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魄宏伟 激情澎湃——赞钢琴协奏曲《黄河》彩色影片

史南 (1972.03.23) (天津歌舞团 史南)

春风送暖,百花吐艳。在毛主席的无产阶级文艺路线指引下,钢琴协奏曲《黄河》彩色影片拍摄成功了。这是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和中央乐团的革命文艺战士,认真学习毛主席的光辉文艺思想,运用电影形式宣传、普及革命样板戏的新收获。

钢琴协奏曲《黄河》,以抗日战争为历史背景,以黄河象征中华民族,表现了无产阶级的革命英雄主义,歌颂了中华民族的雄伟气概和斗争精神,歌颂了毛主席人民战争思想的伟大胜利。这部无产阶级的革命赞歌,以其宏伟壮阔的气魄,磅礴豪迈的革命激情,深深激励着广大工农兵群众,鼓舞着人民为壮丽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英勇战斗。

音乐艺术和电影艺术各有自己的特点和规律。如何把这部无产阶级的器乐作品搬上银幕,使之达到“还原舞台,高于舞台”的目的?如何把电影语言与音乐语言辩证地统一起来,很好地为突出主题服务?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和中央乐团的同志们,遵照伟大领袖毛主席关于“一切真知都是从直接经验发源的”的教导,同心协力,反复实践,努力钻研,不断总结经验,终于把这部器乐作品成功地搬上了银幕。我们现在看到的影片,革命激情洋溢,主题思想鲜明,音响与画面和谐一致,达到了“革命的政治内容和尽可能完美的艺术形式的统一”。彩色影片《黄河》的拍摄成功,为今后拍摄同一类型的音乐片积累了有益的经验。

影片做到了精湛的演奏技巧和革命激情的统一。钢琴协奏曲是一种技巧性很高的器乐演奏形式。影片《黄河》没有象西方资产阶级影片中拍摄钢琴协奏曲那样,运用大量特写镜头来表现独奏者的各式各样的指法,渲染所谓“艰深高超”的技巧,形成“只见健盘不见人”;而是正确处理了技巧和内容的关系,首先突出革命激情。一些表现技巧的镜头,都有着深刻的含意。如《黄河船夫曲》一段中的“华彩乐段”,虽然也有钢琴琴键的特写镜头,但通过演奏者手指的有力的动作和琴健迅速的起落,我们能够感受到黄河船工不屈不挠的顽强意志,和冲过激流险滩的搏斗场面。《黄河愤》中的钢琴“独白”一段,则又是另外一种处理手法:没有表现钢琴独奏者流利的指法,却用大特写镜头拍摄独奏者激动的头部动作和悲愤的面部表情,以此体现出人民群众对敌寇激愤有力的控诉。影片中还有许多近景、特写镜头突出了钢琴独奏者演奏中的革命激情,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影片注意了听觉形象和视觉形象的统一。音乐是听觉的艺术,器乐曲塑造的艺术形象是听觉的形象。听觉形象比较抽象,在电影画面上以适当的视觉形象来补充它,则能使音乐形象更加丰富、具体,便于理解。最突出的例子就是乐队全奏《东方红》的高潮处,影片用近景拍摄出指挥者热情的手势,随着他的深情的眼神,在嘹亮的《东方红》旋律声中,银幕上映出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巨幅画像的特写,神采奕奕,光辉夺目。这两个镜头的衔接,充分反映了亿万人民群众对毛主席的无比热爱,达到了听觉形象与视觉形象的和谐的统一,形象而又生动地体现了音乐的内容。再如《黄河船夫曲》“华彩乐段”的结尾部分,随着音乐中渐慢渐弱的上行音阶,镜头摇成独奏着充满激情的眼神的特写,以表现船工们经过与汹涌波涛的搏斗,看到了胜利的曙光。为了做到听觉形象和视觉形象的统一,整部影片在乐队演奏的段落中,还根据音乐的结构、音色的变化等,给了各种乐器以适当的镜头。如《黄河愤》的引子,音乐是弦乐碎弓伴奏背景衬托下的竹笛的开阔优美的旋律,画面则配以包括小提琴声部和竹笛演奏者的中景;《保卫黄河》的引子拍摄铜管声部的中景,战马驰骋一段的开始处拍摄琵琶的近景;全曲结尾表现亿万人民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奋勇前进的乐队全奏,则运用了包括整个舞台的大全景,……。这些镜头的运用,不仅使观众更加深了对内容的理解,也便于让群众熟悉乐曲,了解乐器,对普及交响音乐起了促进作用。

影片还注意到音乐节奏和电影节奏的统一。节奏,即运动的频率变换。音乐和电影这两种艺术形式都有节奏,但作用不同,各有特点。配合巧妙,则能收到相得益彰的效果;配合失调,比如以拖沓的镜头变换来反映快速的音乐,就会破坏音乐本身的表现力。影片《黄河》的镜头变换节奏与音乐节奏十分吻合,非常自然地推动了音乐的发展。例如《黄河颂》一段,音乐节奏是徐缓的,感情是庄严、深沉的,它追溯了中华民族的悠久历史,歌颂了中国人民的光荣革命传统。为表现这样的内容,引子部分只用一个镜头缓慢地围绕大提琴声部移动,钢琴独奏出现后直至全段结束,也只用了两个镜头,通过推、升、拉、降的缓慢变化,衬托了音乐的颂歌般的气氛,十分耐人寻味。而《保卫黄河》中表现激战的一段,则运用了完全不同的电影节奏:镜头变换的频率加快,紧密地配合了英雄的抗日军民同仇敌忾、争相杀敌的战斗场面;特别是钢琴与乐队“竞奏”处,两小节音乐跳一个镜头,钢琴键盘特写镜头与小号的近景镜头迅速交替,紧密配合着钢琴与乐队此起彼伏的激烈的音乐,非常扣人心弦。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