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雨露育新花——工农兵、革命文艺战士热烈赞扬钢琴伴唱《红灯记》

(1968.07.04)

闪耀着毛泽东思想光辉的一朵鲜花

郭福友(东海舰队某飞行大队政委) 李合奎(海军某部副连长)

一九六八年七月一日,是我们一生当中最最难忘、最最幸福的日子。这天晚上,我们见到了日夜想念的毛主席,并且和伟大领袖毛主席一起,欣赏了无产阶级革命文艺的新品种钢琴伴唱《红灯记》,因此我们激动的心久久不能平静。我们眼里含着幸福和兴奋的热泪,千遍万遍欢呼:毛主席万岁!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万岁!

早在二十多年前,毛主席就教导我们:“我们的文学艺术都是为人民大众的,首先是为工农兵的,为工农兵而创作,为工农兵所利用的。”对古代和外国的文艺,要“古为今用,洋为中用”。可是,长时期以来,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周扬一伙却拒不执行毛主席的指示,使钢琴艺术为少数资产阶级老爷、小姐服务。那些资产阶级的艺术家,有意把钢琴艺术说的玄而又玄,说什么钢琴是门高级艺术,只能演奏所谓十八、十九世纪的世界名曲。什么高级艺术,什么世界名曲,说穿了,无非是些软绵绵的、虚无缥缈的、无病呻吟的资本主义和修正主义的破烂货。这样的“高级艺术”,对革命人民只能起瓦解斗志的作用,我们工农兵就是不爱听,就是不要听。

钢琴伴唱《红灯记》,塑造的是工农兵的英雄形象,唱的是工农兵创造的英雄业绩。艺术上,它既保留了京剧唱腔的基本特点,又充分发挥了钢琴艺术的特色。当我们看到站在钢琴跟前的不再是那些忸怩作态的资产阶级小姐、少爷,而是高大的工农兵英雄形象;当我们耳边响起铿锵有力的琴声伴和着京剧演员的清唱的时候,我们感到十分激动。琴声和清唱把我们带回到抗日战争时期的境地。我们又仿佛看到了凶残暴虐的日本帝国主义者,看到了不畏强暴、敢于斗争的英勇的中国人民,因而更增加了阶级仇、民族恨,更增加对新社会,对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的热爱。毛主席说:要使文艺成为“团结人民、教育人民、打击敌人、消灭敌人的有力的武器”。钢琴伴唱《红灯记》就是“团结人民、教育人民、打击敌人、消灭敌人”的有力武器,它很好地贯彻了毛主席指出的文艺为工农兵,文艺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这个方针。

钢琴伴唱《红灯记》这朵无产阶级文艺园地新开的鲜花,是在毛泽东思想的阳光雨露下成长起来的。毛主席热爱我热爱,毛主席支持我支持,我们就是要高声为钢琴伴唱《红灯记》叫好。在毛泽东思想的光辉照耀下,我们坚信将有更多的无产阶级文艺鲜花盛开!

王文月(五四一厂工人):

我们工人听了钢琴伴唱《红灯记》,心里都非常激动。它抒发了我们工人阶级的感情,它是一曲动人心弦的毛泽东思想的颂歌,是无产阶级文艺的大香花。

钢琴伴唱《红灯记》,突出地刻划了李玉和与李铁梅的英雄性格;成功地塑造了无产阶级英雄的光辉形象;完美地烘托出李玉和在任何艰难困苦的场合都要压倒一切敌人而决不被敌人所屈服的英雄气概;细致地表现了李铁梅在李奶奶和李玉和的教育下,接过家传的红灯,踏着先烈的血迹继续战斗的成长过程。钢琴伴唱《红灯记》的确比京胡伴唱更富有表现力。

过去钢琴弹的是些什么玩意儿?尽是表现洋少爷、洋小组的思想感情,根本不表现工农兵。我们对它讨厌透了!我们工农兵就是爱看工农兵的光辉形象,爱听抒发我们工农兵感情的音乐。过去,我们也希望钢琴为工农兵服务,但在中国赫鲁晓夫所推行的资产阶级文艺黑线统治下,我们的愿望不可能实现。今天,在毛主席革命文艺路线的光辉照耀下,在江青同志的领导和培育下,创造出无产阶级文艺的新品种,为交响乐、西洋乐器和戏剧伴奏开辟了新的道路。八个样板戏揭开了人类文艺史上的新篇章,钢琴伴唱《红灯记》又为无产阶级革命文艺园地增添了一朵鲜花。我们热烈欢呼钢琴伴唱《红灯记》的诞生,欢呼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

杨伯芳(四季青人民公社):

捷报连捷报,喜讯接喜讯。在中国共产党诞生四十七周年的大喜日子里,首都文艺路线又传来喜讯:无产阶级革命文艺的新品种钢琴伴唱《红灯记》诞生了。这几天,咱们从广播里听了好几遍钢琴伴唱《红灯记》,公社还组织咱们贫下中农集体收听,咱们是越听越喜欢,越听越有劲。

钢琴这玩意儿,咱可不熟悉。以前在广播里倒也听过几次,都是怪里怪气,洋腔洋调,根本听不懂。听人说钢琴是个洋玩意儿,还是什么“音乐之王”,尽弹什么洋才子佳人,生啦,死啦,爱啦这些事儿,听的人当然也是那些资产阶级的老爷太太,少爷小姐。咱贫下中农听不懂,也不爱听。

钢琴伴唱《红灯记》可大不相同,打心眼里说,咱们听得懂,爱听。听着听着,就好象看到英勇不屈的李玉和在和鸠山作面对面的斗争,就好象看到小铁梅接过革命红灯,决心继承父亲的革命遗志继续前进。咱们听到那雄浑悲壮的曲子,就想起了民族恨,阶级仇;听到那激昂慷慨的曲子,就记起那些抛头颅,洒热血,为了革命事业不惜牺牲生命的革命先烈,从而不断激励自己,浑身增添干劲。

钢琴这洋玩意儿,今天居然能为咱们工农兵服务,为社会主义建设出力,这是毛主席“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的文艺思想又一伟大胜利,是江青同志披荆斩棘,打破洋框框、踢开旧教条,精心培育的结果。我们贫下中农为这样的好音乐千遍叫好,万遍喝采。千好万好,归根到底,就是毛主席好,毛泽东思想好,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好!

开辟了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的崭新道路

杨焕章、张立影、华静(北京针织总厂):

在迎接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全面胜利的时刻,首都文艺战线上传来了喜讯:钢琴伴唱《红灯记》创作成功了。这是我国革命文艺工作者遵循伟大领袖毛主席“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的教导,由江青同志亲自培育出来的无产阶级革命文艺的鲜花。

钢琴这种西洋乐器,过去一直把持在资产阶级的“专家”手里。他们窃踞琴台,大发怀恋十八、十九世纪洋人、死人的幽情,为资本主义招魂。那时,咱们工人根本不欣赏这种资产阶级所谓“高级”的艺术。那些资产阶级精神贵族老爷们在琴台上越是弹得摇头晃脑,我们工人也就越不理他们的茬。

但是,这次我们听了钢琴伴唱《红灯记》后,对钢琴这个洋玩意儿,开始感到非常亲切。钢琴伴唱《红灯记》完全表现了中国人民在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和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前赴后继的斗争生活。从此,钢琴这个西洋乐器开始表现我国现代斗争生活,为社会主义的英雄人物而歌唱了。钢琴音域宽广、表现力强、更能描写人物的丰富感情。用钢琴来伴唱京剧《红灯记》,就使这个戏中的英雄人物精神世界更加丰富,形象更加高大。钢琴音响雄伟,气势磅礴,我们听了李玉和“刑场斗争”的一段钢琴伴唱以后,就感到李玉和对敌人有泰山压顶之势,一个智勇双全的英雄形象,更加完美、更加生动、更加高大地显现在我们的面前了。

钢琴伴唱《红灯记》,第一次把西洋乐器用来为工农兵服务,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这是一个可喜的收获。我们工人也要学习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革命文艺工作者敢于打破旧框框的革命精神,进一步“抓革命,促生产”,夺取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全面胜利。

唐诃、生茂(战友文工团):

钢琴伴唱《红灯记》是无产阶级革命文艺的新品种,是江青同志亲自培育出来的又一朵闪耀着毛泽东思想光辉的鲜花。我们热烈欢呼毛主席革命文艺路线的又一新胜利,并热烈祝贺中央乐团和中国京剧团创作、演出钢琴伴唱《红灯记》的成功!

多年来,中国赫鲁晓夫及其在文艺界的代理人,为了复辟资本主义,极力推行修正主义文艺黑线,疯狂抵制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拒不执行江青同志早在一九六四年就提出的钢琴要为现代京剧伴唱的重要指示。他们吹捧的是那些歌颂资产阶级和洋才子佳人的所谓世界名牌大作,或者是一些风花雪月、消磨斗志的小品,用以毒害劳动人民,把钢琴作为复辟资本主义的罪恶工具。而广大工农兵群众,对这样的钢琴演奏是十分厌恶的。

在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广大工农兵群众和革命文艺战士在江青同志率领下,奋起毛泽东思想的千钧棒,砸烂了修正主义文艺黑线,工农兵占领了文艺舞台。在攻克京剧、芭蕾舞、交响乐一个又一个的顽固堡垒之后,今天又胜利地夺取了钢琴这一阵地,创作了钢琴伴唱《红灯记》。这就使长期为资产阶级老爷、太太、少爷、小姐服务的这一西洋乐器——钢琴,开始为工农兵服务了。由于在钢琴伴唱《红灯记》中充分发挥了钢琴音域宽广、气势宏伟、表现力丰富的特长,更好地塑造了李玉和、李铁梅等高大的英雄形象,广大工农兵听了之后,无不受到极大的鼓舞和深刻的教育。

钢琴伴唱《红灯记》,是贯彻执行毛主席“古为今用,洋为中用”这一光辉思想所取得的丰硕成果。钢琴伴唱《红灯记》,使西洋钢琴艺术和中国的京剧艺术做到了完美的结合。它既保持了京剧唱腔的基本特点和特有的民族形式、民族风格,又充分发挥了钢琴所特有的表现力。在钢琴伴唱《红灯记》中,如《都有一颗红亮的心》一段唱,钢琴伴奏是明朗、欢快而富有朝气的,这就把李铁梅天真、热情,稍带几分稚气的性格刻划得十分生动、逼真、维妙维肖。又如《做人要做这样的人》,是一段较抒情的唱腔。演员唱“表叔甘愿流血牺牲。他们到底为什么?”这两句时,用了轻声唱法,钢琴伴奏在这里只用了很洗练的几个音,却特别引人入胜,把演员极为深沉而细腻的感情,衬托得淋漓尽致。在唱“为的是救中国、救穷人,打败日本兵”之前的间奏中,钢琴弹得激昂慷慨,引出了铁梅气势磅礴的唱腔。当唱到“爹爹挑担有千斤重”时,钢琴用了坚实有力的和弦,加强了这个“重”字,很好地表达了铁梅那种不畏强暴、勇挑重担的决心。仅从以上几个例子,就可以说明,由于发挥了钢琴伴奏的特长,这就大大地丰富了京剧音乐,收到了中西结合,取长补短的效果,为西洋乐器和交响乐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为我国戏曲伴奏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我们坚信,钢琴伴唱《红灯记》创作、演出的成功,不仅会推动我国戏曲艺术的蓬勃发展,而且会使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创造和发展起来的各种工农兵新文艺之花,在毛泽东思想的阳光照耀下,开得更加灿烂辉煌!

因为我们学习很不够,以上只是在学习过程中一点感想。对于江青同志为我们创造这一新的样板,我们部队革命音乐工作者,更要认真学习。今后要更好地深入工农兵群众,努力改造世界观,更好地为工农兵服务。

发扬了大无畏的革命的首创精神

张志兴(麦贤得所在艇“海上英雄艇”艇长):

过去,听说钢琴是一种“高级”的乐器,只能弹奏十八、十九世纪资产阶级的古典名曲,弹一般歌曲就是降低了它的身份;只能供那些脑满肠肥的老爷、太太、小姐消遣,工农兵是没有资格欣赏的。几百年来,钢琴就是这样贴着“高级”的商标,摆在那些贵族老爷的客厅里,成了他们的“专有品”。

钢琴艺术要不要革命?能不能革命?过去,文艺界的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周扬一伙及其总后台中国赫鲁晓夫,是不让碰的。他们象假洋鬼子一样,挥舞着“文明棍”,不许革命,压制革命。早在一九六四年,江青同志就根据毛主席“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的光辉思想,指示要钢琴为革命现代京剧伴唱。可是,那一小撮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却横加封锁,拒不执行,使这一重要指示迟迟不能和革命文艺战士见面。

轰轰烈烈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彻底粉碎了这一小撮阶级敌人的罪恶阴谋。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大好形势的鼓舞下,革命文艺战士起来造了他们的反,缴了他们的“文明棍”,发挥大无畏的革命首创精神,破除迷信,敢想、敢干、敢革命,敢于走自己的路,敢于走别人没有走过的路。钢琴是个不能碰的“音乐之王”吗?革命文艺战士以豪迈的英雄气概,敢于去冲;钢琴不能为现代革命京剧伴唱吗?革命文艺战士以坚韧不拔的革命意志,敢于去闯;钢琴不能为工农兵服务吗?革命文艺战士以坚定不移的决心,敢于去立。在江青同志的亲切关怀和热情指导下,他们经过反复实践,终于成功地创作了钢琴伴唱《红灯记》。从此,钢琴从贵族老爷的客厅搬上了工农兵的舞台;铿锵有力的革命强音代替了软绵绵的靡靡之音;没落腐朽的钢琴艺术,变成了为工农兵群众所喜闻乐见的革命的艺术。

从八个革命样板戏到钢琴伴唱《红灯记》的诞生,都证明了一个真理:掌握了毛泽东思想,什么人间奇迹都能创造出来。在“八·六”海战中,为什么我们一艘小小的炮艇能击沉比我们大好多倍的敌舰呢?靠的是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为什么麦贤得同志身负重伤之后,还能坚守战斗岗位?靠的是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有了毛泽东思想,我们就能压倒一切敌人,敌人却压不倒我们。

今后,我们要更加努力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自己的头脑;更进一步发扬“八·六”海战的精神,只要敌人胆敢侵犯,定叫它覆灭于大海之中,有来无回!

牛书亭(北海舰队某观通站站长):

钢琴伴唱《红灯记》的成功,大长了我们工农兵的志气,大灭了资产阶级的威风。这是江青同志率领革命文艺战士,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破除迷信,敢想、敢干、敢革命所取得的丰硕成果。

革命文艺战士大无畏的革命首创精神,给了我们很大的鼓舞。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中国人民,就是要走自己的路,要做前人所没有做过的事。我们观通站处于祖国东方的最前哨,我们日夜警惕地守卫在海防线上。几年来,我们在毛泽东思想的光辉照耀下,发扬敢想敢干的革命精神,狠破苏修的洋框框,决心走自己的路。当我们碰到困难时,也有同志说:算了,咱们能搞出来,还要专家干什么?但是,毛泽东思想给了我们巨大的力量。在困难面前,我们按照毛主席的教导,战略上藐视它,战术上重视它,充分依靠群众,终于在观测计算方面大大超过苏修,在保卫祖国海防的斗争中,多次出色地完成了任务。部队首长表扬我们说: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雷达兵,站得高,看得远,抓得准,眼睛最亮。

看了革命文艺战士创作出来的无产阶级革命文艺的新品种——钢琴伴唱《红灯记》,我们受到了极大的鼓舞。我们决心以江青同志为榜样,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敢想、敢做、敢革命,敢做前人所没有做过的事,为保卫祖国保卫毛主席当好千里眼。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