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的生动教材——革命样板戏《海港》《龙江颂》学习札记

洪广思 (1975.03.20)

列宁曾经明确指出:我们的文学艺术”必须贯彻无产阶级斗争的精神,以便顺利地实现无产阶级专政的目的,即推翻资产阶级,消灭阶级,消灭一切人剥削人的现象。”文艺要为巩固无产阶级专政服务,这是历史赋予社会主义文艺的光荣任务。要实现这一任务,社会主义的文艺创作必须遵循党的基本路线,以马克思主义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作为指导思想,正确地反映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进行的长期的、顽强的、殊死的斗争,满腔热情地歌颂无产阶级的斗争精神和远大理想,以提高人们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觉悟。在这方面,革命样板戏的创作,为我们树立了榜样。

革命样板戏《海港》、《龙江颂》以社会主义时期的革命斗争为题材,深刻地反映了这一历史阶段中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斗争的长期性、尖锐性、复杂性、精心地塑造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英雄典型,是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的生动教材。学习革命样板戏《海港》、《龙江颂》,可以帮助我们加深对毛主席关于理论问题的重要指示的理解。

无产阶级革命胜利后,被推翻的地主资产阶级还存在,还要挣扎,他们“必然地要和我们作拚死的斗争”。这在《海港》、《龙江颂》里得到了生动的表现。钱守维这条帝国主义的丧家的乏走狗,“花言巧语,善于伪装”,“嘴里喊着拥护社会主义,心里却念念不忘他的外国主子”;王国禄这个双手沾满劳动人民鲜血的地主爪牙,口口声声说什么“为大家着想”,其实他朝思暮想的是“他那个阶级”,那个被推翻了的剥削阶级的卷土重来。他们暗藏在革命阵营内部,耍阴谋,搞破坏,时刻梦想恢复他们失去的“天堂”。《海港》、《龙江颂》通过这两个反面形象,深刻地说明了:无产阶级专政不是阶级斗争的结束,而是阶级斗争在新形式中的继续。地主资产阶级的反抗,因为自己被推翻而凶猛十倍。我们决不能以为革命胜利了,就可以歇口气,睡个安稳觉,埋头搞生产了。只有象方海珍、江水英那样,征途上时刻不忘阶级斗争,不忘无产阶级专政,我们才能在错综复杂的阶级斗争中,头脑清醒,斗志高昂,夺取一个又一个的胜利。

列宁指出:“小生产是经常地、每日每时地、自发地和大批地产生着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的。”在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的斗争中,不仅要打击被推翻的阶级敌人的破坏和捣乱,而且要教育和改造小生产者,要同他们的资本主义倾向作斗争。正是在这个意义上,《龙江颂》塑造了常富这个富裕中农的形象,表现了我们党为教育和改造小生产者所进行的艰苦工作。在我国农村,生产资料所有制方面的社会主义改造已经基本完成,个体农民变成了集体农民。但在集体所有制还没有提高到全民所有制之前,在私有经济的残余还没有消失的时候,农民就不可避免地保留着原来小生产者的某些固有特点,一部分富裕农民就不可避免地存在着资本主义的自发倾向。正象毛主席说的:“富裕农民中的资本主义倾向是严重的。只要我们在合作化运动中,乃至以后一个很长的时期内,稍微放松了对于农民的政治工作,资本主义倾向就会泛滥起来。”常富就是这种富裕农民的代表。他“整天自留地上来奔走”,“只怕江水淹到家门口”,“只知伸手要补救”,一心想着发家致富,走资本主义道路,结果在尖锐复杂的斗争中被阶级敌人利用,成了堵江抗旱的阻力。江水英和阿坚伯等在对常富做工作的时候,表现了高度的无产阶级原则性,旗帜鲜明,坚持社会主义道路,批判资本主义倾向;同时,又十分注意党的政策,严格区分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教育和挽救常富跳出资本主义的泥坑,把他引导到社会主义的金光大道上来。《龙江颂》所揭示的小生产者的改造问题,是富有现实意义的。

社会主义社会是从旧社会脱胎出来的。而“旧社会灭亡的时候,它的死尸是不能装进棺材、埋入坟墓的。它在我们中间腐烂发臭并且毒害我们。”阶级敌人正是利用了这些旧社会遗留下的脏东西,千方百计地腐蚀瓦解无产阶级的战斗肌体,妄图俘虏我们队伍中的不坚定分子。毛主席在引述列宁关于小生产自发地产生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的论述时曾经指出:“工人阶级一部分,党员一部分,也有这种情况。无产阶级中,机关工作人员中,都有发生资产阶级生活作风的。”这告诫我们,要防止资产阶级的侵蚀,就要在思想上筑起反修防修的钢铁长城。对于受资产阶级法权思想的束缚,在前进的征途上迷失方向的同志,要及时地敲起警钟,教育他们猛省过来,为社会主义的胜利团结战斗。这方面,《海港》着力描写方海珍教育争取青年工人韩小强的斗争,具有特殊的意义。

韩小强虽然生在工人家,长在红旗下,但由于放松了世界观的改造,不安心码头工作。阶级敌人钱守维看中了他思想上的弱点,竭力向他灌输什么“高中生当了个装卸工,是有点大材小用”呀,“这种活,过去谁瞧得起?人家叫’臭苦力’”呀等等一套资产阶级思想,并利用资产阶级思想腐蚀所造成的缺口,借他之手制造了散包、错包事故。当韩小强重复着钱守维的那些充满资产阶级腐朽气味的话语的时候,高志扬曾气愤地问过他:“这种话象咱们无产阶级说的吗?”他回答道:“你说我不象无产阶级,难道我象资产阶级呀!”这里提出了一个令人深思的问题。工人阶级是最先进的阶级。但是工人队伍内部也存在着非无产阶级思想,如果不注意改造自己,工人阶级的一部分,就可能被资产阶级俘虏,以致变成资产阶级分子。就在韩小强上了钱守维的当又执迷不悟的时候,党组织和老工人满怀着火热的心肠,及时对他进行了批评、帮助、教育,终于把他从迷途上拉回来。方海珍教育、帮助韩小强和钱守维拉拢、腐蚀韩小强的斗争,这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争夺青年一代的斗争,是无产阶级抵制资产阶级侵蚀,保持自己队伍纯洁的斗争,归根到底,也是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的斗争。

方海珍、江水英耐心教育战友赵震山、李志田继续革命,热情帮助他们摆脱私有观念的束缚,也给了我们很大的启发。钱守维利用赵震山头脑中修正主义办企业路线的影响,用“利润指标”来引诱他停装援非稻种,突击抢运北欧船;王国禄利用李志田的私有观念,要他毁坝关闸,以破坏抗旱斗争。方海珍尖锐地批判了追求利润指标的错误主张,以党的基本路线诚挚地开导赵震山,绷紧了他头脑里阶级斗争这根弦。江水英也针对李志田的本位主义思想,用共产主义精神开拓他的思想境界,教育他树立解放全人类的远大目标。无产阶级战胜了资产阶级对自己健康肌体的侵蚀,使自己队伍更加团结,更加坚强。《海港》、《龙江颂》典型地反映了这一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的英勇斗争。

马克思指出过:“这种社会主义就是宣布不断革命,就是无产阶级的阶级专政”。《海港》、《龙江颂》不仅描写了社会主义时期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的尖锐复杂的斗争,而且写出了这些矛盾只有依靠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来解决。

无产阶级夺取政权以后,首要的任务是要镇压剥削者的反抗。方海珍、江水英这两个党的基层干部,在无产阶级专政下都具有“要警惕阴暗角落逆风吹”和“行船时须提防暗礁险滩”的阶级警觉和清醒头脑,善于透过各种蛛丝马迹识破暗藏敌人的反革命嘴脸。江水英由王国禄熟悉后山情况而起疑;从他建议提前起火烧窑而察觉其破坏活动;从他煽动李志田关闸断水进一步看穿他的险恶用心;最后,敌人狗急跳墙而自投罗网。方海珍从突击北欧船、小麦放露天、搅乱运输线等事件发现了敌人的狐狸尾巴,进而从散包麦着手发动群众,追根寻源,亲临第一线观察敌人的行踪,做韩小强的工作,终于揭开了钱守维的庐山真面目。方海珍和江水英带领革命群众同阶级敌人的斗争深刻地表明:只要牢记党的基本路线,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充分发挥无产阶级专政的强大威力,就能识别各种伪装的阶级敌人,战胜地主资产阶级的反抗,把社会主义事业推向前进。

在社会主义社会里,无产阶级专政的职能是一方面要镇压剥削阶级的反抗,同时要在全国范围内和全体规模上,也就是在人民内部各个阶级和各个阶层中,帮助人民教育自己和改造自己,清除资产阶级和国内外反动派的影响。这种教育和改造就是要用无产阶级思想战胜资产阶级思想,用共产主义思想战胜资本主义思想。这是更为重要、更为艰巨的任务。正如毛主席教导的:“人民的国家是保护人民的。有了人民的国家,人民才有可能在全国范围内和全体规模上,用民主的方法,教育自己和改造自己,使自己脱离内外反动派的影响(这个影响现在还是很大的,并将在长时期内存在着,不能很快地消灭),改造自己从旧社会得来的坏习惯和坏思想,不使自己走入反动派指引的错误路上去,并继续前进,向着社会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前进。”

《海港》、《龙江颂》都突出表现了无产阶级英雄高度的共产主义觉悟,和为实现共产主义远大目标不惜牺牲个人一切的崇高的思想境界。他们不仅以身作则、冲锋在前,而且时时处处都用自己的模范行动影响群众,用共产主义精神教育群众,帮助群众摆脱资产阶级思想的精神桎梏,与旧的传统观念实行彻底的决裂。这一切,对于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解放自己。《海港》通过方海珍的形象,歌颂了工人阶级胸怀祖国、放眼世界的国际主义精神。方海珍身上最突出的一点,就是具有四海风云胸中装的广阔胸怀,具有献身于世界革命的远大目标。“不要轻视装卸工的平凡劳动,这一包一件,紧连着世界风云”,方海珍正是在这种崇高的无产阶级国际主义思想的指引下,从事装装卸卸的平凡劳动,并用这种思想去砥砺战友,帮助韩小强战胜头脑中轻视体力劳动的资产阶级思想的。在我们时代,国内和国际的阶级斗争,总是互相呼应、彼此联结着的。《海港》围绕着我国工人阶级支援非洲人民同阶级敌人破坏援外所展开的矛盾冲突,令人信服地表明,一个无产阶级革命者必须同时是个国际主义者。只有这样,才能保持和发扬为全人类彻底解放而英勇奋斗的革命精神。

《龙江颂》通过堵江抗旱的一场尖锐斗争,热情地讴歌了以江水英为代表的广大贫下中农顾全大局、舍己为人的共产主义风格。在后山地区九万亩良田遭遇百年来未有的特大干旱的情况下,究竟是坚决执行县委堵江送水的决定,为解救后山的九万亩而牺牲自己的三百亩,还是从本位主义出发,置大局于不顾,为保自己的三百亩而牺牲后山的九万亩?江水英的回答是“毫不利己破私念,专门利人公在先”,把困难留给自己,把方便让给别人。“手心手背都是贫下中农的肉,山前山后都是人民公社的田”,这句既抒发了她对本大队群众亲手开创的高产良田的深厚感情,同时又表现了她心里想着广大贫下中农、想着整个无产阶级的广阔胸怀。这种思想境界和常富只热心于一家一户的自留地的私有观念有天壤之别,和李志田只关心一村一队的本位主义也是泾渭分明。以江水英为代表的广大贫下中农的这种共产主义风格,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它只能产生于我们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时代。它是我们党领导广大人民在改造客观世界的过程中改造主观世界的结果,是用共产主义思想打开小生产者狭隘眼界的产物。而发扬这种风格,又正是根除私有观念,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的一个重要途径。

毛主席教导我们:“革命文艺队伍是一支为政治斗争为无产阶级专政服务的军队。”我们每一个革命文艺工作者,都应该努力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特别要认真学习、深刻领会毛主席关于理论问题的重要指示,以革命样板戏的艺术实践为榜样,坚持革命现实主义和革命浪漫主义相结合的创作方法,不断塑造出高大的无产阶级英雄形象,为巩固无产阶级专政而贡献更大的力量!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