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思想永放光芒——赞革命样板戏《智取威虎山》中杨子荣英雄形象的塑造

红文 海文 (1969.10.07)

(海政文工团 红文 海文)

在欢庆我们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二十周年的大喜日子里,革命样板戏《智取威虎山》经过千锤百炼、精益求精的加工排练,以更加光彩夺目的姿态在首都上演了。这是毛主席革命文艺路线的伟大胜利!

革命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在江青同志的亲切指导下,更加完美地塑造了无产阶级先锋战士杨子荣的英雄形象。看!林海茫茫,白雪皑皑,杨子荣迎着风雪大踏步地走过来了!他头戴红星,胸怀朝阳,手握钢枪,眼望世界;他满腔仇恨,奋勇杀敌,浑身是胆,一往无前!杨子荣是无限忠于毛主席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优秀代表,是中国人民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大无畏革命精神力量的化身。

杨子荣的英雄形象的塑造,为发展崭新的无产阶级新文艺创造了成功的经验。

革命样板戏《智取威虎山》塑造杨子荣光辉形象的一个鲜明特点,是始终让英雄人物站在阶级斗争的第一线,为执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冲锋陷阵。

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这个军队具有一往无前的精神,它要压倒一切敌人,而决不被敌人所屈服。”少剑波率领的追剿队,是这个伟大军队的光辉写照,杨子荣是它的突出的代表。一九四六年冬季,东北战场的形势还处于暂时的敌强我弱。在这历史的关键时刻,林副主席直接指挥下的人民军队,坚决贯彻执行毛主席《建立巩固的东北根据地》的英明指示,发动群众,消灭土匪,巩固后方,为粉碎美蒋反动派的进攻、解放全东北奠定了牢靠的基础。《智取威虎山》以高度的艺术概括,深刻地表现了我军歼灭顽匪座山雕这样一场“特殊的战斗”,在尖锐复杂的对敌斗争中,充分展示了杨子荣的优秀品质和崇高的精神世界。大风大浪脚下踩,顶天立地站起来,杨子荣的英雄形象,英姿飒爽,光彩照人。

戏一开始,就为英雄大显身手创造了广阔的天地:风雪弥天,红旗漫卷,追剿队战士在少剑波的率领下,紧紧追踪望风逃窜的座山雕匪徒,犹如一把锋利的钢刀,直插峡谷深山。而担负追剿队的前站侦察的杨子荣,便是这钢刀的刀尖,锋芒所指,紧逼着匪徒的脊梁骨。——他在茫茫林海,迅速、准确地查明了敌人行踪,捉住野狼嗥,缴获“联络图”,掌握了有关土匪的线索,了解了匪巢后山的险路;继而,审栾平反证核实,顺藤摸瓜,查清“百鸡宴”,制定歼敌方案……。一个机警、干练,而又同人民群众血肉相连的老侦察员的形象,生龙活虎般出现在人们面前。

英雄人物的行动推动了矛盾的发展,对敌斗争进入了新的阶段。在革命需要入虎穴、闯龙潭的时候,杨子荣挺身而出,发出了无产阶级先锋战士的豪迈誓言:“共产党员时刻听从党召唤”,英雄人物的精神境界得到了更丰满的表现。杨子荣穿林海、跨雪原,扬鞭跃马,直插威虎山。“一颗红心似火焰,化作利剑斩凶顽”的豪情壮志,最恰当地描绘了英雄自己的高大形象——革命的刀尖子,放射着耀眼的光芒,插入了敌人的心脏。

《打进匪窟》一场,是革命和反革命斗智、斗勇的短兵相接的斗争,是考验刀尖子过硬的节骨眼。论人数:土匪窝里妖魔成群,杨子荣仅仅独自一个。论处境:座山雕占山为王,杨子荣假扮胡标被盘问。然而,恰恰是无产阶级的这“一个”,战胜了反动派的一群一窝。

杨子荣是靠什么战胜敌人的?靠毛泽东思想!毛泽东思想是智慧的源泉、力量的源泉。有了毛泽东思想,便浑身是胆,压倒一切。在一群苍蝇的嗡嗡声中,杨子荣居高临下,岿然屹立;而那一堆匪徒,却忽而惊慌失措,忽而神魂颠倒。那一张“联络图”,在敌人的心目中是一份了不起的反革命实力,是座山雕“朝思暮想”的救命稻草;落在无产阶级革命战士手里,却正好成了用来拴住敌人鼻子的缰绳。杨子荣看透了敌人垂死挣扎的虚弱本质,用革命的机智把“联络图”变为诱饵,牵着座山雕的鼻子,叫他在英雄的脚下打转转。——“来日方长显身手,甘洒热血写春秋”,这慷慨高昂的唱腔,表现了无产阶级革命战士大无畏的革命气魄,相形之下,座山雕匪徒不过是一群无耻丑类。

革命样板戏《智取威虎山》,在表现杨子荣和座山雕一伙匪徒进行你死我活斗争的过程中,深刻地揭示了生活的本质:英雄人物掌握了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就能焕发出无比灿烂的光彩。杨子荣靠着毛泽东思想这个最锐利的武器,战斗在敌人心脏,闯过重重艰险,克服一个又一个困难,尽管情况瞬息万变,却能始终主宰一切。当座山雕设下圈套,又一次进行试探,并且直接影响到送出情报的紧急时刻,杨子荣慷慨高歌:“抗严寒化冰雪我胸有朝阳”!正是这一轮朝阳,给了他智慧和力量,胆大心细,一眼看穿座山雕的愚蠢伎俩,将计就计,及时送出了情报,保证了追剿队的歼敌计划的胜利完成。随着矛盾斗争的不断发展,杨子荣的英雄形象越来越高大,越来越光彩。

《会师百鸡宴》是全剧的高潮,是在激烈的矛盾冲突里充分展示杨子荣英雄性格的最紧要的一场戏。正当即将胜利会师的时刻,栾平逃上了威虎山。如果栾平道破杨子荣的身份,就会影响到整个歼敌计划的进展,一发千钧,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面对这种意外的情况,杨子荣镇定自若,他利用座山雕和侯专员的矛盾,趁着栾平还在那里发懵的空隙,先发制人,一连串的嘲笑和责问,把栾平搞得昏头转向。等到栾平醒了过来,指出他“不是胡标,是共军”,大小匪徒剑拔弩张、形势极端险恶的时候,杨子荣依然稳如泰山。他先是纵声大笑,以革命的胆略镇住了众匪徒;继而抓往栾匪不敢明白吐露被我军捉住过的致命弱点,反过来有力一击:“好!你说我是共军,就算我是共军……,你就把我这个共军的来历谈一谈吧!”这一问使栾平瞠目结舌,初步解除了座山雕的怀疑。最后,杨子荣乘胜前进,步步紧逼,甩掉值日官的佩带,逼迫座山雕制死栾平。凭着凛然的正气,革命的机智,杨子荣终于迫使栾平这条丧家犬为了保住狗命,不得不认他是胡标,从而把座山雕一伙又重新掌握到自己手里,指挥他们发出了“处决”栾平的“号令”,使斗争形势急转直下,保证了歼敌计划的胜利实现。

“无限风光在险峰。”《智取威虎山》通过这些重点场次的矛盾斗争,通过一个接一个的严峻考验,从各个侧面展示了杨子荣的崇高精神世界,塑造了这个“时刻听从党召唤”,“越是艰险越向前”的无产阶级英雄形象。

毛主席教导我们:“事物的性质,主要地是由取得支配地位的矛盾的主要方面所规定的。”

革命样板戏《智取威虎山》在塑造杨子荣的光辉形象时,以鲜明的无产阶级立场,正确地处理了只身打入匪窟的杨子荣和凶顽透顶的座山雕群匪的关系,从始至终把杨子荣放在主导的中心位置,从头到尾让一群亡命匪徒围着杨子荣打转转。这样,既充分揭示了敌我矛盾的主从关系和阶级本质,同时更加有力地突出了杨子荣的英雄形象。

《打虎上山》一场,杨子荣单枪匹马飞临威虎山麓。这里是座山雕顽匪所控制的“天下”。但是,“心红红似火”的杨子荣却在这样的险恶环境里“抒豪情寄壮志”,纵马驰骋,高歌勇进,象一把锋利的尖刀,逼近了座山雕的胸膛。一个由魔掌遮盖着的鬼蜮境地,由于杨子荣的跃然出现,立刻使人们感到隐藏在山峦中的座山雕匪帮末日已到,难逃覆灭下场。接着,杨子荣以大无畏的英雄气概,沉着机智地击毙了象征凶恶敌人的斑斓猛虎;随后,座山雕的参谋长大麻子率领匪徒扑了过来,尚未交手,就被杨子荣击毙的老虎吓得东倒西歪,丧魂失魄。这一鲜明的对比,更突出了杨子荣足以使群山低头、林海折腰的英雄气概。当杨子荣以革命战士的威严镇吓住群匪,雄赳赳气昂昂地走上威虎山时,我们深深感到,英雄杨子荣真正具有阔步踏碎匪山穴的伟大气魄,而缩头屈颈跟在杨子荣身后的大麻子和匪众,不过是英雄脚下的一群微不足道的小丑。

座山雕的黑窝“威虎厅”,是这个顽匪头子作威作福的所在。但是,《打进匪窟》一场的大幕升起,人们却看到这个家伙缩身在阴暗的角落里,排列在两旁的“八大金刚”,一个个紧张地望着厅门。这个独出心裁的场面调度,使扬子荣威压群匪的大无畏精神,未曾出场就得到了极为形象的描绘。当杨子荣跨进威虎厅,凛然挺立在舞台中心之后,人们便兴奋地预感到,主宰这里命运的,不是蹲在匪座上的座山雕,而是浑身是胆的杨子荣,果然,处于受盘询的“溜子”地位的杨子荣,瞬息之间就掌握了主动权,把群匪搅得团团乱转。他时而挺立在舞台中央,把这伙匪徒压在舞台的一角,让座山雕一伙爬行在他的脚后恭听“联络图”的下落;时而登上座山雕的“宝座”,让座山雕一伙行着大礼毕恭毕敬地从他手中接过“联络图”。一帮子称雄道霸的凶匪顽敌,围着杨子荣,低头哈腰,翘首瞠目,丑态百出。

革命样板戏《智取威虎山》在表现敌我的激烈斗争中,紧紧把握住敌我双方的阶级本质,并加以巧妙的艺术处理,不仅鼓舞人心,长人斗志,而且无论英雄人物的高大、英武和阶级敌人的卑鄙、渺小,都使人们感到无比真实,又夸张、又合理。这是在坚实的生活基础上创造性构思的成果,是运用革命的现实主义和革命的浪漫主义相结合的创作方法的典范。

在文艺舞台上,是把工农兵英雄人物放在主导的中心位置来表现,还是让阶级敌人占领舞台中心;是让阶级敌人围着英雄人物转,还是让英雄人物围着阶级敌人转,这是坐在人民一边还是坐在敌人一边的根本立场问题。反革命修正主义文艺黑线炮制出来的那些毒草作品,打着“写革命战争”,“写敌我矛盾”的幌子,用大量篇幅、大量镜头、大量场面美化敌人,为阶级敌人树碑立传。革命样板戏《智取威虎山》在江青同志的亲自培育下,正确处理了英雄人物和反面人物的关系,突出地塑造了杨子荣的高大形象,大长了革命人民的志气,大灭了阶级敌人的威风。这是对形形色色为阶级敌人张目的毒草作品的有力的批判!

毛主席教导我们:“我们的要求则是政治和艺术的统一,内容和形式的统一,革命的政治内容和尽可能完美的艺术形式的统一。”革命的政治内容,必须通过完美的艺术形式表现出来。在江青同志的亲自指导下,《智取威虎山》剧组的革命文艺战士遵照毛主席“古为今用,洋为中用”、“推陈出新”的教导,广泛地研究、分析和吸取了中外戏剧音乐和舞蹈的精华,按照革命内容的要求进行了艰苦、细致的革新创造,用完美的音乐、舞蹈的综合艺术,塑造了杨子荣这样一个无产阶级的革命英雄形象。

从杨子荣上场到会师百鸡宴的最后一个亮相,在有杨子荣出现的每场戏里,都为他设计了成套精采的唱段和刚健优美的舞蹈。整个音乐和舞蹈的布局跌宕起伏,缓急有序,曲折多姿,层次分明。杨子荣首次登场是他顶风冒雪侦察归来,在深沉朴实的“摇板”转“流水”:“这一带常有匪出没往返”的唱腔里,他带着对敌人的刻骨仇恨,向首长汇报座山雕匪徒的行踪,又立即接受新的任务踏上征途。这一场最后以杨子荣为中心的三人侦察小组的稳定亮相,英姿挺拔,表现了我军一往无前的战斗精神和要压倒一切敌人的英雄气概。第三场《深山问苦》进一步展示了杨子荣和人民群众血肉相连的阶级感情。开头唱“西皮原板”:“小常宝控诉了土匪罪状……”,饱含着海一样的阶级深情和火一样的阶级仇恨。随即转为高亢明朗的“流水”:“消灭座山雕,人民得解放,翻身作主人,深山见太阳……。”一种对人民解放事业的无比热情,象轰然爆发的火山,喷起万丈烈焰,把杨子荣的无限忠于人民的革命精神提到了新的境界。“共产党员时刻听从党召唤”是《定计》一场中杨子荣的中心唱段。起头一句“导板”,雄壮、激越,畅抒了一个共产党员为全人类解放事业而献身的宏大开阔的胸襟;之后便是斩钉截铁的一顿,显示了在党的召唤面前他英勇、果断、坚定不移的性格。特别是“流水板”“明知征途有艰险,越是艰险越向前。任凭风云多变幻,革命的智慧能胜天”,那顿挫抑扬的旋律,和最后“能胜天”三字积峰叠翠的长腔,以及杨子荣扬手撑天,挺胸笔立的身段。在舞台上树立起了一个无限忠于党、忠于毛主席的无产阶级先锋战士完美的艺术形象。

《智取威虎山》前四场中杨子荣的音乐舞蹈形象,着重于刻画他对人民的深厚感情,对党的耿耿忠心。从第五场起,杨子荣的音乐、舞蹈形象则着重于描绘他大智大勇的一面。《打虎上山》、《计送情报》两场,便是运用音乐、舞蹈手段生动完美地刻画杨子荣英雄性格的光辉范例。

杨子荣身负重任,告别了首长和同志们,怀着对党的赤胆忠心和对敌人的切齿仇恨,单枪匹马向威虎山奔去。幕启,茫茫林海,皑皑雪原。一声嘹亮的“导板”从丛林中远远传来:“穿林海跨雪原气冲霄汉——!”声调清脆挺拔,管弦乐有力地烘托了唱腔,战马在山路上飞奔而来的得得蹄声隐约可闻,为杨子荣扬鞭跃马出场的英姿提供了心理准备。随着杨子荣的一句“导板”之后,打击乐和管弦乐交织进行,急促的音型由弱到强,由远及近,象一阵飓风扫过山林。音乐落处,杨子荣从林间飞马驰出,矫健利落,精神焕发。你看他穿林越野,跨丘跃涧,风雪扑打着他的脸面,革命的烈火在胸中燃烧。突然,马陷深雪,辗转不可出。他猛抖缰绳,一挥长鞭,战马长鸣,一跃而出,真英武极了。行到山麓,杨子荣举目四顾,在马上豪迈地接唱:“抒豪情寄壮志面对群山。愿红旗五洲四海齐招展,哪怕是火海刀山也扑上前。”他边唱边做,载歌载舞,特别是唱到“恨不得急令飞雪化春水,迎来春色换人间”时,舞姿刚健优美,音乐明朗开阔。随着杨子荣的唱腔和舞蹈身段,仿佛在观众的视野里现出了红旗招展、东风浩荡和阳光灿烂的动人景象。整个唱段以及这一连串的舞蹈造型,把杨子荣宏大高远的革命胸怀表现得十分深刻。正当他准备上山时,突然传来虎啸。在这里,《智取威虎山》剧组的同志们提炼了生活动作,吸收了传统的身段,创造了逼真、生动、精彩的新的打虎舞蹈:杨子荣一见有虎,略一思忖,首先镇定地把马藏好。当他从林中走出时,猛虎已经临近,他一转身脱掉大衣,大衣未落,枪已掏出,栓已推好;紧跟着一个“旋子”腾身而起,择好地形,神速地举枪射击,左右连射,枪枪命中。这一连串的动作都是在转瞬间完成的,洗练、英俊、利落、准确。在猛虎的惨叫声中,杨子荣巍然挺立,使人感到可信,可敬,可爱。整个这一场音乐舞蹈,达到了很高的艺术境界。由“二黄慢原板”紧接“西皮快板”;从奔放的“马舞”直到矫健的“打虎”,都是新的创造。它有力地烘托了杨子荣要压倒一切敌人的英雄气概,为下一步杨子荣战胜群匪作了有力的铺垫。

第八场《计送情报》,杨子荣的音乐形象和舞蹈形象达到了新的高度。这时,杨子荣上山已七天,他身处虎穴却又坦荡自若。为了送情报,他站在威虎山顶,缅怀战友,展望未来,心潮澎湃。一句“导板”接“回龙”:“劈荆棘战斗在敌人心脏!望远方想战友军民携手整装待发打豺狼,更激起我斗志昂扬!”声调激越慷慨,把杨子荣想战友、念乡亲、杀顽匪的激动心情淋漓尽致地抒发出来了。紧接着转入深情、沉思的“二黄三眼”:“党对我寄托着无限希望,支委会上同志们语重心长。千叮咛万嘱咐给我力量,一颗颗火红心暖我胸膛。”唱腔在中低音区委婉行进,欲伏又起,充分表达了杨子荣对战友的深情厚谊和他内心深处的幸福感。随后转为“快三眼”,“要大胆”、“要谨慎”这两句,把杨子荣火热而又冷静的性格表现得十分鲜明。当他发现座山雕加了岗哨,心里一震,马上想到“这情报送不出,误战机,毁大计,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节奏转紧;最后转为“紧原板”:“除夕近万不能犹豫彷徨。刀丛剑树也要闯,排除万难下山岗”,愈唱愈紧,唱到“山高不能把路挡”之后,想到了党和毛主席,斗志更加高昂:“抗严寒化冰雪我胸有朝阳”,唱腔象掀开冰层的春汛在阳光下闪烁奔腾,《东方红》的辉煌音调使杨子荣的音乐形象达到了高峰,有力地展示了毛泽东思想赋予这个革命战士的高尚革命气质。这一段唱腔,板式极为丰富,思想感情也表现得极为深刻。它以“二黄导板”起,接“回龙”转“三眼”,又转“快三眼”,再转“原板”,插一句“散板”又转“原板”,最后以“紧原板”结束。八易板式,七拖长腔,弛张屈伸,变化多端,形象地、深刻地刻画了这一侦察英雄澎湃起伏的心潮和缜密、机警、深谋远虑的性格。

《会师百鸡宴》一场,通过舞蹈手段使杨子荣大智大勇的英雄性格得到了最后的完成。枪声一响,座山雕欲走,杨子荣喝道:“你走不了啦!”短兵相接的搏斗激烈展开了。当座山雕与二匪徒冲上威虎厅时,杨子荣甩手两枪,二匪徒应声倒地。第三枪子弹打光了,座山雕一见,挥着钢刀狞笑着扑了上来。杨子荣泰然自若地凝视着他,当他举刀临近时,杨子荣突然掣住座山雕的腕子,与他展开了激烈的搏斗。刚刚夺过钢刀,又扑来一个匪徒,杨子荣随手一刀,匪徒滚下;接着,他掀翻了座山雕,夺过枪向扑来的匪徒连射,弹不虚发,最后凌空一枪把跃向暗道的塌鼻子在空中击毙,尸体摔落在座山雕的“宝座”上,回手又生擒了匪首座山雕。这一段武打紧凑、热烈、层次鲜明、主题突出,使杨子荣这一革命战士的舞蹈形象得到了鲜明的表现。

杨子荣这一艺术形象,是“古为今用,洋为中用”、“推陈出新”的光辉典范;是运用音乐、舞蹈等艺术手段塑造无产阶级英雄人物的光辉典范。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杨子荣、李玉和等英雄形象的诞生,划出了一个工农兵占领文艺舞台的新时代。我们深信,在毛泽东思想的光辉照耀下,一定会有更多的革命样板戏出现在社会主义的文艺园地里,一定会有更多的无产阶级英雄形象屹立在社会主义的文艺舞台上!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