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上桃峰》要突破什么“框框”

上海京剧团《龙江颂》剧组 (1974.03.15)

革命样板戏的诞生是毛主席革命文艺路线的伟大胜利。革命样板戏的创作原则和创作方法是无产阶级文艺宝库中的珍贵财富。革命样板戏塑造的工农兵英雄形象是无产阶级阶级性的集中表现,是团结人民、教育人民、打击敌人、消灭敌人的有力武器。围绕着对革命样板戏的态度问题,始终存在着两个阶级、两条路线的激烈搏斗。对革命样板戏采取什么态度,这是关系到肯定还是否定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的大是大非问题,关系到肯定还是否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大是大非问题,也是关系到前进还是倒退,革命还是复辟的大是大非问题。对待这样一个严肃的问题,必须旗帜鲜明,来不得半点含糊。

最近出笼的晋剧《三上桃峰》是一株为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翻案的大毒草。它猖狂地打出对抗革命样板戏的资产阶级黑旗,必须彻底批判。

《三上桃峰》的炮制者恶狠狠地叫嚷什么:《三上桃峰》“好就好在突破了样板戏的框框”。好一个“突破框框”!炮制者究竟要突破什么“框框”?我们不妨先来看一看《三上桃峰》炮制者精心塑造的青兰这个人物到底是什么货色?青兰不抓阶级斗争,不讲路线,不抓大事,整天围着病马打转,这样一个只顾“马情”不顾敌情的政治庸人,难道是贫下中农的代表吗?青兰这个渗透着孔孟的“忠恕”、“克己”、“中庸之道”、“以德报怨”、“忍辱负重”和林彪说的“两斗皆仇,两和皆友”的反动思想的人物,完全是按照黑《修养》铸造出来的,她代表了什么阶级,反映了什么阶级的心声,不是一清二楚吗?这样一个孔孟之道的忠实信徒,难道是农村基层党支部书记的形象吗?毛主席教导我们:“香花同毒草也是这样。它们之间的关系都是对立的统一,对立的斗争。有比较才能鉴别。有鉴别,有斗争,才能发展。”《三上桃峰》的炮制者,为了掩盖他们与革命样板戏对抗的反动立场,别有用心地说什么:“我们这个戏和《龙江颂》差不多,都是写共产主义风格。”这完全是胡言乱语。革命样板戏《龙江颂》和反革命大毒草《三上桃峰》虽然都是写农村的戏,同样以农村基层党支部女书记为主要人物,但却反映了根本对立的两个阶级、两条路线。《龙江颂》中的江水英是具有高度阶级斗争、路线斗争觉悟的无产阶级先进分子。面对战友的反对,富裕中农的叫嚷,阶级敌人的破坏,经历着三百亩高产地受损、一窑砖报废、大坝合龙遇险、三千亩土地被淹、十几户住房遭水浸的重重考验,江水英牢记党的基本路线,严格区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遵照毛主席“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教导,调查研究,弄清敌情,揭穿了黄国忠的画皮;并依靠广大贫下中农,奋发图强,自力更生,战胜了一个又一个困难,大旱年夺得了大丰收。体现在江水英身上的崇高的共产主义风格和为世界革命多作贡献的共产主义精神,是我们伟大时代许许多多英雄人物的光辉品质的集中表现。《龙江颂》展示了我国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战斗风貌,是一曲共产主义风格的胜利凯歌。因此,革命样板戏《龙江颂》受到了广大工农兵的热烈欢迎。闪耀着共产主义精神的“龙江风格”在各条战线发挥了巨大的精神力量。前年,天津地区大旱,党组织决定把水留给工业使用。有的农村干部思想不通,但在看了电影《龙江颂》后说:“我这不象李志田了吗?”于是关上自己的闸门,让水迅速流到天津,并以自力更生精神,打井、汲水抗旱。无数这样的事例,使我们深深地体会到,革命样板戏是为无产阶级政治路线服务的。

革命样板戏是在毛主席革命文艺路线指引下,以党的基本路线为纲,坚持革命现实主义和革命浪漫主义相结合的创作手法,并按照“三突出”的创作原则,满腔热情、千方百计地塑造无产阶级的英雄形象。这是一条创作革命文艺作品的基本规律。而《三上桃峰》的炮制者要突破“样板戏的框框”,就是要篡改革命样板戏的指导思想和创作原则,就是要改变表现工农兵英雄人物这个根本任务,就是要否定无产阶级在文艺舞台上对资产阶级的专政,就是要反对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为刘少奇、林彪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翻案制造舆论,为复辟资本主义鸣锣开道!

《三上桃峰》的炮制者叫嚷的要突破“样板戏的框框”,这种谬论并不陌生,它是周扬等四条汉子曾经鼓吹的“离经叛道”、反“题材决定”论等修正主义谬论的翻版。他们的说法不一样,但是反动的实质完全一致,都是为了反对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这种反革命论调,正是政治上那股妄图否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翻案风在文艺上的表现。文艺是阶级斗争的晴雨表,总是敏锐地反映社会上的阶级斗争。“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要先造成舆论,总要先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革命的阶级是这样,反革命的阶级也是这样。”《三上桃峰》的炮制者和支持者叫嚷“好就好在突破了样板戏的框框”,完全是明目张胆地为他们这株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为刘少奇、林彪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翻案的大毒草制造舆论。他们挂羊头卖狗肉,打着革命现代戏的幌子,穿的是工农兵的衣服,表现的是奉行孔孟之道、黑《修养》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三上桃峰》代表的是被打倒的剥削阶级的利益,宣扬的是孔孟之道和林彪“克己复礼”的反革命纲领,要实行的就是林彪搞复辟倒退的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

《三上桃峰》的出笼决非偶然,它是国内外阶级斗争的反映。帝、修、反和国内反动派对我们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对革命样板戏的伟大成就,怕得要死、恨得要命,他们遥相呼应、争相上阵,在阴暗的角落里,向无产阶级射出一支支毒箭。

不是吗!意大利的反动导演安东尼奥尼秉承帝国主义、社会帝国主义的旨意,疯狂污蔑嘲弄革命样板戏,国内一小撮阶级敌人也跳出来咒骂革命样板戏是“人、手、口、刀、牛、羊”。有人还气势汹汹地要当什么反对革命样板戏的“硬头汉”。这些活生生的阶级斗争现实告诉我们,在进行无产阶级文艺革命的过程中,不但过去有斗争,现在有斗争,将来还会有斗争。我们革命文艺战士一定要坚持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坚持无产阶级斗争哲学,深入批林批孔,为捍卫无产阶级专政,为巩固和发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胜利成果,为捍卫革命样板戏而英勇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