演中,《向阳商店》作为学习革命样板戏进行评剧革命的可喜成果,受到工农兵观众的欢迎。同时,有的观众也热情地指出它的一些不足之处,诸如,矛盾冲突还不够尖锐,结构还不够完整等。剧组的文艺工作者们表示,要继续认真学习毛主席的文艺思想,不断修改《向阳商店》,在毛主席革命文艺路线指引下,把无产阶级文艺革命进行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