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歌飞扬春潮急——评彩色故事影片《第二个春天》

向欣 (1975.11.09)

正当全国人民认真贯彻执行毛主席关于学习理论反修防修、安定团结和把国民经济搞上去的三项指示的时刻,彩色故事影片《第二个春天》公映了。影片洋溢着无产阶级革命激情,气势磅礴,反映了我国人民在毛主席领导下,不怕压、不信邪,坚持走独立自主、自力更生道路的伟大革命精神和大无畏的英雄气概,成功地塑造了冯涛这个倔强峥嵘的无产阶级英雄形象。看了这样的影片,使我们振奋自豪,扬眉吐气,鼓舞着我们朝着宏伟的目标奋勇前进。

影片《第二个春天》是根据同名话剧改编的,从话剧搬上银幕,以党的基本路线为纲,在深化主题思想方面,进行了再创作。在艺术处理上,作了很大的努力,取得了可喜的收获。故事发生在六十年代初期,围绕着我军东港一○六○厂军民制造“海鹰”号舰艇,所经历的一场斗争展开的。通过这场斗争,热情地歌颂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方针,批判洋奴哲学和保守思想。而影片的思想深度表现在它把坚持自力更生的道路同反修防修、反对霸权主义、反对民族投降主义的斗争紧紧联系起来,深刻地揭露、鞭挞了现代修正主义者。影片围绕冯涛与齐大同之间,在执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还是执行修正主义路线的这对主要矛盾,展开了极其尖锐复杂的斗争。影片把这场斗争放在现代修正主义者公开背叛马克思列宁主义,背信弃义,撤走专家,撕毁合同,妄图卡我们、压我们那样一个乱云飞渡的历史背景下,就使得这场斗争扣人心弦,从而具有更深刻的现实意义。

影片在展开矛盾冲突时,摒弃了一般化的写法,而是从“海鹰”号第一次试验失败后开始。把海军优秀干部冯涛、老工人夏长发、青年女技术员刘之茵坚持研制“海鹰”的过程,紧紧地同两个阶级、两条路线的斗争连接在一起。要制造赶超世界先进水平的“海鹰”,需要有一丝不苟的科学态度,但更重要的是需要坚持毛主席指引的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道路,需要有大无畏的反潮流的革命精神和百折不挠的顽强斗志。“海鹰”号第一次试航起火后,齐大同认为“海鹰”“烧焦了”,“进步过头了”。他自以为要找所谓“新的出路”,实际上却执行了一条修正主义路线。而那个号称“社会主义”的超级大国,趁机假惺惺地提出了所谓制造“飞鱼”的援助计划。齐大同竟钻进了假援助的圈套。冯涛则深入群众,深入现场调查研究,依靠群众很快地找到了起火原因,坚决支持继续研制“海鹰”号。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当冯涛他们找到了起火的原因后,齐大同却又借口“原因找到了,路堵死了”,转而赞成赫文斯基的所谓联合试制“海鹰”的方案。潘文更把它吹得天花乱坠。可是,认真学习了《列宁主义万岁》、具有高度路线斗争觉悟的冯涛,有着洞察风云的远见卓识,早已识破“这不是路,而是坑”,粉碎了敌人的阴谋。这里,影片用了一组冯涛讲述一位小战士牺牲经历的镜头,指出了一系列的“对不上号”,揭穿了敌人的惯用伎俩,教育了群众。影片倾注了满腔热情,描绘了冯涛坚定地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相信和依靠群众,对研制“海鹰”成功充满着必胜的信念。

随着斗争的深入发展,影片从对投降派的斗争上,进一步深化了主题思想。那个披着羊皮的狼赫文斯基,尽管一直没出场,可是他对“海鹰”觊觎已久,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妄图弄到“海鹰”的机密图纸。极端个人主义者、崇洋媚外的可怜虫潘文,同社会主义制度,同独立自主、自力更生道路必然发生冲突,这种人堕落为可耻叛徒的下场是不奇怪的。他把“海鹰”图纸献给苏修专家,这就充分暴露了投降派的嘴脸。影片在“追图纸”这一情节上,给人以悬念,处理得不一般。潘文索取图纸、拿走图纸,冯涛都未出现。实际上,却为冯涛有力的动作作了铺垫。当潘文怀抱图纸,兴冲冲地走上宾馆台阶,眼看要向他的主子报喜请功时,一辆绿色的吉普车及时赶到。钢打铁铸般的冯涛,空然出现在潘文面前,刘之茵夺回了图纸,取得了一场关键性的胜利。这一大快人心的行为,使英雄人物闪发出夺目的光彩,对于投降派潘文则是一个有力的鞭挞。同时,比较深刻地揭露了现代修正主义者两面三刀,大搞特务手段的丑恶嘴脸,从而深化了主题。

影片在艺术处理上,满腔热情,千方百计地调动电影艺术的手段,着重揭示人物的内心世界,精心刻画了冯涛的无产阶级英雄形象。

冯涛坚定不移地走毛主席指引的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发展我国军事工业的道路。他心里憋着一口气,一股革命的浩然正气,同修正主义路线展开了不可调和的斗争。影片细致地刻画了冯涛高度的路线斗争觉悟和敢于斗争、善于斗争的英雄性格,是来源于斗争实践的。团山礁战斗的“窝囊仗”、小战士的不幸牺牲、“飞鱼”图纸的三个大问号,等等一系列的“对不上号”,使冯涛在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指导下,认清了现代修正主义的反动丑恶的本质,在复杂的斗争形势面前,保持着清醒头脑。我们看完这部影片后,冯涛激情昂扬的话语:“现代修正主义的所谓援助,是绞绳,是枷锁,只要你坚持马列主义原则,不跟着他们的指挥棒转,他就整你、勒死你,我们中国人是有骨气的,不吃他们那一套!”久久在我们耳边回荡。影片比较好地运用了特写、大特写和雄伟的全景场面的两极镜头,强力而又细腻地展示冯涛崇高的思想境界。例如冯涛和齐大同在厂长室唇枪舌剑,思想交锋的一场戏,插入了一个节奏徐缓的一百八十度弧形的跟移冯涛面部特写的长镜头。演员激情洋溢的表演,结合那一段感情深沉而又充满诗意的话语:“过去,在困难面前,我们想起了井冈山上的红旗,长征路上的草根,延安窑洞的灯火,一个信念,跟着毛主席,走革命的路”,把冯涛坚持原则、教育掉队的战友回到毛主席革命路线上来的真挚感情,充分地展现出来。

电影还发挥电影艺术的特长,通过镜头的组合,把远在千里之外的画面组合起来,更形象地刻画英雄人物无限宽广的胸怀,歌颂我们伟大的时代,丰富影片的主题。《第二个春天》从话剧到银幕,把场景拉开来,是源于舞台,高于舞台的一个重要方面。例如,在齐大同看来“路堵死了”,坚持要“海鹰”下马,全力扑到“飞鱼”上去的时候,冯涛同他展开了一场思想交锋。在舞台上,只能是演员的夸大动作,来表现这样激烈的争辩。影片没有让他们一吵到底,而是为突出主要英雄人物冯涛的精神世界和力量源泉,设计了一组含意深邃的空镜头。镜头从冯涛注目毛主席接见海军时的那幅难忘的照片开始,化出了一轮跃出海面的红日,随即出现了我国沿海绮丽风光的场面:辽阔的海洋、高耸的椰林、险峻的礁石、英姿飒爽的民兵、破浪前进的快艇……。这不是作为一般的风景镜头处理的,它情景交融,浑然一体,配上冯涛激昂的话语,抒情言理,充分表达了冯涛坚决贯彻执行毛主席关于“为了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我们一定要建立强大的海军”的指示的坚强决心。这一组镜头所构成的电影语言,无论在视觉或听觉的艺术感染力上,都超过了舞台的表现力,增强了对人物思想深度的开拓,具有感人的力量。

此外,影片很注意为英雄人物提供特定的典型环境。当现代修正主义者停运“飞鱼”主机,搞无耻的政治讹诈时,影片矛盾冲突达到了高潮。影片运用电影组接的方法,从冯涛一拳猛击桌面的特写,一下子转场到了船厂广场。通常的处理,往往用阴霾的天空,表现压郁的气氛;在广场上又不象在空旷的山谷那样,可以听到巨大回声。可是,影片运用革命的现实主义和革命的浪漫主义相结合的创作方法,把广场一场戏,从进一步完成塑造冯涛的英雄形象出发,赋予它独特的构思。这儿海风呼啸,蓝天白云,吊车林立,红旗飞舞,到处站满了被激怒了的工人群众。事实证明,修正主义路线,是同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相违背的。现代修正主义者在向我们施加压力了,难道中国人民是好惹的吗?冯涛抑制不住内心无比的愤慨:“主机让他们卡掉吧!没有他们,我们的日子一定会过得更好!”“我们的‘海鹰’一定会飞起来!”惊天动地的钢铁誓言,在广场上空回响着,扣动着人们的心弦。让帝修反在站起来的中国人民面前发抖吧!镜头拍摄了冯涛的大特写——海风吹卷着他乌黑的头发,他挥动着有力的胳臂,象青松一样巍然屹立。镜头忽儿又急剧降拍,无数面红旗迎风招展,同仇敌忾的工人群众,义愤填膺,气壮山河。这样雄伟的气魄,配之以奔腾的海浪,使人们感到革命的潮流汹涌澎湃,势不可当。在毛主席领导下,中国人民前进的步伐是任何人也无法阻挡的。影片生动地揭示了“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这一伟大真理。

影片《第二个春天》也有些不足之处。影片脱胎于话剧,虽然根据电影的特点,在改编中进行了一些再创作,但是,对话还显得多,还有压缩的余地。影片突出了主要英雄人物冯涛,但是对老工人夏长发等工人群众刻画得不够。齐大同的转变,从思想上对现代修正主义的认识,对投降派的批判还不够深刻。另外,影片有的画面比较刻板,还可以适当地加强生活气息的渲染。

彩色故事影片《第二个春天》的摄制成功,又一次雄辩地证明:我们只有坚持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不断肃清反革命的修正主义文艺路线的流毒,继续坚持以党的基本路线为纲,学习革命样板戏的创作经验,从思想上巩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胜利成果,才能使社会主义文艺创作更加繁荣,不断拍摄出更多更好的为工农兵所欢迎的故事影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